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古代言情 > 文章内容页

【柳岸·旅】相信就有奇迹

来源: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古代言情
摘要:看得出来,有我的一路陪伴,鲁玉努力着,辛苦着,也开心着。是鲁玉创造的一个又一个奇迹和对我的认可,让我真正体会到一个班主任的价值和幸福。 一   上班二十年来,从没做过班主任的我,今年当上了班主任。内心的纠结与忐忑可想而知。因为是校长直接任命,根本没有解释和推脱的机会,所以,那一晚,我梦着醒着都在为这件事忧愁。   因为孩子爸爸这些年一直干班主任,其间的辛苦和忙碌我早已看在眼里,早起晚睡不说,平时几乎长在班里。加上那些无休无止的会议、各种活动以及班里几十号人这样那样的问题,简直是焦头烂额的节奏。所以,对于班主任这个差事我是避之不及的。就我庆幸自己这辈子终于要和班主任无缘了的时候,我们初一年级有几个老师临时调动,好不容易搭建起来的班主任班子又有了变故,我居然被临危任命。别无选择,只好硬着头皮顶上了。   一切都是新的,一切都在摸索中前行。   孩子们前呼后拥的热情和家长们期待的眼神浇灭了我的无助和忐忑,也让我幡然醒悟,我已没有退路,他们对我这个班主任寄予的厚望催逼我只能前进不能后退。   干工作光靠满腔的热情是行不通的,但是,如果想干好工作,没有满腔的热情也是绝对不行的,有时,甚至需要对看起来根本不可能的事还要抱有十二分的信心,也就是说,班主任工作有时还需要有执着的信念来支撑。因为只要相信,坚持下去,说不定就会有奇迹发生。   我班的鲁玉便是一个很好的明证。      二   鲁玉小学升初中,成绩是班里倒数第五名,没有一门及格,是标准的学困生。起初,我怎么也没打算在鲁玉身上下功夫,可是,一次家长会后,鲁玉妈妈一番真诚的倾诉和对我这个班主任寄予的无限期望,让我产生一种对鲁玉尽尽心的想法,但是,内心深处,我却对鲁玉不抱任何幻想,毕竟,她基础实在太差。鉴于鲁玉妈妈的一番苦心,我和鲁玉有了第一次的谈话。   “鲁玉,你的情况你妈妈都告诉我了,你小学时就不学习了,还撒谎欺哄妈妈作业完成了,是你的不学习造成了今天这样的成绩。但是,你妈妈对你抱有很大希望。你妈妈不识字,吃尽了没有知识的苦头,希望你好好学习。”   “我妈妈识字。”当我一说到鲁玉妈妈不识字的时候,鲁玉立马反驳。从其眼神和语气中我看到鲁玉对我的抵触。   碍于我这个班主任的情面,表面上,鲁玉对我的要求嘴上一一应着,但是,却依旧我行我素。作业照样不完成,照样迟到,照样每次为自己的错误找借口。要么是作业落家里了,要么是不会做,要么是妈妈起晚了,要么是因为村医务室没开门,打针来晚了……总之,有的是理由。我理解鲁玉的心理,基础这么差,一睁眼什么都不会,要想学好是何等的困难;再说,长期以来养成的习惯一下子改掉也是不可能的。   就在我对鲁玉要丧失信心的时候,上班途中,我又遇到鲁玉妈妈,她一见到我仿佛遇到救星一般,骑车电动车的她一个急刹闸,冲到我门前,对鲁玉问长问短,对我更是满怀期待。她真诚热切的眼神让我实在不忍拒绝,更不忍向她说出鲁玉这样的成绩想要改变比登天还难的事实。我很是怀疑鲁玉妈妈的“不识时务”,或许是因为鲁玉妈妈没上过学的缘故吧?不然,她怎么会对成绩如此差的女儿抱有如此大的幻想?鲁玉妈妈单纯得像个孩子,根本想象不到这么差的成绩还有什么奋斗的空间和必要;或许,她就是一个执拗的妈妈,即便孩子再差,那毕竟是自己的孩子,是她的全部;更或许,她明白不放弃就有希望的道理吧?   就在我考虑怎样才能撼动鲁玉那根沉睡已久的神经的时候,期中考试成绩出来了,鲁玉生物竟然考了八十多分,原来看上去依旧我行我素的她在默默地努力着,我仿佛在茫茫迷途中看到前进的方向,我一下子从鲁玉身上看到了希望,多么好的一个突破口啊!我信心十足地把鲁玉喊出教室,开始了再一次的谈话。   “鲁玉,你真厉害!生物怎么考得这么好?咱班前几名的同学有的还没有你考得多呢!”   鲁玉或许是第一次受到表扬,她抬头看了看我,脸一下子红了起来,我能感受到鲁玉内心的那份激动与高兴。   “鲁玉,你生物能考这么好,其他学科一定也没问题的。历史、地理、政治这几门学科和生物差不多,和小学的基础没有多大关系。不试一试,你怎么知道自己有多厉害呢?!”   我的话一落地,鲁玉就使劲点了点头,我看到鲁玉眼中有一丝亮光闪过,那是一缕何其宝贵的光芒啊,我仿佛听到薄冰“丝丝”融化的声音。我坚信这次鲁玉一定会有所改变。果然,从那以后,鲁玉像变了个人一样,几乎再也没有迟到过,除了不会做的题目,她的作业几乎都能按时完成。   期末考试的时候,鲁玉有两门学科及格,当时,因为地理老师更换频繁,地理成绩很差,我班一共有十个同学及格,而鲁玉就是一个,我很是意外,老师们都说初一地理不好学,鲁玉怎么就能学好?从鲁玉身上,我看到了无限的希望,鲁玉的智商该是没有问题的。   在期末考试的颁奖会上,我给鲁玉发了奖状,上台领奖的时候,我分明看到鲁玉眼中闪烁的泪花。不管怎么说,鲁玉的变化是我始料未及的,至少是一个太大的惊喜。那次正好也是家长会,家长们都在场。我猜想鲁玉妈妈一定也和我一样激动,毕竟,孩子变化实在太大。谁知,在鲁玉妈妈的眼里,我却看不出太多的意外和惊喜,仿佛当初她就知道孩子只要努力就能进步一样。   散会后,我和鲁玉分析:“鲁玉,你简直创造了一个奇迹,咱班那么多成绩优秀的学生地理都不及格,你却能考到60分,实在了不起,下一步,老师给你定个目标,除了数学、外语,其他学科都要考及格。”我和鲁玉说话的期间,鲁玉一直看着我,并且不住地点头,鲁玉的点头很特别,幅度很大,很用力,有股要把我的话刻到心里的感觉,她的样子令我很是欣慰。   那次,我和鲁玉谈了很久,在以后的学习中我还有事没事提醒她,并把她的座位调了调,安排她坐在一个成绩较好的同学身边,我还嘱咐任课老师以后多关注关注鲁玉,并且提醒鲁玉今后要用更高一点的标准来要求自己。我看到了鲁玉眼神中的自豪与幸福,自信与阳光,这是之前从未有过的。   我怎么也没想到,鲁玉竟在制造着更大的惊喜。      三   在刚刚结束的考试中,除了地理(地理不及格原因不在鲁玉,老师一直在换,且中间耽误过很多课,不及格完全在情理之中),鲁玉把我们的目标都达到了,有四门及格!我心里比鲁玉还高兴。颁奖会上,当我喊鲁玉上台发言的时候,鲁玉毫不犹豫地站起来,她走到我身边问:“老师,我怎么说?”   “你就说说你是怎么学的。”   我的话一落地,鲁玉就脱口而出:“作业按时完成,听老师的话。”   听语文老师说起鲁玉经常在作文中写到我,并流露出很崇拜的心声。和鲁玉同村的一个老师也说起过鲁玉妈妈很感激很欣赏我的话。出于对班里那些不听话孩子忠告的心理吧,我顺口问了一句:“鲁玉,你能取得如此优秀的成绩,最想感谢的人是谁?”   “就是你……没有你,就没有我的今天……”怎么也没想到,我的话几乎还没说完,鲁玉就转过头看着我目光坚定地对我说,第一个字还没说完,鲁玉就哭了,她的话是呜咽着说完的。我平时从鲁玉看我专注的眼神、微微前倾的脖颈中能感觉得出她对我的敬爱,没想到我这个班主任在她心目中竟是这么重要。鲁玉上学以来,或许从来没有老师这么关心过她吧。第一次被学生如此认可,做班主任的幸福感再一次涌上心头,此时的我不知该做什么,犹豫了片刻,我走下了讲台,由衷地说:“我得抱抱鲁玉。”鲁玉张开双臂,我的眼湿润了。   苏霍姆林斯基说:“一个好教师意味着什么?首先意味着他是这样的人,他热爱孩于,感到跟孩子交往是一种乐趣,相信每个孩子都能成为一个好人,善于跟他们交朋友,关心孩子的快乐和悲伤,了解孩子的心灵,时刻都不忘记自己也曾是个孩子。”   我坚信老苏的话是正确的,我更感谢鲁玉妈妈当初对孩子不放弃的那份执着,我也庆幸自己的努力坚守。   的确,班里的每一个孩子,对于老师而言,都只是工作的一部分而已;但家长不一样,教育好自己的孩子,永远是家长最重要的事业,甚至是家长的全部。   鲁玉的变化让我感慨万千。   学困生转化需要多久?半年,或许更久。   学困生转化最需要什么?信心!耐心!爱心!   看着鲁玉的变化,我由衷地发出这样的感叹:做一个班主任,能转化鲁玉这样的一个学生,足以!   如果你也做过班主任,你一定能感受到我内心充盈的满满的幸福!   “下一次,除了这几门及格外,你还要把分数往上提一提,另外,数学、外语你不能再放弃。”这是我对鲁玉提出的新的学习目标,面对我的要求,鲁玉信心十足地点点头,诸如好好努力之类的话对她来说已是多余。   看得出来,有我的一路陪伴,鲁玉努力着,辛苦着,也开心着。   是鲁玉创造的一个又一个奇迹和对我的认可,让我真正体会到一个班主任的价值和幸福。      四   “《围城》里有一句大家耳熟能详的话——人的婚姻就像一座围城,城里的人想冲出去,而城外的人想冲进去。套用在班主任工作上,可以这么说,外面的人不想进去,里面的人不想出来。”这是一个班主任由衷的感慨,我想说,这也是我做班主任以来最真切的感悟。   岁月总会带走太多的美好,和孩子们朝夕相处的一年在频频过招、斗智斗勇中匆匆结束,有欣慰、有无奈。王蕊、张芸莉等人依然那么乖巧;范贤强进步惊人,由开学初的学困生上升到中等以上的水平;鲁梦飞、徐宇翔依然完不成作业;班里迟到、作业完不成的现象有好转却依然存在;鲁烨炜、鲁凯依然连体人一般纠缠在一起,叛逆、长不大……倒是王纪铭成绩出乎意料的优秀,想想当初王纪铭所谓谈恋爱的时候,我对他无限“贬低”的良苦用心,想必他该是彻悟了。反正他的“妈妈说我还太小”一句话班里无人不知,这也成了大家不再重蹈覆辙的一句箴言。   我想说,班主任工作是一项专业性太强的工作,绝不是一个门外汉仅靠热情就能做好的。其间,还需要诸如耐心、信心和爱心,当然,做班主任的智慧更是必不可少的。 湖北癫痫专科医院有哪些西药治疗癫痫病好还是中药好?西安有没有口碑好的医院治疗癫痫病呼和浩特哪家医院可以看癫痫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