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创意小说 > 文章内容页

征文那年的夏天散文诗

来源:文学网 日期:2019-9-18 分类:创意小说
一座小小的围城,总也走不出瞳孔深处的呓语。一撮小草,一个太阳,构成框架里的一阕乐章。清醒又辗转的潇洒意向,挥舞那年夏天的蜻蜓点水,柳叶眉稍。歪歪扭扭的黑色钢笔字垂钓重复和叠现的节奏。你把一道霞光晚照不是遗落的发挥出音,形,意的动感,永远都是方块字力度的注解。或许是那封老信件完成之后你深情款款的红色印章吧。我是这样想的,那个夏天。
   二十年的离别重聚,是缘与怨的凝眸反光还是饱含相思的多义章节?你不说,我不说,那些美丽也只是今天的一个过程,李子就是李子,桃子就是桃子,怎能说李子就是酸的?桃子就是甜的?那一掬青青浅浅的河流和草甸子围绕的小石桥也被岁月弄弯了腰吗?那条砂石路,盛不住蛙鸣潜伏童年脚步的月光,在看似没有一点想念思绪里上下翻飞,如清洁之水,远远汲来,那一瞬,一切隔阂消失的无影无踪。
   影子,从没停止过坚守,一段完整的再现,落尽那年的夏天,落尽围桌而绕的茶杯里。那味道,像极了浓茶,冰洁可饮,舒展烂漫,任语言在品茗中干净透明,然后一饮而尽,然后,与茶无关。记忆刀锋过处竟也临风生姿,潇洒的逆缘而上,于是,我风餐,我露宿,我研磨,我泅渡。昨天,我相信喧嚣,相信喝彩,相信文字里的郎朗鲜明。而今天,我宁可相信沉默,相信呻吟,也不愿相信语言透明的吟咏。有些事,你不说,我不说。
   三年前的那个的夏天,乡村到处都是花朵和枝叶的海洋,连阳光都无法掩饰自己炙热的深情,从遮天的枝叶间泻下一种绿色的弥漫,悠然于心,蜗居的灵魂一下子打开发泄的缺口,相遇就这么简单,就这么突然。一条挂着署名的短信,让我的躯体眩晕,震颤,渴求,涕泣。快乐就这样突如来临,叫我感念,令我疯狂。
   那年的夏天,以为是梦,因为快乐有时候简单得不够真实。我狠狠的掐了一下自己的脸,不相信这是真的眷意潇洒。于是拨出那一串如雪山一样令人向往的号码,紧张的等待这久违的惊喜与情愫。是你,真的是你!那记忆里的声音,绵软,憨实,熟悉,明净。于是,我们隔着时空的连线,先是哭,哭得欣喜,哭得至纯。然后就笑,笑得心酸,笑得无奈。喜极而泣的隔空拥抱的泪水,让日月星辰也透过枝桠溅起欢呼的眷意。以梦为马,穿越时空。你说起我们的松树林,我说起我们的光脚丫。你说起我们的小妹妹,我说起那些稚嫩的小情北京市治羊癫疯的方法书。你说郑州到哪里治羊角风小发作我儿时的眼睛真好看,我笑你儿时的卷发像生产队里的老绵羊……
   哦,那年的夏天,那一段美好的时光,是我最睿智的幸福之旅。那个绵绵开封治疗儿童癫痫医院的声音,在我日记里生长。去了又来,来了又去。就像我们阳光一样光滑的文字,透明的灵感,都是最原始的舞蹈。风花雪月里,我不停的向前,发现我的梦长了飞翔的翅膀,令鸟鸣都有了眷意,令额头的皱纹都舒展了多情。于是,那些日子里,我挖掘脑海里所有的辞藻,扣动漠然一世的尘封门扉,抒写内心深处最真实的灵魂倒影。
   走进昨天,走入绿茵,指尖沧桑的穿越,再次探视盘根错节的老故事。我以为,所有的语言都是苍白,所有武汉中际医院招聘的承诺都不如一句真诚的祝福。或者,许一个来生,变只麻雀,攀在你的肩头欢歌。或者,离别就不要再相遇,因为,如锋的语言总会划伤纵纵横横的孤独。我太害怕迎合龌龊的目光!
   早已停摆的指针总是指向那年的夏天,那年的夏天真美,留下太多空间让人回味。有一只蝴蝶在眼前飞来飞去,有一个梦慵懒地走向花朵与绿叶间,有一双毛茸茸的眼帘藏着心灵深处的深邃与温存,还有一阵惊慌触动过敏感的疤痕。
   怀念,乘一叶扁舟,驶向尘俗的宁静,敲打着泥土的芳菲,如醉如痴,似真似幻,然后敛翼栖息,自饮自酌。你不来,我不往。
   走出自己的围城,我看见儿时的篱笆墙里,狗尾巴草竟然开花了。那花儿没有闲言碎语的细致,却有穿越波纹的风景。那花儿没有节外生枝的缠绕欢愉,却有熟悉的咳嗽声储满了爱的摇篮。因为我们的小手相扣拉钩过,你说,狗尾巴草一定会开花的!我不信,但,真的开了,开在镜子里。
   尘烟里,稚嫩的笑容在穿梭。那些揉皱的稿纸写满断壁残垣。往事的手,遗失了开门的钥匙。摸黑了门锁,摸黑了月光,任影子把灯擦亮。任故乡,童年,走向叹息。一杯茶,一个伤口,在天亮之前,无影无踪。
   那年的夏天,小桥流水, 开阔的草地,躺着两小无猜的身影,看着天上的太阳和月亮赛跑。你笑,我笑,姿势优美。然后故事在那个夏天疲惫地老去。然后彼此相向为岸。然后摆成人生的棋局,这四四方方的一座棋局啊,我们都是博弈者,醒时,梦里,都把痴情和别人摆成一盘棋,拼成星河,拼成昼夜,再拼成遥远。
   人生如棋,参悟在你。棋盘里禅意的梵语,方格里看天,棋子叠成的青碑上寻找自己。
   黄昏看海,八十相约,惶惶惑惑的浩荡往事,谁能爬上这岸呢?恍恍惚惚的神秘色彩,制造了所有关于向往的伤痕,随意展开,随意聚拢。于是,所有的故事从那年的夏天——偷渡。
   真的,那年的夏天,好美!太阳,必在经过的路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