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创意小说 > 文章内容页

【星月】郑州之缘

来源: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创意小说
九年前的那个冬天,随着县级市报纸的停办,也随着那个似乎很正经的县长的一句话,报社是事业单位,人员不能吃财政。于是,报社这帮曾为他摇旗呐喊的吹鼓手们,被流放到各个单位。连那些从教育战线挑选出来的精英都回不到教育上了,何况我呢?一个从农村出来的农民作家。于是,我被分配到每月只发200元钱的文化市场管理中心。   200元钱,能养活谁?连我一个人都养活不了,别说一家老小了,还是文学朋友真诚,郑州文学界的朋友拉了我一把,先是介绍我给电视台栏目组写专题片,后让我成为郑州文联的签约作家。这样,挣得了一点钱,解决了燃眉之急。接下来,是给一个杂志社当编辑。就这样我混进了郑州,成了郑州打工族中的一员。   其实,对郑州我并不陌生,60年代末期虽然粗粮掺菜能填饱肚皮了,但在农村烧火是一个大问题。煤是不贵的,一分多一斤,可人们没钱买。烧火做饭靠棉花杆、玉米杆这些柴火总不够。于是,大家伙想到了郑州。郑州有木器厂,他们的下角料处理都没有地方,不正好拉回来烧火吗?村上的几个人就结伴,拉上架子车,带上干粮,跑几十里,蹲在人家厂门口等一天两天,块儿八角钱,一大车锯末、创花就拉回来了。吧嗒吧嗒风箱一拉,解决了两个月的烧火问题。那时,父亲驾辕,我跑梢,下午装好车,晚上半夜到家,喝上两碗娘做的热汤,舒舒服服的就睡熟了。虽然也累得腰酸背痛,腿几天都不能打弯,心里却也满足。这是沾了郑州的光,不然哪里有这样的好事呢?   后来,有了自留地。由于郑州人多,瓜果好卖,我们那里家家户户就种甜瓜。瓜熟时节,下午半晌下地摘瓜,装篮装车。有时早上鸡叫起床到郑州赶早市;有时装完车赶到到郑州卖夜市。反正也不管甜瓜赖好都有人买,不用发愁卖不完。记得第一次卖瓜是晚上,郑州的夜晚真美啊,灯火辉煌,五彩缤纷,对从未到过郑州的我简直是一个迷人的世界。虽然正是文化大革命武斗阶段,派性斗争弄得父女为仇,父子为仇,但是大街上依然是人来人往,熙熙攘攘,一派繁荣景象。在二七塔,我像大人一样吆喝起来:“甜瓜…甜瓜,又香又甜的甜瓜……”夏热难耐,人们在街上逛,就想买瓜解暑解渴,有几个比我大点的孩子拿了一张拾圆的来买瓜,他们买了一元五角钱的甜瓜,找钱给他们八元五,可他们转身又把瓜放篮子里,把我找的零钱塞在我手里说不买了。不要没关系,我的瓜又不愁卖。我随之把拾圆钱给他们。可当我数钱时,我手里的钱只有叁元五角。少了陆元五角,我气得要哭了。陆元五角,要30多斤瓜才能卖到啊,回去爸妈一定要骂我了。我告诉离我不远的全叔,全叔说,那是他们把钱掉包了。小心点吧,现在骗人的法可多了。俗话说,吃一堑长一智,有了这次的教训,以后不管是卖瓜卖菜或是做其它买卖,再也没发生过这样的事。   初中毕业后当兵,当卫生员,复员后当乡村医生,可不知怎的,我却鬼使神差的爱上了文字。那几年,又没少往郑州跑。每次写出文章,都要骑上自行车到郑州,请老师们指导。由于老师们的教诲,我还真的在文学上搞出了点名堂,写出了一批有分量的作品。   想不到年过半百,竟又来到郑州打工谋生,和打工族们上班下班,挤公交租民房,和社会上各种各样的人打交道,虽然有时累点,生活过得挺充实,也增长了不少社会知识,更加体会到人世间的冷暖。人就是这样,要想生存,就要面对各种各样的人,各种各样的场面,还要心胸开阔,宽宏大量,如果斤斤计较,与世都争,生活的空间就会很小,甚至没法生存。记得我在河南科技报一个周刊当编辑时,一天早上去上班,在我挤上公交的时候,突然发现一个姑娘用异样的目光盯着我。我低头看看自己,没发现自己的装束异常,我也没有什么不文明的行为。但为了避嫌,我还是离那姑娘远点。不料,在我下车的时候,衣服还是擦了她,她气势汹汹地吼我。姑娘长得倒是不错,苗条身材,小嘴杏眼,瓜子脸,挺秀气,可一脸的凶相把她那漂亮的脸蛋扭曲了。此时,我窝在肚子里的火也迸发了,我同样对她吼道,我招你惹你了,你对我大喊大叫。我索性站在门口不下车了,指着她和她吵起来。一大车的乘客急着要上班,众人都劝我,我才忿忿不平地下了车。到报社,我和编辑小刘讲了刚在车上发生的事,小刘很赞同的说:好,罗老师,就该这样,对这样的人不能软。可是,坐下来,细想想,何必呢?她吵你,你不理她,大度些,不就行了。如果事事都爱争个高低,说不定天天都要生气。   从小时跟父亲拉锯,末到后来到郑州送稿,到现在在郑州打工,已经四十年了。四十年间,我对郑州充满了感激之情,我觉得我和郑州有缘份,是郑州给了我人生的大部分,我不应该忘记郑州。   如今郑州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从过去只有一条热闹的德化街,老坟岗,人口也不过一二十万的小城,到现在拥有几百万人口,高楼大厦林立,而且成为中原经济区的中心城市,主动脉,它同样历尽沧桑,来之不易。 贵阳治疗癫痫医院?如何能治好羊角风四川那家羊羔疯医院好武汉哪家医院能治疗癫痫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