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经典话语 > 文章内容页

【轻描】那些暖,无处不在

来源: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经典话语
人生,无法预知,充满变数,起伏跌宕,有冷有暖。   而那些暖,哪怕只是轻薄如纱般飘渺,哪怕只是萍水相逢的淡淡问候,哪怕只是擦肩而过的惊鸿一瞥,哪怕只是天遥地远的温柔挂牵,都足够让低温、沉寂的心依依复苏、荡起涟漪。   那些痛,生命无法承受之重,我不曾忘,只为能清楚地照得见未来的幸福。   而那些感动,在我心中却不曾轻过。有的深刻,有的细微,有的长久,有的短暂,终是温暖,终是美好。   我用一生铭记。      [温暖]      我的小学时代,几经辗转之后,终于尘埃落定于父亲所在工厂的职工子弟学校。   曾经,乡下的学校条件犹为简陋。低矮的土砖校舍风雨飘摇,教室内飕飕的风穿窗而过,课桌凹凸不平摇摇晃晃,老师也抵只上过几年初、高中……所以,我算是没见过世面的乡下娃。作为那时的“半边户”来到厂子弟学校,听着大家满口的“塑料”普通话,面对四周轻蔑和不屑的眼神,幼小的心灵被重重一击。   孩子的世界是最简单的,孩子眼中的渴望也是藏不住的,孩子的感受也是最真切的。初来乍到,没有了一同追逐嬉戏的小伙伴,没有了在乡下上学时被老师和同学关注的优越感,感受到的只是谁带了好吃的、谁穿了新衣服这些炫耀与攀比,置身于满满的陌生与拘谨中,心里很不是滋味。   记得来到班里头一次数学考试,因为不适应和自己内心的压力导致考得不理想,老师带着微笑走到我身边,问我是否听得懂她的授课?是否适应了学校的环境?与同学们相处怎样?然后告诉我,不要有压力。这鼓励也许于她只是一个眼神、一句话语,而于我心中却升起无以铭状的感动,那份珍贵只有我自己知道。正因这鼓励,接下来的考试我回报给老师一个又一个的惊喜,也让同学对我这乡下来的“土包子”开始刮目相看。   后来,升了初中,我依然因为自己是“半边户”而藏着自卑。老师看出了我的心思,于是时常当着全班同学给我表扬和鼓励,驱散我心中的阴霾。甚至,市里、联校或是有什么竞赛,总推荐我参加,给我机会学习和锻炼。同时,为了帮我应战各种考试和竞赛,他们牺牲晚上的休息时间给我开小灶,一点点为我释疑解惑。而每当看到我取得好成绩,他们比谁都高兴。就在这特殊化的点滴关爱里,我一天天变得开朗,战胜着自己心中一个又一个的魔。   犹记一次联校数学竞赛,虽是得了奖,分数却不敢示人,于是准备瞒天过海不让父亲知道。可父亲不知从哪听来了消息,问我竞赛结果。犹豫过后,我唯一一次撒了谎,说成绩还没出来。几天过后,父亲跑去问老师,一切真相大白。当时,父亲很生气,自知犯了错的我在一旁大气不敢出。老师在了解了我的想法后向父亲解释和劝慰,父亲才一点点消气。从那以后,我懂了诚实的可贵,这是老师教会我的珍贵。   初中升高中,那是我学习生涯中最纠结的一段。一边是上高中考大学的诱惑,一边是父母希望我早日参加工作的渴望,我无法抉择。虽然父母从未要求我放弃,可我知道不能自私地对他们的辛苦置之不顾。当我终于选择了上技校,老师觉得可惜,来到家中询问情况,与我展开推心置腹的交谈。她默认了我的无奈,却也坚定地告诉我:“只要有梦想,就会有希望。永远不要放弃,老师相信你!”也正是有了这鼓励,以后的日子我一直在坚持和努力。   至今,老师一遇到我就忍不住回忆从前,关切地问这问那。她说,我是个好姑娘,上个技校真是可惜了,要是那时上个高中,保准能考个重点大学。她又说,每每在报纸上看到我的文字,就会忍不住想起那个小小倔强而又聪明的我。她还说,别总是自己一个人扛,不要让自己过得太苦。时常双手把我紧紧住,说着说着就打开了话闸,象说故事那样悠长而久远。那贴心话语、温暖笑容和依依心疼的目光,不亚于是对自己女儿的叮咛。时常,让我在转身后泪水涟涟。   遇见这些温暖,我照单全收。可我呢?因了工作的辛苦忙碌、生活的无奈琐碎,还有心灵的无端牵绊,把他们一一忽略。偶然的遇见,也只是轻唤一声老师然后匆匆而过,绝没有他们一般事无巨细的关切问询,更不记得逢年过节为他们送上祝福。   只是,每当城市繁华回归于夜幕下的平静,每当看着孩子们背着书包欢快地穿梭于上学放学的途中,心中便开始怀念,怀念曾经有老师陪着成长的时光,怀念那些被老师温暖的单纯岁月。   其实细想想,今天的我羽翼日渐丰满、眼界变得开阔、心灵日益丰润、心胸变得豁达,一点点发生着脱胎换骨的改变,让我有勇气与这个浑浊不安的世界坚强对峙,全因那些初生的暖。   时光任苒,蓦然回首,这感动,如此真切,若纯白的珍珠一颗,在心间温润美好。      [幸运]      有时,总会慨叹自己不够幸运,也曾因为别人的好运气而感到抑郁。   人生最幸运莫过于贵人相助。都说,当上帝为你关上一扇门,也会为你打开一扇窗。我幸运地遇见了我生命中的“贵人”——师傅,而且这个“贵人”本与我毫无关联。可是,正是这与我毫不相干的“贵人”成就了我一生最灿烂的惊喜,让我与文字有染。   上技校是我的无奈之举,技校三年也是我生命中最浑浑噩噩的时光,感觉毫无出路,未来黯淡无光。因为心有不甘,所以从不曾停止对人生的规划与调整,自考、学财会、学电脑……面对这个有些变味的世界,我并非痴心妄想地以为有了这些便能让理想变成现实,我只是想让自己的生活变得丰富和充盈,只是想要一些正能量,只是想要一个坚实的证明——我可以。   毕业后,加入了打工的洪流,很长一段时间都感觉在流浪、在跋涉。多年后,因了母亲的要求,回到不紧气的工厂上班,成天穿梭于拥挤不堪、尘埃遍布的工房,与坚硬冰凉的钢铁亲密接触,闻着腥臭的机油味,全神贯注地盯着飞速运转的车床,站到两腿发软腰际发酸,指甲内永远是洗不净的黑色……那不是我想要的生活,可却是父母想要的安稳。   那期间,默默无闻地在车间呆了三年,足够坚强,亦足够隐忍,令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我甚至以为我会甘心在这样的碌碌无为中耗尽一生。   某天,有位四十多岁、架着一幅眼镜、貌不惊人的中年男人拿着相机在车间内东瞅西望,生性淡漠的我并未好奇,依然专注着我的车床。也许正因我的专注,他把相机的镜头对准了我,拍下了我在车床前工作的镜头。因这偶然,我莫名其妙地上了厂报。   因为上了报,我才知道他是厂宣传部主任,专门负责报纸的采编,但我完全记不起他的样子,也没有多想,更没敢想要与文字有什么牵连。只是,在后来厂里组织的抢答赛、征文比赛等多种活动中,他把我对号入座,渐渐地了解和打听到一些我的情况。再后来,我听说厂宣传部需要招宣传干事,实在厌倦了车间的我冒冒失失跑去毛遂自荐,面对的领导正是他和厂长。当时,小小的办公室内两双眼睛把我牢牢地盯住,目光中透着无比的讶异。他认出了我,而我却压根没想起他。   后来得知,他那时误以为我是一个不懂礼貌的孩子,以为我故意装作不认识而不与他打招呼。只是,他并没有因我的不懂事而计较。他说,他看到了我的上进、执着,看到了我的单纯和不愿走捷径,也看到了我强烈想要改变工作环境的渴望。所以,他想帮我。于是,当宣传部一有空缺,他主动把我调了过去,没费任何周折,绝对是从天而降的惊喜。美梦成真后,素不相识的他成了我师傅。   从来对文字存着敬畏之心,害怕亵渎它的美好,而从此要天天与文字打交道,不免心生忐忑。师傅看出了我的心思,挤出办公经费给我买与新闻相关的学习资料,拿出装订成册的厂报让我学习,给我讲解新闻知识和他从事新闻的经历、故事,带着我到下面熟悉情况,对我的稿件进行有针对性的修改与讲评,且不时给我鼓励。全国重点高校新闻系科班出身的他身体力行、毫无保留、不胜其烦地培养着我这个门外汉,让我信心倍增,也激发了我对文字的兴趣和热爱。   他,既是老师,更像父亲。来到宣传部时父亲已去世三年,生活中那些挫败与无奈无处言说,情绪也时常变得消沉。而他,却用男人少有的细心观察着我细微的变化,不时找我谈心,给我开导,教会我抉择。   一路,从开始的惶惑不安到后来的平常心,从开始的慌乱生涩到后来的渐入状态,从开始的无限依赖到后来的独挡一面,以至于在工厂破产后沦为失业人员的我又能在报社将工作顺利上手,一切都归功于师傅的提携与点拨,让我发现了文字世界里的风情万种与超脱美好。   后来离开工厂走向新的工作岗位,师傅不时打来电话询问我的境况,通过报纸关注我的动态。虽然,只是一声普普通通的问候,只是一份简简单单的关心,却因这份惦念生出足够的温暖和感动,划破心间亘古的寒凉,让我信心迸发。      [最美]      友情,是开在心尖最温情的花朵,长久,浓烈,芬芳。   触目横斜千万朵,赏心只有两三枝,而你就是我赏心的那最美一束,遇见你是我的缘。   初来厂子弟学校,四周的一切于我是如此格格不入,我害怕得想逃。   你,我眼中的天之骄女——那时的双职工子弟,住在工厂唯一的一栋四层住宅楼,而那栋楼是身份与地位的象征,住着工厂的高层领导和科研专家。   而我的家,是租住在附近村民家里的民房,简单的两间房,加一个视野宽阔可以望得见你家的阳台,与你俩俩相望。   面对双职工子弟身上那份与生俱来的优越感,我不愿靠近。可你,却有些与众不同,从没有高高在上的凛冽,而让我感到如邻家女孩般的亲切。自打我一来到班里,就有意无意地和我打招呼,邀我与你们一同玩耍。其实,你有你的伙伴群,根本无需顾虑我的感受,可你却唯独对我关爱有加。当我的成绩在短短一段时间跃居到班级的前列,你甚至以我是你的同学和朋友而骄傲。课间十分钟总要拉上我陪着,跳绳、扔沙包、做游戏,不容我拒绝。放学,你总会等着我,帮我一起做卫生,然后一起回家。周末,你总是热情地把我拽到你家,骄傲地把我介绍给你的父母,然后拿出所有好吃好玩的招待我……   就是在这样的相依相伴中,我们渐渐长大,感情也日渐加深。更有幸的是,技校三年,我们又有机会同校,只是不再同班,却阻挡不了友情迈向时光深处的路径,那么安定,那么温暖。   你,绝对是有心人,知我者如你。技校毕业,你分在了效益不错的分厂,有了安稳的工作。而我,因为分配单位的不紧气,只能外出工作。对于我的分配问题,你有些愤愤不平,虽然不曾给我安慰,却默默地为我做着一切。一天,你跑来我家告诉我:“FF,区教育印刷厂需要一个打字员,去吗?”我一愣:“我这水平行吗?还没入门呢?”“不管怎样,去试试吧,也是一个机会。”带着满满的忐忑,我鼓起勇气去面试。不料,领导很随和,虽然我情绪紧张、业务生疏,他也宽容地给了我机会。就这样,开始了我的打工生涯。   我的第一份工作虽然简单、待遇不高,但却让我看到了人生的灿烂面,还有人性的宽容与豁达,也让我重新认识了这个社会,助长了我的勇气和信心。后来工作几经辗转,可当我每每面对这个光怪陆离变化多端的世界,我依然能清楚地记得,那第一次的面试是我今生再遇不见的暖。   单位换了一家又一家,生活如飘萍。而厂部的岗位只要一有空缺,你便会第一时间通知我,“谁谁调走了”,“听说什么岗位又要招人”,“我帮你打听打听,再想办法走动走动”……很多时候,你都围着我转,是真的希望我过得好。甚至你认为命运对我不公,因为自己分了好单位而不曾与我同甘共苦感觉愧疚。其实,这与你又有什么关系,一切都不是你能左右的。你的惦记与懂得,便是我心中最幸福的拥有。   你曾说,我心比天高,从来就不曾让所有爱我关心我的人省心,我泪如泉涌。学业、工作、情感,哪一样都不是坦途,而你见证我一路的辛苦。因为懂我的倔强和执着,除了心疼,你一直默默地给我鼓励和陪伴。一次次审视自己凌乱不堪的生活,看着你恋爱、结婚、生子,一切顺理成章、幸福安然,无比欣慰和安心。而百无聊奈之时,我只能想起你,可我却拼命压抑自己不去打扰,因为你有了你的责任和重心,而我不能再如此贪心地依赖。   生命中,总会有一些时候无法自控。有那么一段日子,黯无天日,仿若世界末日的来临。我把自己藏起来,不见任何人,不让任何人找得到。一个人喝着一杯又一杯的苦酒,唯脸上清泪两行,毫无感知。电话一遍遍响起,我一次次看也不看狠狠地挂掉。可你的电话,却不胜其烦地响着,电话、短信一个接着一个冲击着我微弱而晕沉的感知。终究拗不过你的穷追猛打,我按下接听键,电话那头是你焦急的声音:“FF,你在哪?我过去找你。”而我唯有哭声。你终于找到了我,抱着我失声痛哭,那时的我在你面前像个无助的孩子,需要你的陪伴。   一路走来,你一直陪在我身边,容忍着我的任性和偶尔的小脾气,倾听着我所有的心事,你用你的真心触摸着我跌宕的心脉,把我懂得,给我温暖。   一生最美的遇见,只因,有你!      [感动]   陇南市最好的癫痫医院是哪家海南治疗癫痫需要多少钱武汉哪里治疗羊角风最专业武汉治羊癫疯的医院有哪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