当前位置:首页 > 爱情小说 > 文章内容页

【流云】让写作成为毕生的事业

来源: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爱情小说
文学写作是一条漫长而孤寂的苦旅。每一个钟爱文字的人,都怀揣着一颗炽热的心,在寂静的夜晚,伏案写作,用一支笔,默默耕耘出一片天地。无数的写作者,把对文学的这份热爱,让写作成为毕生的事业。   让写作成为毕生的事业,也给生命赋予了新的含义。   文学是一种信仰。一个真正有良心的作家,或者说每一个纯粹的、热衷于文学的人,始终要在现实生活的泥泞和矛盾中苦苦挣扎。最后的涅槃重生,加之以毅然决然的勇气,将流转的思绪与青墨糅合在一起,才足以带给这个世界安宁和幸福。经过淬炼过后,信仰,越发变得光芒。   一部或者说一篇成功的作品,可以在阅读过程中真实感受到它的存在,能够在你心灵深处,引起强烈的深度共鸣。在阅读过后,几天或者更长的时间里,你还能够记住里面大致的内容和思想,我认为那是成功的。如果经过岁月淘洗之后还能再回忆起,甚至对你的人生轨迹产生一点影响,多年后与之重逢的欣喜若狂,那么定是极其成功的作品,至少对你而言,它就是成功。   写作要用心,而非用力。不必过分挖空心思去刻意构织一部作品,好的文学,往往是非常简单的,要么就复杂到极致。深入人心的作品,大多数流于自然,只有真实的情感,才可以撞击到真实的心灵。   每一部作品,都有责任,而并非是生活的简单复制。生活,往往平淡如水,我们应该留下那最细腻的部分,甚至可以是重复细节,化为最具有力量的部分。   写作,在高级层面上,就是回忆和倾述。在生活上,写作者往往充当着观察者和记录者,甚至是批判者的角色,就是将自己的所见所闻,通过艺术形式,转化为揉入自己情感和思维的高级倾述。   倾述基于诚恳和真实,在写作当中,简单的真实比复杂的聪明和技巧更加重要。一部作品之所以能够触动人心,能够让你流下清泪两行,我不敢说里面的内容百分百绝对真实,但里面所记录的文字,绝大部分都是真实的体验,直接或者间接经验。   文如其人。做人要诚恳,行文也要诚恳。初学写作者,最开始最好写自己熟悉的,尽量调动自己的亲身经历,没有必要去天马行空的想象。那样大多属于无趣,是写作者失去语言驾驭能力和失去自信的表现。江郎才尽,才会偷来不属于自己的东西,来掩饰自己的捉襟见肘。可想而知,那样做的结果,必然是没有生命的虚假感受,到头来,只能感动自己,仅此而已。   写作,如同我们讲话,最好谦虚,甚至卑微。先做人,后行文。   写作往往是可以讨巧的,也就是所谓的文学技巧,关键的部分是内容。同样是一支笔,就看你写什么画什么,可简单,亦可复杂。复杂之余,切忌哲学,切忌连自己都不一定明白的高深。   艺术形式的至高要求,就是朴素平易,可以繁复华丽乃至崇高,但要建立在真实诚恳的情感之上。朴素平易的语言,看似轻微谦卑的声调,字里行间却蕴藏着无从驯服的力量。   《采撷时光的微笑》一书中,作者来自不同的阶层,不同的视角,也代表着不同层次对待文学的态度,却又高度统一。这本书里面所收录的文章,我花了两个月的时间来一一拜读,能够真切感受到,那朴素平实甚至粗糙的语言里,都是作者的深情流露,却能够引起读者的共鸣。   在夜晚静下来,我喜欢坐下来安静欣赏里面的文字,循着作者的足迹,去聆听里面的故事。看着别人的故事,我常常流下自己的热泪。每一位笔者,背后都有着不为人知的艰辛。   通过文学艺术作品,我们能够窥探到笔者的性情。在作品当中,从行笔的姿态里,可以看到那最为柔软的部分,夹杂着几许苦涩和沉重。所以说,文学是寂寞的,而写作,是屈辱的独白。   有作家曾说过,关注乡土就是关注生命的本源。乡土,而非是土气,我的理解,更倾向于水汽和灵性。写作只有从生命的本源出发,才可能将思想和情感赋予文学,也会得到持久或永恒的阅读。   任何时代,任何地域,富有水汽的、灵性的乡土文学,往往是能够依靠轻微触动读者的感官记忆,并且能够从读者的记忆中,调出那些柔和的东西,真正与灵魂相契合。   写作者应该注重文学的培养和自修,不囿于体制文学。   写作是一个极其漫长的过程,文笔从最开始的青涩稚嫩,到人生经历过后的沉稳厚重。这个蜕变的过程,离不开阅读和经历。所以说,写作的基础,是阅读。阅读选择,比写作更加重要。   阅读的途径有很多种,我更偏向于建议大家去纸质阅读。因为有的东西,只有纸质阅读能够带给你,特别是传统文化和古典文学。那是文学的根源。   在不断的阅读以及学习中,会在某个时刻,茅塞顿开,产生思维的碰撞。初学写作者,任职网络编辑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也是相比于之前,一个更好层面上认识文学。在阅读他人作品之余,独特的表达,富有个性的美妙语言,会让你的心灵得到洗涤。   文学创作,是一个基于生活,加之以艺术手法的创作过程。在写作时,是可以想象虚构渲染的,要建立在合理的情感基础之上,但拒绝天马行空。   在虚构的地方,不要忘记真实。在真实的地方,要有所虚构。   尽量写短句子,短句子的运用,会让你的文章为之一亮。少用生硬的固定成语,那样的文章,更流于自然。动笔行文之时,忘却所谓的文学技巧,做到简单,再简单一点,使人看起来清爽,一目了然。   写文章也要讲究礼貌。减少第一人称“我”的使用,文章读起来会很舒服。在写我和别人的时候,一定要把人家放在前面。能够通过转述的,尽可能转述,不要使用两个人生硬枯燥乏味的对话,那样显得很呆滞,而且还影响文章的版面布局和美观。   在标点符号使用的时候,不用或者尽可能少用省略号、分号、感叹号和问号。使用时,也不要一同使用,基本上逗号和句号便可以满足文章要求。   文章应开门见山,直奔主题,不然就会让读者失去阅读兴趣,说了一大堆,依然不知所云。虎头豹尾一词,便揭示了开头和结尾的重要性。在作品结尾,如若要写深沉的情感,写眼泪,千万注意,避免让眼泪轻易流下来。   进入梦乡之前,记得在床边放上纸和笔,以便梦醒时分记录脑海中的灵光一现。要知道,灵光一现的东西,是极佳的。灵感没有得到及时记录,就意味着永久遗失。   作品写完之后,尤其是写得快的作品,千万慎重拿出手。一般来说初稿还需要经过长时间的打磨锤炼,多次推翻重来,删繁就简。真正一气呵成又比较上乘的作品,少之又少。写完以后,不妨读一读自己的作品,尤其针对里面的错别字,语境炼字以及标点符号的规范使用。修改、锤炼,则显得尤为重要。   笔耕不缀,是我常对身边作者和读者说的一句话,也是自我激励的箴言。文学是寂寞孤独的发酵,每一次落笔,都快到了抉择的最后时刻。   一个作家,要具备能够挖掘这个社会和生活背后故事的能力,要用深邃的目光,洞察不为人知的辛酸。胸中要有不平,或小我,或大我。不要觉得好像遥不可及,当你拿起笔的那一刻开始,就意味着你始终要在矛盾和痛苦中挣扎。不然的话,请你放下笔,扔进废墟。   让写作成为毕生的事业,这个需要勇气和决心。或许正是这样,在矛盾和痛苦的挣扎中,我们的人生,才因肩负文学使命,开始慢慢变得有了意义。当你坚定理想,不忘初心,致力于成为真正的作家,我相信,未来的道路,不远。   河北癫痫病医院哈尔滨癫痫医院那家好佳木斯癫痫病医院公立深圳什么医院治疗癫痫好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