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灵异悬疑 > 文章内容页

【墨香】春天,那么近,那么远

来源: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灵异悬疑
摘要:春天的风,徐徐,缓缓,犹如女子一般的娇美。 夏季,是一个浓情四溢的季节,仿佛一夜间,浓妆艳抹的盛夏便粉墨登场。春,仿佛忽近忽远,可还是那么的留念那一季的婉约。静静的陶醉着。    起风了,楼下那棵站姿秀挺的白杨似乎不敌狂风作势的暴唳,暮色中,枝头尾梢的纤弱任疾尽的风肆意摧虐,笔直的躯干却依然站成一种高傲而卓越的姿势。刹那间,天与地连在了一起,尘沙障目的穹野因为这场突如其来的大风凸显一派洪荒远古的苍凉。   适逢这样的天气总是令我不安,并伴有末日来临般的惶恐。平时,言及生死淡之又淡,仿佛一切距离自己都是那么遥远,当磨折与苦厄来袭时才惊觉,原来,所谓的坚强不过是华丽的外表下披了一层脆弱的胞衣。   夜与昼咬合的紧了,暮色,在混沌的气相中提前落下黑色的帷幔,街灯仿佛睡醒了一般,齐刷刷睁开了惺忪的眼。大风扬尘,其势未削,夜光中便多了几丝惨淡。   非常不喜欢这样的天气,昏黄的眼界一望无边,而自己就像无数漫天翻卷的沙尘中微小的一粒,盲从于风的骄淫,那么轻缈,那么无依。   夏季,是一个浓情四溢的季节,就连路边的野花都绽放的那么无所顾忌。但相对于含羞走远的春天,我却更留恋那一季的婉约。   春天的风,徐徐,缓缓,赋吟女子一般的娇美,又和着羞怯怯的暗香,在清扬的笛音中,不知不觉就晕染出一幅桃红柳绿的暖景。只是,春风来时舒缓,去时却疾尽,仿佛一夜间,浓妆艳抹的盛夏便粉墨登场了。   这就是地域之差。当我们还在清晨的凉意中传送春的明媚与爽悦,临近晌午,却又难敌夏之。也许,这也与我的本性有关,处人,喜欢淡而真;处事,喜欢低而善。于是,秉性外延,对于过于热烈的事物便缺少过多的执着与热情,却不妨碍自己以一种静观的姿态去接受,然后再慢慢尝试去欣赏。   就如这场狂风,坐拥夏夜的风情,飞山走涧,携一地尘烟滚滚而来。风沙中,可有人听到阿宝的原生态歌曲正从遥远的黄土高原一路随风穿行?   夏天,我不喜欢这种沉闷的天气,还有刺眼的闪电呵,但我可以凭空瞻望远去不久的春天。   习惯躺在床上看书,躺在床上写字。我认为,在信息畅通的时代,用手机书写的快感远远大于在书桌前的台灯下爬格子的苦行,所以,我一直用这样的方式贴近暗夜下被自己无限放大的思绪。   于是,我一次又一次走进春的围栏。   于是,我恋上踩着春的光影无节制的盘桓。   此时,抛开与春天相关的所有文字,只是,安静的躺着,安静的听歌,安静的感受。   风势小了许多,我仿佛听见语着什么。   是梦呓吗?也许,也许。   春天,那么近,那么远……   治癫痫去北京天津专治癫痫病的医院有哪些黑龙江哪个看羊羔疯好癫痫患者在吃丙戊酸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