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励志文章 > 文章内容页

儿时的大杂院

来源:文学网 日期:2019-9-10 分类:励志文章

儿时的我住在一个大杂院里,大杂院是典型的前苏联结构,原主人回了前苏联,小院就被政府接手管理。院里住着八户人家,都是些居民户(社区居民),他们中有善良的维吾尔族大妈、乐于助人的回族阿姨、能歌善舞的回族小帅哥、会做各式美食的天津老奶奶。大杂院就像一部电视剧,每天都在上演着不同的故事

故事一 会做各式美食的的天津老奶奶

我家的隔壁住着一户天津人家,他们是这大杂院里搬来最早的一户,他家住的房子也是这院里的正房,雕花的门窗,依稀可见当时主人的气派。天津老奶奶是这户人家的女主人,我搬到这个大杂院时,她已经六十多岁了。听老奶奶说,她家是天津杨柳青人,天津人善于做美食是出了名的,老奶奶也是跟着上一辈人学做了好多种美食。在八十年代,我们的物质生活并不富裕,可老奶奶却能将普通的蔬菜做成好吃的美味。记得那时我还小,每次老奶奶做饭,我都会凑在锅灶前看她做菜,尤其对她做的千层饼,一层一层、酥酥的,那味道真是棒极了,我至今也没吃到过如此的美味。那时的我一直羡慕,我要是有这样一位会做饭的奶奶那该多好呀。

时隔二十多年,很偶然的机会,我又见到了老奶奶,她以快九十岁了,头发已全白了,可身体还是那么硬朗。我说起她做的饭菜有多么得香,她笑着说,早就做不动了。我又问她

,近来身体还好吧。她说还行,只是老伴早就去世了,现在和小儿子在一起。这次是由家人陪着专程到女儿家,趁现在还能走动,就到处走走,以后可能就没机会了。我随即说,像您身体这么好,一定能活一百岁。她笑的非常的爽朗,但愿吧,她说。

故事二 能歌善舞的回族“小帅哥”

回族小帅哥的名字叫“努”,他也只比陕西治疗颠痫药物?小两岁。帅气的脸上,是和他年龄不相符的成熟,这和他的家庭有关。他的家庭很复杂,父母离异,他和他的大姐,跟着母亲一起生活,但母亲又嫁给了他的堂哥。堂哥比他的母亲整整小二十岁,和他的大姐相差无几,这在当时是不可想象的,因此他一直都很自卑。母亲嫁给自己的堂哥后,又生了一个弟弟、一个妹妹。虽然对母亲有怨恨,但他还是悉心照顾两个弟妹。小帅哥,虽然自卑,但他一唱起歌来,俨然一个帅气的少年,每次吃过晚饭后,我都会看见他抱着吉他唱着动听的歌,歌声悠扬,充斥着整个小院。很多年后,我搬离了那个小院,再后来,听说他死了,死于一次触电事故。我为他的死而惋惜,为这个早早逝去的年轻生命。

故事三 童年回忆

小时候,院里有好多的小伙伴,那时候我们幼稚、童趣、轻狂以及无知,而我们每天总有使不完的劲,一遍又一遍的玩着‘过家家’和‘丢沙包’的游戏,不知厌烦,却乐此不彼,那时候我们才是最快乐的。

依稀记得小时候我们最大的愿望,就是自己能够赶快长大,武汉小孩癫痫的表现那样我们就能够光明正大的在老师的眼皮下逃课,每天不用再去拿着方格本练字,不需要再去做那些烦人的数学题和背颂那些拗口的古文,当然更不需要再去为了那张没有填满的作业而白白的受老师罚站。那时我们最羡慕的人就是我们的父母,他们好像每天都是那么的悠闲,除了指挥着我们却不需要再去做任何事,他们也不需要像我们一样每天去学上着无聊的课,在我们的眼里,他们就如那些掌握着生杀大权的人一样,而我们却只能慢慢的幻想着,却从来没有逃过一节课。

夏天里的我们总是起的那么早,而父母好像总是知道我们的心思,一副严肃威严的表情,一遍遍的叮嘱着我们不要去河边玩。那时候我们一致认为家长都很唠叨,悄悄的相邀几个玩伴,不顾家长的嘱咐,一起领着渔网和瓶瓶罐罐说笑着就偷偷出发了。夏季的太阳都很毒,可是那时我们都出奇的能晒,个个满脸通红的样子,一边捉鱼一边洗澡,相互间打得甚是高兴。那时我们总是有一副年少轻狂的感觉,总是要玩西安治疗癫痫的专家到深夜再回家,然后趁着天黑悄悄的藏好自己的战利品,好像自己从未出去过一样。但是家长好像永远都有对付我们的办法,趁着我们不注意的时候,使劲的在我们的身上划上一道,这时,我们就算再想伪装也无济于事了。接下来等待着我们的将是父亲严厉的跪罚,虽然我们早已经习惯了,但是当我们犯错时,心里的惊吓多少还希望有点侥幸能够出现,可是那样的侥幸却永远也没有惠及到我们。而我们却一直是在争吵与嬉笑声度过了很长时间。

年复一年,日复一日,小时候的我们会在街上和玩伴为了一件小事争得面红耳赤,谁也不肯妥协,直到各自的父母来调停为止;我们会拿着一毛钱的雪糕在玩伴面前不停的炫耀;甚至我们会以穿上回力鞋而高人一等。可是现在,这些已经随着时间慢慢的流走了,而我们的童年也这样消逝在了岁月的长河里,那些仅留的快乐现在也成为了我们永远的遗憾。

后记:

如今已过了三十多年,大杂院也已面目全非,大杂院里的人也早已搬离,各奔东西,只有大杂院那斑驳的雕花门楼

依然矗立在夕阳下,似乎在述说着那久远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