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灵异小说 > 文章内容页

【墨香】听春

来源: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灵异小说
摘要:当我们流泪过、汗淌过、哭过笑过后,就能品尝出春的滋味,开创出精神上的春天,意志里的春色,进取中的春光,让春常驻于心中。人的一生悔或不悔,欣然或惘然,都不妨抽出一点时间,善待人生,善待自己。看一看清溪中的游鱼,为那一分悠然而心动;观一观碧空翱翔的飞鸟,为那一种潇洒而向往;赏一赏湖畔怒放的春花,为那一片绚丽而满足。    当风势失去往日的凛冽,冬天的开始身影慢慢隐去,春来了。   以眼观春,可见“暖日晴风初破冻,柳眼梅腮,已觉春心动”,原野新绿萌生,田垄麦苗似毯,堤道垂柳绦绦,溪畔蛙鸣萦绕。踏青时可赏“春阴垂野草青青,时有幽花一树明”;垂柳伸枝吐芽黄,桃红染尽满心欢,繁花漫天竞艳开,百鸟唧唧争鸣忙。风筝逐云嘻天公,鹊闹枝头追逐欢,油菜花黄翻云浪,牛毛春雨添春韵。在“春风春雨花经眼,江北江南水拍天”中,颖悟东坡“似花还似非花,也无人惜从教坠。抛家傍路,思量却是,无情有思。萦损柔肠,困酣娇眼,欲开还闭。梦随风万里,寻郎去处,又还被莺呼起。不恨此花飞尽,恨西园,落红难缀。晓来雨过,遗踪何在?一池萍碎。春色三分,二分尘土,一分流水。细看来,不是杨花,点点是离人泪。”这,是一种美的享受。   闲暇之际,喜欢茗茶一杯,持书一卷,或立于窗前,或坐于桌旁,亦或徘徊于花草翠绿之间,微闭双眼,聆听季节轮回的声音,用心灵捕捉那企盼已久的令人心颤的春之声:百鸟歌喉婉转,和鸣阵阵,“入春解作千般语,拂曙能先百鸟啼”;河水潺潺而流,涌滔欢唱;庄稼拔节,噼噼啪啪;老树发芽,沙沙作响,还有阳光溅落的声音和柳絮飞舞中的喃喃语……聆听着,似银铃般声响,清越动人;似暗流涌动,哗哗悦耳。聆听着,万物飘荡在苍穹之下,流光溢彩的生命正拔节成长,如畅饮春之爱的醇香。聆听着春之天籁,似晨钟激荡,摇醒芸芸众生的梦乡,为新生命的诞生歌唱;又似暮鼓浑厚,为送走冬韵而击。“漾漾泛菱荇,澄澄映葭苇”;铮淙曼妙曲,只因天地合。循着春之音,领着心灵步入春境,漫游在百花争艳百鸟争鸣的世界里。那是三月的风轻轻敲击窗棂的声音,轻灵的尾声从窗棂跃向路边的枝柯,枝柯给于轻柔的合声。那是来自于天际的春之声,轻轻唤醒每一根胚芽每一粒种子。那些茸毡般铺展在田垄,被路人踏倒,又被雪覆盖的苗芽开始缓缓挺起、抬头、拔节。随着春风一阵阵拂过,一望无际的麦田漾起阵阵波浪,绿成春天的海洋。那是春风俏皮地爬到柳枝梢头时的沙沙声,鹅黄嫩芽在寒风料峭里的瑟瑟颤栗声和爆裂声。这是自然之神发出的簌音,万物都在在谈论着“侵陵雪色还萱草,漏泄春光有柳条”的诗家新语。   随着日子的不断增添,燕子开始紧贴河面低飞,杜鹃、喜鹊、啄木鸟、麻雀、喜鹊、布谷鸟、百灵鸟跃动于枝头。一只只都在卖弄着的歌喉,“嗡嗡、唧唧、喳喳……”啁啾阵阵,由开始的一两声,逐渐密稠起来。声声如吴侬软语,悠扬婉转;似泉如琴,婉转清脆。那花丛草间轻飞曼舞的蝴蝶、蜜蜂,一边哼着小曲,一边用翅膀打着节拍。“野花多异色,幽鸟少凡声”,春声万调,合奏成一曲交响乐,将欢畅愉悦之情传遍江南,让人的心情豁然开朗。   你再凝神静听,还能听到古老河床传来坚冰破裂的声音,那曾在冰层下潺湲了一冬的暗流,如今甩掉羁绊翻起簇簇洁白的浪花,涌起层层叠叠的波澜,拍击着复苏的河岸,流水声水击声奏响了春的序曲。沿着溪流,寻觅那份似水流年中令人怦然心动的感觉,寻觅那青春岁月里转瞬即逝的美好记忆,耳边便又会响起“繁枝容易纷纷落,嫩蕊商量细细开”的喧嚣声。这喧嚣声的嘈杂有时让人迷失在一片春情之中,有点儿困顿、还有点儿心烦,却更激起心海层层涟漪……   和风旭日之时,随着纸风车迎风而转的呼呼声,把你带回到往夕。童年时欢快地举着风车穿过山峦,跃过河流,跑向离家很远很远的山野,一路笑着跳着快乐着,毫无顾忌地释放着天真和野性。累了困了,枕着草香入眠,春风习习,小溪颤颤,弦乐铮铮。立业成家后一遇空闲也会携手家人找一块平坦的草地,放飞风筝。处处可见“儿童散学归来早,忙趁东风放纸鸢”,“几处早莺争暖树,谁家新燕啄春泥”?大人小孩奔跑欢笑,尽情享受春野的美好;沉眠一冬的心,顷刻间在诗情画意中复活,蓬勃着崭新的活力,挺拔着生命的高度。   听着春音,看着春景,一丝风儿拂面,思绪又进入一个新的意境……   是春来草自清嘛?天蓝云白,阳光的抚慰,泥土的芬芳,使小草身体充满了力量,趁春到来之际解放自己的灵魂,悄悄地从土里挤了出来,露出嫩嫩的鹅黄色的芽芽。风徐徐吹来,潇洒扫弦,草儿微微荡漾,掀起层层绿油油的草浪,率先拨动了春天的琴键,轻呤一首迎春曲。紧接着舞起嫩绿的小手,欢快地玩耍着、嬉戏着,漾起一层层涟漪,搅动一泓碧波。没几天的功夫,绿遍原野,花儿星星般散开。我用整个心灵痴迷地聆听,仿佛听见小草每一个细胞膨胀分裂的声响,根冠扎进土壤与泥沙碰撞摩擦柔嫩声响,草尖阻挡清风前进所形成的气流声。我仿佛听见种子竭尽全力顶破地皮的喘息,胚芽爆裂的微音,苗返青、树发芽、絮飞舞所发出的声响。我仿佛听见生命之河汹涌澎湃的旋律,天南地北返乡的游子急促的步履声,大江南北处处欢腾的喧天锣鼓声,人们欢聚一堂喜庆的载歌载舞声……每一片绿叶的脉纹都是一张生命的网络,春天手握着能复活生命的网络、破译种子的秘密、注释花朵奇特的神奇钥匙,开启万物生命的原发力。   是春来柳自舞吗?柳树是春天的眼睛、眉毛,是大地的秀发,也是春天最丰富的广告。春色上柳梢,嫩芽破苞出,繁星落满枝,明媚且娇嫩;眨眼间,嫩芽已变成细长的眉叶。春风拂来,风姿绰约,柳影婆娑,它们与大地交谈,与小溪沟通。我听见柳树自豪地说:“不知细叶谁裁出,二月春风似剪刀。”朋友,你可曾听过春风掠过湖面的欢畅愉悦声?可曾听过春风为柳树梳头时的软语柔柔声?可曾听过春风拂动白云时的轻轻飘逸声?……刹那间我开始明了,若没有春风频频送暖,又怎能摇醒万物的复苏?那突兀灰褐的山头,因为春风温柔的抚摸,才爆发出绿色的生机,万物才重新开始认识世界和自己所站立的位置。春风拂面时,我感受到了春的细腻,春的柔美,春的芬芳,我听到了“等闲识得春风面,万紫千红总是春。”   清晨披一身阳光,晨跑在小区园内,心无杂念,耳边便会传来葱葱柔嫩的韶华声,温柔婉转。那是露珠在依依惜别草叶,坠落的露珠呤出一行行诗韵,声声叩击心弦,一缕记忆云烟缓缓升起,开始唤醒儿时的记忆。   记得那时在我们居住的大杂院内有一棵丁香树,春来时院子里的一位老爷爷就会将鸟笼挂在丁香树上,鸟栖居于丁香花淡淡的芬芳里,沐浴春风,为周围人们送去甜美的歌唱和春天的芳香。中午太晒时,老爷爷就将鸟笼挪到阴凉处,晚上再拿回屋里。   一个春天的清晨,丁香花正开得羞涩,在清丽的早晨随风摇曳,含蓄内敛。老爷爷照样把鸟笼挂在树上后,便出去溜弯。不料回来时只见花开不见鸟,低头间猛然发现满院鸟毛,这场景让人触目惊心。再定睛一看,惨不忍睹:鸟笼残破地躺在院中央,两只盛水的瓶罐翻滚在地,旁边还有血迹。可怜的小鸟一定被邻家猫给吃了!自从开春鸟笼挂在树上后,这只肥大的白猫就从小楼后面的间隙里钻过来,在我们院子里贼眉鼠眼地转悠。想到此,我咬牙切齿,不由升起一种仇恨,便对老爷爷说:“爷爷,我听惯了鸟的叫声,特别临近春天,听到它叫就像看到了春暖花开。这只猫太可恶了,我再也听不到鸟叫了,千刀万剐也不解恨。”可老爷爷惋惜之余淡淡地说:“没事,我们再买一只吧!”接着又爽朗地笑着说:“这以后我保管你天天能听到鸟的歌声”。以后连续几年,我都在那美妙的鸟鸣乐曲中走进温暖的春天……后来成家并另立门户后,回来看望母亲时,就再也没见到这位和蔼可敬的老人和鸟的歌唱。也许,老人年岁已高不再养鸟也不再出门了吧?可那些让人充满惊喜和渴盼的日子依然难以忘怀。或许是老爷爷让我养成了听春的习惯,每年的新春我都会用整个身心痴迷地聆听奇妙的春之声,听种子破土而出的欢笑声,听生命之河的澎湃声……身处春声悦耳之中,生命中的那份独特韵味便在内心深处悄然升腾,“暖日晴风初破冻。柳眼梅腮,已觉春心动”。   窗外响起了雨声,沥沥淅淅,好一个“好雨知时节,当春乃发生”。雨点打在池塘里,滴在青草间,溅在花瓣中……初听是轻微的“嘀嗒,嘀嗒”声,如泉水溅落银盘声,叮咚不断;再听便是“沙沙沙,沙沙沙”声,像妈妈轻轻拍着孩子的背在讲述一个古老的故事,连绵不断。丝丝连连、淅淅沥沥、缠缠绵绵,柔柔的、滑滑的、凉凉的、甜甜的,春雨亲吻着梦寐以求的大地,洗涤着冬季遗留下的昏黄与惨淡,唤醒着沉睡的生命,激活着人们心头上颤巍巍的希望。春雨轻柔如银针,花洒般从鹅卵石上流过,韵音悠悠;西湖圣女般轻盈、婀娜,漫步于整个春的季节,滋润万物而不争,随即便消失的无影无踪。春雨,心甘于消逝自己以浇灌希望,情愿用自己的灵魂来换得万物新生,无怨又无悔……如果说春风是序幕,那么春雨就是高潮。如果说江南万物是五彩的琴键,那么春雨就是双灵巧无比的手,轻轻弹奏出一道道绿的波澜。若以平静的心聆听春雨轻叩窗棂的淅沥,把自己幻化成自然中的一树、一草,便沉淀了浮躁,穿越了虚华,又回到了生命的初始。   春是一卷优美的诗画,如梦桃花开,似烟柳成行。堤上青草绿,垄中小花黄。蜂蝶随风舞,晨林迎朝阳。满目春意浓,山间小道旁。倾听着一路的春音,不由地感觉到真正能触动人心的,往往不在于名山胜水、魏园唐苑;也不在于游人如织、声名远扬;而在于心境如春。即便孤立于大漠荒原,蛰居在乡野山村,也能从日月冉冉、江河淙淙,风雨飘飘中,领悟到春之美,以点缀那悄悄流逝着的光阴。   原来春光若要达到无限,必赖于万物施放出万种风情去衬它,去染它,以至情至性的纯真让春升华到“吐弃到所不能吐弃;涵茹到所不能涵茹;曲折到所不能曲折”的境地,从而到达“死则可生,生则可死”的宏深之恒远境界。有了这样的境界,无限春光便装进了心中,酿成一杯香醇,即便面对“南园桃李花落尽,春风寂寞摇空枝”,心中的春色也自然而然地变成了永恒。   听春,开启人们的感情之源,心灵之泉。雪化之时,春来了,“此行江南去,千万和春住”,愿与春同在。枝繁叶茂之际,春又去了,难怪大观园里的史湘云大声疾呼:“且住,且住,莫使春光别去!”可春光难留住,有来即有去,就看我们如何把握。适时抓住,便有了生命的春天;若把握不住,春就会从指缝间漏掉。当我们流泪过、汗淌过、哭过笑过后,就能品尝出春的滋味,开创出精神上的春天,意志里的春色,进取中的春光,让春常驻于心中。人的一生悔或不悔,欣然或惘然,都不妨抽出一点时间,善待人生,善待自己。看一看清溪中的游鱼,为那一分悠然而心动;观一观碧空翱翔的飞鸟,为那一种潇洒而向往;赏一赏湖畔怒放的春花,为那一片绚丽而满足。   春,正盛载着生命和希望向有志者和奋斗者走来;他们,也盛载着希望迎着春天走去。   武汉治疗癫痫病的医院是哪个癫痫医院在那里可以冶序儿童癫痫发病率郑州的癫痫病哪个医院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