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灵异小说 > 文章内容页

【柳岸•往事】治愈发烧_1

来源: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灵异小说
摘要:这真是个意外收获哈,能减肥,瘦了!顿时我高兴起来,感觉到腿上也仿佛又滋生了力气。 一   自从那天偶然听别人说,发烧对人来说是好事儿,心里顿时觉得很失落。后来怀疑别人说的有误,就查了下资料,结果显示:发烧是人体抵抗疾病的一种重要的生理性防御反应。发烧时,血液中的白细胞增多,抗体生成活跃,肝脏的解毒功能增强,物质代谢速度加快,能使病人的抵抗力有所提高;发烧时可以抑制某些致病微生物在体内生长繁殖。这些变化均有利于消灭致病因素,促进疾病的好转。   我自小也不挑食,也不娇气,身体还算健康,长大后也这样,很少感冒,所以发烧的经历记忆中更是鲜有。但是听了发烧有好处,不禁暗自焦虑,为什么呢?我为什么不发烧呢?发烧啊,自那以后,我暗自千万次地渴望发烧,来填补我发烧史上的空白。   果真“精诚所至,金石为开”,在一个夏天的晚上,我终于发烧了!但是想起来,那真是一个痛苦的往事,现在提及依然心有余悸。      二   是一年前的事儿了。   那是一个很平常的夏天。那天晚上开始觉得冷,平时虽粗陋食物,但也是做得干净卫生,一般都是搞熟了才吃进肚里,之前吃过苹果,也是洗好的,吃了几片儿西瓜,家人同时也在吃,除我之外,丈夫和孩子都感觉不到身体异常。平时也没有喝凉水吃雪糕的习惯,我想最有可能那天下午闷热,满头大汗,热得难受,后来开了空调,温度索性调得低了些,吹了阵冷风,汗虽没有了,也不热了,但却慢慢地感觉浑身紧帮帮地难受。结果到了晚上,开始了高烧。   仿佛开玩笑似的,家人睡之前,反应迟钝的我感觉不到多么异常,直到家人陆续入睡,这时才发觉冷意丝丝袭来。我开始以为今天黄昏下了一点雷阵雨的原因,天气凉爽了,这么好的天气本想很滋润地睡觉。后来我又发觉腿莫名酸痛,还有别人说过的浑身痛,是感冒发烧的症状,莫非这就是发烧?我一阵暗喜,漫不经心地拿出体温表测体温,一边翻着闲书读。谁料五分钟之后,结果太意外了,是的,发高烧了!39.2摄氏度!不甘心又测了一次,依然。大概因了这么个确凿的证据,发烧的其他感觉也明显地强烈起来,手变得通红滚烫,身子却冷得阵阵颤抖,浑身上下仿佛浇了一大桶子醋,每个大小的节点、每块骨骼、每寸肌肉都变得酸痛疲软。家人刚睡,应该已迅速进入深睡状态,本着一贯遵循的人道主义原则,我踏踏实实地感受着发烧的体验,没有惊扰他们。独自在客厅内喝水慢慢降温,这种想法也是瞬间在脑中成形的。   老天助我,茶几下,有刚拆封不久的一袋红糖,救了驾。记得网上有人说过“晚上吃姜把命丧”,就不敢去厨房切姜,只是喝红糖水。发烧的难受使我慌不择路,也不怕胖了,不忌讳少吃糖了,一杯杯甜甜的糖水徐徐地进到我的肚里。喝了后就倒在沙发上迷糊着小睡一会儿,接着再喝,再睡,中间去了几次卫生间,但无腹泻迹象。一直快到黎明,四时左右,恍然感觉身上久违的的汗珠啊,真是“千呼万唤始出来”,开始很矜持很吝啬地鼻翼前额有少许,貌似春雨贵如油,后来则是暴雨如注。我不禁大喜,出汗了,身体感觉舒服多了,这就说明烧降了!我骄傲地想,咱不用看医生,门外汉就能治愈高烧。   五时多,他醒,看客厅内亮如白昼,很诧异地问我怎么了,这么早喝茶?我流着满面的汗水,衣服上都被汗浸得湿漉漉的。我老老实实地回答说我发烧。谁知,他望了我一眼汗湿的前额,看着一大杯红乎乎地糖水,宽容地笑了。他轻抚着我的前额,以手拭下体温,他自己把那很关切的厚厚的手掌当成了体温计,显然对我的回答不满意。   他恨铁不成钢地说,你啊,喝水就喝水呗,这有啥嘛。还趁我们睡着了喝水。愿意喝糖水,就喝嘛!有必要半夜三更地不睡觉偷喝糖水吗?他仿佛充满着极端地不信任,揶揄着我,平时自己口是心非地说减肥少吃糖少吃糖的,他捏了捏那变得空瘪的糖袋子,啧啧地叹息着,都四十的女人了,干嘛这么虚荣呢?以后愿吃糖明说,啊,我给你买糖吃!   天哪,气坏我了!不是,不是,我弱弱地为自己辩护,可是我那因夜里发烧所致加上没睡好的脑子,仿佛也变得短路了,平时还能伶牙俐齿地辩解一番,这会儿却变得语言极度贫乏,特别迟钝,只是委屈地说不是不是!一急,眼泪就落下来了。他看我泪汪汪的苦大仇深的眼睛,又貌似很大度地连连安慰我说,我知道我知道,你应该是发烧,要不怎么会一大早喝茶?天哪!冤枉,冤比窦娥!我非常气愤,我不需要你的同情也就罢了,但你不要羞辱我真实的疾病!幸亏没把体温计甩下,否则我真是百口莫辩啦!我拿出体温计,慷慨陈词,“用事实说话”,来一段焦点访谈,他仔细地看了下体温表上显示的骇人数字,吓了一跳,也不笑了,很严肃地埋怨我说,你怎么这么傻啊,发烧这么厉害,也不叫醒我呢!咱早去医院啊!你看你受得这罪!我看他脸色渐渐浮现出关切的模样,心里也就宽慰了许多,说本人喝了近一暖瓶红糖水,现已发汗,治愈了我的高烧,这是我的亲身体会,以后要推广呢。      三   上午无战事,上班后一忙起来,就把昨晚发烧这事儿给忽略了。下午开始小腹隐隐疼痛,当时也没怎么在意。但等我到了班上,腹痛开始加剧,“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平时沉默的肚子现在是痛如刀绞,自办公室到卫生间的距离骤然延长。我强打精神正常走路,痛,岂是一个字了得?这姗姗来迟的腹泻,飞流直下地突如其来,令我始料未及。来来回回地不知去了多少次卫生间,总感觉腹泻意犹未尽,好容易等快到下班时间,我给他打电话说,腹泻厉害得很,你来接我吧!他很快地就来了,很小心地扶我坐在后座上,又说不能坚持坐着,就躺下。我很狼狈地在后座上歪着身体,斜倚着靠背絮絮地说,我若不久于人世,请照顾好我的家人;又想起妈妈在我家晾台上做的酱,又切切嘱咐,别忘了每天早晨搅拌一下酱。他说,还是疼得轻是吧?没接我的话。   在小区附近有个中医诊所,我们一起去那儿咨询下,那是个戴眼镜、穿中式唐装的医生,平时和他也较熟。中医吧,可能与其他科别不太一样,生意应该过得去,人家那叫活得洒脱,个体门诊,周六周日一般停业关门陪家人。   他略略地给医生简述我的病情及症状,医生听了,却说烧退了,没必要吃药,一下子止住腹泻对身体不好,注意保暖,拿个热水袋热敷下就可以了。我弱弱地补充说,腹泻让我这个人快不行了,给开点药呗!不用吃也能好?我问。他坚持说,不用开药,腹泻是排寒。   于是我找到好久未用的热水袋,灌上热水敷着,本来天就热,加之这滚热袋子覆盖肚子更是痛苦,索性不用了。   腹痛一阵阵地,就像来了个陌生的客人拜访,怯怯敲门,看门狗犬牙呲乎狂吠不已。而且这过程都是放大了感受,延长了时间的,缠绵悱恻。经过漫长的一天零一上午,我晚上喝姜糖水,早晨吃姜蒸蛋羹,白天在班上喝热茶,多管齐下,终于慢慢地缓解了犬吠的力度与频次,等到第二天下午,犬吠减弱,如看到客人与主人把酒言欢时,呜呜地轻鸣。我腹泻是好了,但折腾了这两天,把力气仿佛全用光似的,身体明显感觉到疲软。   那两天发烧,肚子难受,也没去我妈家。身体痊愈后,和他一起走娘家,母亲笑问,瘦了吗?脸儿瘦了点似的。我心中一喜,淡定地说,可能没瘦吧,应该深色衣服的原因。这真是个意外收获啊,发烧对身体有好处,还能减肥,这真是一举两得!真的瘦了?!这样一想,我立刻高兴起来,感觉到腿上也仿佛又滋生了力气。   丈夫知道我发烧的恶作剧,觉得好笑,说“太二”,其实,有时候遇到了,体验一下也无妨。很多平时不能体验的感受,都尝到了。减肥是副产品,更重要的是我对发烧的人有了同情和理解。身体发烧可以治愈,脑子发烧,性情发烧呢?多点体谅,慢慢调理,才是办法。   湖北治疗癫痫的医院哪个更好商丘的癫痫病医院治疗哪家效果好甘肃癫痫那家强癫痫病患者应该选择什么药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