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伦理小说 > 文章内容页

【轻舞】陪父亲洗澡

来源: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伦理小说
摘要:父亲年龄大了,能陪着他,我感到满足。 周末回老家看老爸,老爸八十有四,垂垂老矣。这几年最怕接到老家的电话,唯恐不幸传来,就是早有生老病死的思想准备,也怕猝不提防手足无措失魂落魄。   回到家里,老爸正在暖暖的初阳下,蹒跚于院子外边的小路上,须发皆白步履沉重。征得老爸的同意后,我带他到镇上理发洗澡。老爸一辈子爱清洁,唯恐晚年体味过重不被他人待见。   老爸被我搀扶着行走,步履明显充满信心。虽然不能大步流星,步步也是沉稳利索,如同年轻了10岁。他勤勤恳恳一辈子,81岁时,还在板皮加工厂晒板子、拾板皮。他常常在儿孙面前显摆自己的强壮,即将满82岁了,还当面表演俯卧撑,一口气做了41个。   老妈过世后,爸一下子衰老了许多。我一直以为人是慢慢变老的,其实是一瞬间。我们每一个人仅仅如一枚鸡蛋,都以一个独特的、不可替代的灵魂,而这灵魂就覆盖着一层薄脆的外壳。   我很怀念81岁老爸晒板子的情景,老妈和我快要做好午饭时,我就去板皮加工厂里去喊老爸回家吃饭。远远的看见老爸挥舞着一根被他的手掌摩擦的油光水滑的细木棒,接触板皮的一头已经磨得很细了,如同一枚放大了数百倍的大针,把一张一张的板皮顺溜的放入架帘子里;动作娴熟利索,右手扯住一张板皮的右上角轻轻拎起,左手握住的前头细、后头粗的短细木棒顺势插进那张板皮下,往架帘自缝隙里一送,那张一平方米的板皮就立在架帘子里的两根竹竿间了,这张板皮的工序就完成了。老爸不等这张板皮落地站稳,准确的说,这张板皮一旦小半进入架帘子里,老爸的右手已经接触到下一张需要晾晒的板皮了,余下的工作由左手里的木棒完成。就这样一起一落,天女散花般的,老爸满脸笑意的从事着枯燥的工作。   那时,老爸看到我,就停住手里的活计,把他的指挥棒夹在腋下,我们父子双双把家还。老爸劳作一上午,胃口很好,想喝酒、想吃肉,一家子和风细雨的分享惬意的午餐。   而今老爸再也不能晒板皮了,想想,真难过!   理好光头,刮净胡须,我们父子去了浴池。浴池里,我们坦诚相见,如他多年前扶着幼小的我一样,我搀扶着他走向浴池。我想把他抱进浴池里,他不同意,可能是怕我站立不稳与他一起摔倒。幸亏有位老大哥帮忙,老爸才在我们二人的搀扶下进入热水里。他蹲不下去,也不能坐在浴池的地上,他的腿与身体会浮上来掀翻他。我让他坐在浴池沿上,用毛巾浸上热水擦拭,或者用盆舀水慢慢地淋他的身体。   一个年轻的父亲携带他不到五岁的儿子也来洗澡,小家伙浑身滑溜如凝脂,真像一条可爱的小泥鳅。父子二人不时的小幅度泼水嬉闹,又“咯咯”“哈哈”的笑起来。父亲满眼温情的注视着他俩,瞅一瞅自己膨松的皮肤悄悄摇摇头。在他,可能想到了自己年轻时的样子。   在那位老大哥的帮助下,我又把父亲搀扶出浴池,然后给他搓背按摩。父亲胖瘦适中,肌肉还算结实,只是前胸后背长了许多老年斑。我小心翼翼的揉搓按摩,我很想把父亲身上的老年斑搓掉。人生里有许多无奈,或许你有能力去做,却不能去做,人生就是这般无情!   洗完澡,我们父子俩去下馆子。父亲很兴奋,要了菜和烧酒。我不敢让他多喝,他也不愿意喝多,喝了不到二两,又喝了羊肉汤,吃了烙饼。我把微醺的父亲送回家,把他扶到床上睡下,毕竟,父亲疲乏了。 荆门哪个羊角风医院比较好昆明好点的癫痫病医院癫痫病的预防应该怎么做呢洛阳哪里可以看癫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