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言情 > 文章列表页
  • 日期:2019-12-23【流年】村庄记(散文)

    【立村槐】一些古槐树,树龄一百年以上,有的超过六百年,是否为村庄初建时栽植,是考古或历史学家的事。正规的名字为什么叫国槐,应该问又臭又长的百度或习惯啰嗦的植物学家。它们为何超...[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23【酒家】印象胡家山(散文)

    一在山的世界,每座山都会有个名字。但胡家山不是一座山,只是群山之中一个村子的名字。对于胡家山的印象,缘起鹰窠岩,虽然只是一次次远眺那座充满神秘和诱惑的山峰,一直未曾登顶去看天...[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23【酒家】新疆,梦开始的地方(散文)

    新疆,梦开始的地方新疆是个没去想去,去了不想走,走了还想去的地方。从王洛宾的歌曲《大阪城的姑娘》到关牧村的《吐鲁番的葡萄熟了》,从电影《冰山上的来客》到《阿凡提的故事》,从新...[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16【荷塘“相约春天”征文】春天里的想念(散文)

    这几天,读了作家野夫的一些文章,其中有两篇是写外婆和母亲的,看得我感喟不已,好像野夫笔尖上流出的不是墨水,那是什么呢?是血、是泪,字里行间是满满的母爱、浓浓的亲情,还有数不尽...[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16【春鸣】万里长城第一山——丹东凤凰山(散文)

    二零零九年九月二十一日早,我吃过早餐,背上双肩包,带了些水果、面包还有几个根火腿,又带了一个准备接山泉水的空瓶子,从凤凰城火车站附近的宾馆出发,去万里长城第一山——凤凰山。一...[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16【丁香】爱上洛夫(散文)

    不小心,就爱上洛夫了,只一夜间。洛夫是谁?前半生,我根本就没听说这个名字,也更不晓得何人是洛夫。不是洛夫无名,是我的江湖太狭窄。爱上洛夫,是从他的《烟之外》开始的。那是一个细...[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9【荷塘“有奖金”征文】一片森林(散文)_1

    一天边露出一丝鱼肚白时,父亲就把我叫醒了。整个村庄还笼罩在一层迷雾之中,远处几盏微弱的灯火在晨风中摇曳不定着。出了村庄,眼前的视野顿时变得豁然开朗起来,清凉的晨风带着泥土潮湿...[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9【荷塘】岚山农业礼赞(散文)

    岚山农业,全名“江西岚山现代农业发展有限公司”,位于会昌县西江镇湾兴村323国道边,创建于2011年4月,创始人许小莹。岚山园是“岚山农业”的一个大型基地,现有面积516亩,规划二期面积150...[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9【丹枫】古道轻音(散文)

    走茶马古道还得骑马去感受,体会那独自的似梦非梦的静穆感。我们从版纳到敦煌,眼下的石块路,悠来荡去是传承的民风民俗,那坚守过的苦难与辉煌,就如不加糖的红茶,能让人品出隔夜的味道...[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1-11【柳岸】我写“船爸”和苍穹_1

    “船爸”网名叫老船,一个充满阳光的老人,好些人叫他船爸,我也就这么叫了,他也乐意,说原本只有一个女儿,没想到突然多出了许许多多的女儿。  ...[阅读全文]

  • 1
  • 2
  • 3
  • 4
  • 下一页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