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励志文章 > 文章列表页
  • 日期:2019-12-23【江南】回家过年(散文)

    母亲已经坐上了赶回老家的客车,今年就她和父亲回家过年。母亲说,过年了,总得提前回家置办年货,清扫屋子。母亲收拾好行李,父亲就把她送到了车站。父亲是一名医生,在一家私人医院上班...[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23【流年】情系书屋(散文)

    常常觉得生活中许多事,都是值得深藏的。这与事情的大小、美好、善恶或是愧疚、或是感恩,都谈不上有多密切的联系。只要是走心的,都会静落心底,无法淡忘。之后的日子,记起,心便在起起...[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23【军警】突出人物(外两则)

    【突出人物】傍晚,逆潮流而动的向东行驶拥挤的公交车上,我与右边的一位突出人物一样把握着一只从天而降的吊环。他的前边俯身委曲着一位双手抓紧别人座位的一端,身穿粉红色旗袍,疑似酒...[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23【柳岸•念】甜酒(散文)

    “甜——酒糟咧,甜——酒糟咧……”家属楼下面传来清脆的叫卖声,独特的节奏,别样的韵味,为这个初冬平凡的日子点缀出灵动的气息。听到动人的音符,我记忆也飘满酒香。小时候,乡亲们家...[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16【荷塘】莫道戈壁四季浅(散文)

    或许是盘古开天辟地时将你遗忘在了这里,或许是在人们的眼里你只是一片不毛之地,或许是你身躯里承载了太多的往事沉淀,或许是你胸口上戳印着太多的悲壮史记。每当人们提起你,便会和荒寂...[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16【春秋】耕地的名字(散文)

    每一个村里的耕地,就像村里的人一样,一方方都有自己专属的名字。平时,人们按照耕地相对于村子的方位笼统称呼,如东地、南地、西地、北地,但若再具体一点儿,就得喊地块儿的名字了。细...[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9【笔尖】山野四章(散文)

    做一朵兰花 静静吐芬芳这是我第二次走进这片鱼苗场了。记得第一次是在隆冬时节,西北风“嗖嗖”的吹,刀子似的尖利,直吹的我把头缩进了竖起的羽绒服领子里。冰雪尚未消融,大片大片的鱼...[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9【春秋】收麦记(散文)

    连着几天的阴雨终于结束了,太阳出来的干脆利落,用他的火热催逼着六月成熟季的到来。一个人站在八里原上,头顶是瓦蓝的天,远处是如黛的青山,周围是麦田铺开的金黄,这金黄向南延伸到秦...[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9【暗香】红尘心语(散文)

    或许是因为某一首歌,某一个人,会让人不经意间,去追寻起关于风花雪月的记忆。风它由远及近,还未到达山谷的时候,我隐约听见空荡的山谷里,已经有了轻颤的回应,像吹着哨子的声音,在蜿...[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9【荷塘】故乡的那座七孔桥(散文)

    故乡的那座七孔桥,孤独、寂寞,从来都没有迎来车水马龙的日子,或许它的存在只是一个时代的象征,然而它却拥有一个夏季里孩子们天真无邪的笑容……七孔桥是一座古老的石桥,一共有七个桥...[阅读全文]

  • 1
  • 2
  • 3
  • 4
  • 下一页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