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古代言情 > 文章内容页

【柳岸】药丁星儿的梦游症_1

来源: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古代言情
药丁星儿是一种野生杮子,拇指大小,皮厚、核大、无肉,熟了能吃,但没有人吃。家乡的方言,说某人像个药丁星儿,意指其身材矮小。   药丁星儿叫李玉,三十大几了,身高不到一米五五,体重不过百来斤。据说,李玉八岁那年,某个和白天一样的子夜,他起床了,从亮儿眼钻进邻居家。很快,他扔出了一个陀螺,一根纱带鞭子。出来后,他抽的陀螺在塔子里呼呼地转,还追赶着傻笑个不停,如果不是他爸上茅房碰见,真还没人发现他的反常。当时,他爸给了他一耳刮子,问他为何要偷别人的东西,他一脸茫然,转身就上床睡了,还鼾声如雷,像个猪娃儿。第二天,他被带去见一个土郎中,郎中说,药丁星儿有梦游症。   儿女是父母的心头肉,何况药丁星儿是颗独龙卵子?开头半年,怕李玉崖上或水边出事,他父母转班守着他睡觉,可是,这样的事总有疏漏。白天辛劳,晚上哪有气力,他爸妈终究没有守好久,听天由命吧。不过,在以后的日子里,李玉梦游的事,似乎得到了乡邻的共认,只是大家不说。到了药丁星儿讨媳妇儿时,更没有人多嘴。   秋收后,乡邻们还是松不得爪,赶天气种菜籽,个个累得抽筋死。晚上收工回家,大多囫囵地吃点东西,倒床就睡了,睡得很死,打炸雷都打不醒。药丁星儿不会那么卖力,父母走得早,一人吃饱全家不愁,除了没有男女之事,日子过得悠哉。一个三更后的夜,忽然乌云密布,狂风满楼,眼见着一场骤雨即将来临。药丁星儿扛着锄头来到田间,卷裤撸袖,大开大合地挥汗如雨。一丘傍着山水沟的菜籽田,土坯已经办好了,可是排水口没有开,为方便割谷机来往,被填实的山水沟还满满当当。如果山洪袭来,首当其冲的是这丘田,然后殃及周边。药丁星儿几乎一夜没睡,黎明前的黑暗时,他在回家的途中,遭遇了瓢泼大雨。   早上起来,个别人暗喜中带着几分自得:“看看我的划算,我的种一播下,就来了场雨。”大多数人肠子都青了:“搞滴个卵啊,我的菜籽田坯办了,就是没来得及播种。”“没干好,该是把沟通一下的,现在成了一砣糊。”只有河对岸的小寡妇,先是长声吆吆地骂:“狗日的天老爷,不长眼睛,欺负我这个苦命的,昨天我请人犁田干了几百块钱,坯也办好了,雨一落,又白干哒。”后来,她又“咿”了一声:“怪事哒,昨晚,我这田的排水口是谁开的?山水沟也通了,还下了种……”听了小寡妇的惊乍,大家的失落与不快没有了,也长声短声地喊:“昨晚,谁给你开的排水口,谁给你通的山水沟,谁给你下的种,你自己不晓得?哈哈哈……”小寡妇见自己露了嘴,对方人又多,净是些破嘴巴,就佯装没有听见,而是大声地问:“早上来了那么多警车,去河边干什么,晓得啵?”占便宜的果然中招,大声问:“真有这事吗?”   小寡妇挂边三十的人了,长得乖,有文化,刀子嘴豆腐心。可是,她命苦,结婚不久,老公就出车祸死了,给她留下了一个岁多的女儿。曾经有人凑合她与药丁星儿的好事,她头一抬,脖子一扭,说:“干不得,我怕女儿受到嫌弃。再说,他个不想事的,锅巴大一砣,肯定没感觉。哈哈哈……”药丁星儿自尊,听他咋说:“哼,她不是我的菜,恐怕四配套也不合。嘿嘿嘿……”   “寡妇门前是非多。”日上三竿了,因雨不再忙碌的村民们,还在小寡妇的田头,稀奇着,猜度着。这时,药丁星儿的房门吱嘎一声开了,他在塔沿上伸了个长长的懒腰,禁不住打了一个大大的“阿――嚏”。也就是这一声,众人把议论的焦点转向了药丁星儿。“对,他才最有可能,他有梦游症。”“他个冇卵本事的人,会单独完成这么多事?”“我见他领了菜籽种的,真的难说。”   药丁星儿装作没有听见,可眼睛瞟着小寡妇。   小寡妇的菜籽田没有谜底,黄昏时,她就悄悄地问药丁星儿:“是你干的吗?”油腔滑调、乱理乱谈的他,木讷着说:“我是梦游时干的……”“平时,那些被搬的谷子,那段被接的水管,以及挂在柱子上的鱼肉,也是你梦游时干的?还有,村子里五保老人的柴与水……”药丁星儿是这样回答的:“一个人无聊,为乡亲做点儿力所能及的事,心里舒服。”“以后我母女俩的事,你就不要偷偷摸摸地干了……”小寡妇说完,脸上红得像天边的晚霞。   这药丁星儿就像得到了玉皇大帝的圣旨,见没有人看见就跑去给小寡妇干点杂活,挑水,转着圈才到了小寡妇门口;劈柴,偷偷见无人才进门,关紧了街门就闷头劈柴,也不说话。日子的改变就在这悄无声息里,小寡妇尽管表面不热乎,可看见有男人为自己做事,美滋滋的,管别人怎么议论,先自己享福再说,可日久生情,小寡妇心中也是痒痒的,不知是谁先开口了,不几天外面给与药丁星儿和小寡妇的事情就传开了,两个人似乎也不再理会,反而觉得说多了更好,喜欢这样撮合。   药丁星儿把小寡妇娶回家时,场面很风光,人也贼多。他是火坑里烧黄蟮,熟点儿吃点儿的人,哪来的钱?当初,小寡妇要动用给丈夫赔偿的钱,他不从,说那是留给孩子读书用的。其实,他在决定要迎娶心上人时,就已经有了一笔丰厚的奖励。原来,那晚他帮小寡妇种完菜籽回家,途中遇见几个形迹可疑的人。冒雨盯梢后,原来是偷盗村河流娃娃鱼的贼,于是,他给镇派出所打了举报电话。不久,政府要他提供账号,说他举报有功,应该奖励N万元,还说,会为他永久保密。   不过,小寡妇是脑壳进水了?哪天药丁星儿梦游失足,她岂不是又要守寡?她是个文化人,明白一个理:梦游一般只在居所内走动,而且随着年龄的增长会减少。而她坚信:丈夫根本就没有梦游症,否则,这么多年来,他梦游时只做善事?   药丁星儿确实没有梦游症:小时候,他好奇贪玩;懂事后,他低调避嫌。   一个喜欢做善事的人,肯定不傻,老天有眼,小寡妇更有心思。药丁星儿癞蛤蟆吃上了天鹅肉,自己都这样说,小寡妇更喜欢听,这是夸人的话,可不是叫骂。   夜游症可以“游”出个好媳妇,药丁星儿一辈子也不能想到,可善良的人来幸福的事儿是用不着想的。 武汉医治癫痫病的有名的医院在哪?湖北癫疯病的症状是什么荆门老年癫痫病能彻底治好吗昆明医院看好癫痫要花多少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