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伤感散文 > 文章内容页

【心音】让我远远的看着你

来源:文学网 日期:2019-11-4 分类:伤感散文
(一)      习惯性的,月儿打开电脑随便播了一个电影就开始绣鞋垫。这双鞋垫是月儿用旧床单做的,上面还请朋友画了一个漂亮的苗家阿妹。此时,还早,网吧没人,用不着费心神,月儿便一边穿针引线一边听着电影里的对白,时不时地还瞟上两眼,看看电影里的女主角是不是很漂亮。时间总是不紧不慢的前进着,一朵粉红的牡丹也慢慢地在蓝色的鞋垫上绽放开来。月儿喜欢这样,边看电视剧边做手工活,让人觉得她是很忙碌的样子。   “上网!”没戴麦,月儿听见有人喊,还不及回头招呼,肩头被人一拍,绣花针扎在了月儿的手上,她的大拇指马上立起了一颗圆圆的血珠子。“老师。”对面的人满脸歉意。月儿满脸迷惘,不做老师N年,这个称呼仿佛来自上个世纪。   “我是阿吉,五年级一班23号,阿吉啊。”“哦,是阿吉啊。”月儿想起来了,五年级一班是她师范毕业带的第一个班,阿吉则是全校有名的双差生。   月儿上课的当天就有老师在她面前数落阿吉,说阿吉就好比那熬不烂煮不熟的铜豌豆,长得人高马大,模样也算清秀,可整天就只知道打架,像个黑社会的小混混。那老师还举了个例子说,他为了报复老师的家访,竟然趁天黑把老鼠药放在了老师家的鸡笼里。   面前这个黑黑壮壮的人还真让月儿没办法与当初那个‘老油条’混在一起。“长大了,比我还高,我都认不出来了。”“呵呵!”阿吉笑,“我当兵刚回来,听说老师开了这间网吧。”“我......”月儿我了半天,还是不知如何回答,学生已经成人,自己却沦落到下岗。不到10年的时间,却发生了太多太多的事情,月儿有点惨然,往昔的日子根本无法回顾。“老师,看见老师真好。”阿吉很懂事的岔开了话题。月儿淡淡地笑,亲切温和,近年来月儿已经很少笑了,记得以前月儿是很爱笑的,站在讲台上,月儿总是一副灿烂若花的样子,学生们都很喜欢她,愿意把心里的话说给她听,也愿意与她一起分享生活中的趣事。能够驯服阿吉这样的差生,多是因了这温柔的笑容吧。   “老师,你一点都没变,还是老样子。”阿吉接着说,说话的时候,眼睛一直盯着月儿的脸,令月儿感觉到有一丝不自在,她的脸腾的就红了,虽说站在面前的阿吉是自己的学生,毕竟男女有别,月儿转过脸故意换了话题:“去上网?我这配置比较高,网速还行,玩传奇吗?”“呵呵,不会啊。”阿吉傻笑,伸手挠了挠头:“还不都是以前被老师给管怕了。”月儿又笑:“如果当初我不管你,你恐怕连小学也念不完,现在还不知道在哪里做苦力呢。”“呵,是该谢谢老师的。”“给你开台机,老师请客。”“不要了,我真得不会玩。黑龙江中亚医院收费 各项检查都公开”“很简单的,喏,我给你申请个QQ号,不会五笔还不会拼音吗?老师以前给你补得那些课应该没白费吧。”月儿想幽默一回,顺手把鞋垫望电脑的显示器上一放,按了下鼠标就关了电脑里的连续剧,然后打开了QQ。   “下次吧,下次我再来跟老师学。今天,就想来看看老师,有好多话想对你说。”阿吉这样一说,月儿也就停止了动作。   “老师,还记得那次我挨打的事吧。”月儿当然记得,月儿对阿吉印象最深的就是那次,数学老师说他逃课了,把他叫进办公室。那老师也是脾气不好,骂了阿吉几句,阿吉顶嘴,老师气不过就去提他耳朵,结果阿吉就与数学老师打起来了。月儿听到声音赶过来,阿吉正冲出办公室往外跑。月儿追上去,想拦住了他,被阿吉一把推在地上,那时候的阿吉就像头蛮牛,月儿根本就拦不住,只好通知了阿吉的父母,让他们去找他。   傍晚,月儿去家访,是阿吉爸爸开的门,阿吉家黑黑暗暗地,没开灯,屋里的陈设看不太清楚,感觉上那些家具都很旧了。月儿把白天发生的事情简单地说给了阿吉的爸爸听,阿吉的爸爸抄起皮鞋就往阿吉身上打,这时候,阿吉妈妈从厨房出来,伸手去拦,手背还挨了几下,阿吉爸爸才住了手。“快给老师认错,以后在学校要听老师的话。”阿吉爸爸说话的样子很凶。阿吉妈妈也在一边哄:“听你爸爸话,快给老师认错。”阿吉没听爸爸的话也没听妈妈的哄,死不开口倔着嘴用愤怒的眼睛盯着月儿。“你这个臭小子,看来非打死你不可。”阿吉爸又提起皮鞋。“不要打了,不要打了。”月儿心里不忍,就去拉,这边,阿吉的妈妈哭了:“你怎么就这么不争气啊。”阿吉走到屋后取了根毛巾递给他妈妈,依旧倔强地站在那里。“臭小子,还不认错?”阿吉爸爸又要发怒了。“这样吧,阿吉先去我那里,把今天落下的课补上。”月儿第一次面对如此混乱的局面也不知道该如何处理,转过脸她声音很轻却很严肃地对着阿吉说:“去拿书包。”刚才还死犟着的阿吉,这时却有变得异常老实乖乖地拿了书包。   出门后,阿吉问:“老师,我们去那里。”对啊,去那里呢。晚风徐来,有胭脂花的香味,月光洒在地上,清凉怡人。月儿看见阿吉捂着手,“很痛,对吧。”“不痛!”还是那倔强的口气。“我看看。”月儿拉过他的手借着月光,感觉有点肿。“这样吧,先去我那里,洗把脸擦点药。”阿吉没说话但跟在了月儿的后面。   开门,月儿的家很干净也很漂亮,墙的一面放着单人床,一顶粉红的蚊帐让房间有点梦幻的感觉,桌子上还有一束绢制的桃花,这样整个房间就充满了粉粉柔柔的公主味,对面墙上有一副字,是月儿自己写的——“惬意”两个大字,虽然谈不上笔力刚劲却也有那么点感觉,呆在这样的房子里的确让人觉得很满足、很舒服。   “早知道这样我就不去你家了。”月儿边说边找医药箱,没注意阿吉还拘束在站在门外。“老师!”听见阿吉喊,月儿回头:“进来,我看看,呀!都肿这么高了,还说不痛,你那么倔做什么。”“习惯了!反正老师一告状爸爸就打我。”“你爸爸还不是恨你不听他的话,都读5年级了,应该懂事了呀!嗯,对了,有没有想过长大了要做什么?比如说,当老师?当医生?”“我才不当老师,老师只知道告状,我长大了要当兵,拿枪,真枪。”   想到这里,月儿笑了。阿吉有点尴尬:“我那时候是不是特别可笑。”   月儿又笑,“是啊,很可笑,但也很可爱。”   “老师,现在你还觉得我很可爱吗?”阿吉的样子像是迫不及待地想知道答案。   “是啊,你一直都很可爱,至少在老师的心里是这样的。”月儿说的都是实话,没有敷衍。   “老师!”阿吉停了一下,火山爆发前的沉默,一些话就在阿吉的口边,拦也拦不住,“老师,你知道吗?你之前,没人说过我可爱。那时候,所有的老师都不喜欢我,叫我老油条,说我不学好,没药救。只有你,只有你才会认为我可爱,我很感动,就因为你这个可爱,我才听你的话,让自己做个好学生。”   “你做得很好啊。”   “老师,后来你还问我凭什么可以当兵,我说我力气大,打架第一。”   “是啊。”月儿仿佛又回到了过去的时光,“你啊,还是老样子。说起话来就没完没了,有时候就干脆一句不说。”   “听我说完嘛,老师。那时候,老师给我说过自己的梦想,对吗?老师说你小学时的愿望是当老师,当一个优秀的老师,到了初中还是当老师,一个优秀的老师,到了现在还是当一个优秀的老师。当老师容易,成绩好,考上了师范类的学校就可以了,但当优秀的老师却并不容易,老师,其实你做到了是吗?我知道你有优秀教师证书的,可是你为什么要放弃你的理想?你以前教我,一但有了追求就千万不要放弃,可是现在,你为什么成了网吧的老板而不是学校里的老师?”   “你,我生气了。”月儿真得生气了,还没人敢这样直言不讳地教训她。而他,一个学生,凭什么。   “老师,我今天是专程来找你的,我去了趟学校,你以前找我谈心的地方我都走了一遍,我很想念以前你教我的那些日子。”   “我在这里很丢脸吗?如果不上网,你可以走了。”月儿下了逐客令,她想哭,很想痛痛快快地哭一场。   “老师......”阿吉一把抓住了月儿,激动地说:“老师的苦我都明白,老师,绳子写信告诉过我,说你结婚了,回来就是想看看老师,看看老师过得好不好,幸不幸福。”   “阿吉,放手,快放手,你这是做什么。”   “不,不,我不会放的。以前,我小,没办法说出来,现在看见老师这个样子,我没办法控制自己。”   “说什么啊,这是老师自己的事,你放开,快放开。”月儿拼命地挣扎,终于甩开了阿吉的手。   “早在老师说我可爱的那一刻,我...我...我...我就开始了!就开始了!!!哈尔滨治羊癫疯医院是哪里!”阿吉站在月儿面前看着月儿,眼神很复杂,有点悲伤,有点不满,有点同情,有点向往。   月儿有点哆嗦。   “不要这样,我会生气的,不能拿老师开玩笑的。”   “老师,不要逃避!不要逃避!!装着很坚强,很能干,很了不起的样子,你的心情好吗?你快乐吗?我无法忍受看见你这个样子。”   “听清楚,我是你的老师,你的老师!老师!!老师!!!”   “我知道,很难,但是,没有办法,我一直在等自己长大,等自己有能力。老师,上课的第一天我就想怎么还有这样爱笑老师,那样的亲切,让人忍不住想去靠近你。我喜欢看着你,心里装着你,我才拼命地念书。老师,你知道吗?我喜欢站在你身边,闻你头上散发出的洗发水味道;喜欢趴在桌子上看你一口一口慢慢喝水的样子;喜欢你皱着眉怨我上课不认真学习又不努力了。其实,后来的课我都很认真地在听,你说过我不笨的,对吗?我真得不笨,你上课讲的那些我都听懂了,那些作业我都能做出来,可我还是会故意错几道题,只是想你把我叫去办公室,我能在你身边多呆一会儿。”   “阿吉!”月儿想阻止阿吉。   “老师的爱人背叛了老师对吧,老师会离婚的对吗?老师根本就没比我大多少,5岁算什么,不要老是把我当孩子看。以前,看着老师与男朋友牵手,我会蒙着被子哭,恨自己太小,我只有默默地祝福老师幸福,老师结婚那年我去参军,离老师远远的、远远的,我以为看不见老师我就会忘记。可是没有,一天也没有,晚上做梦,全都是老师的影子。现在,看见老师这个样子,如果还不说出来,我真得会疯的。”   “阿吉,不是你想得那个样子,真的,不是那样的,不是那样的。”   阿吉如此深情地表白,月儿害怕,阿吉是个好孩子,月儿感受得到阿吉对她的依恋,即使考上重点中学后,阿吉还常来看月儿,时不时带点小礼物,月儿手机上的吊坠就是当初阿吉买的,虽然很旧了,月儿还是喜欢,舍不得换掉。那是个可爱的小巴比娃娃,穿着粉红色的裙子,眼睛大大的,阿吉给月儿的时候就说,见这个巴比娃娃很像老师的样子,所以才买了想送给老师。当初月儿接受阿吉的这些小礼物,也没想那么多,以为这只是感恩,学生给老师小礼物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   正在月儿不知所措的时候,网吧来了客人,月儿正好借机会摆脱了和阿吉面对面的尴尬。其实,来网吧的都是些老顾客,根本用不着月儿去招呼的,但她却故意忙得仿佛分不开身顾及阿吉似的。站了一阵后,阿吉闷闷地说了声:“老师,我回去了。”也不等月儿答话,就走了。   慢慢地,网吧开始热闹起来,CS的枪声一阵胜过一阵,再也没办法恢复到清晨的宁静。月儿又拿起鞋垫,绣了两针,却老是走错针脚,这样绣了拆,拆了绣几个回合之后,她干脆懒得绣了。上了QQ与几个不熟悉也不陌生的网友瞎扯了几句,觉得很没意思,又去打牌结果一直输,恼得她干脆一把关了电脑。阿吉,都怪阿吉,这个阿吉究竟怎么回事?他一定是存心的,他恨我当初害他挨打,故意来看我的笑话吧。不会的,阿吉应该没那么重的报复心理,难道他真的会?不会的,不可能的,一定是那里出了问题。   这时候,有人结帐,月儿居然弄错了时间,直到对方提醒,月儿才发现少收了10元,连忙挤出了个笑容来,给那客人道着谢谢。   天黑了,过了午夜12点,月儿关了门窗,任由那些通宵的人们迷恋在虚拟的世界里,自己则合衣倒在网吧包厢的沙发上。离开学校,失去家庭,月儿再没心情照顾自己。常是这样随便地在沙发上打个盹、眯一会,一日三餐都交给了康师傅。   人总是容易被夜色诱惑,月儿很渴望有人关心自己,爱护自己,即便是有人帮着泡碗面。如果阿吉在,他会给自己泡面吗?以前辅导完阿吉,他总会给月儿端一杯胖大海茶,然后陪着月儿批改作业,等着月儿送他回家。   老公移情别恋,月儿阻止不了。她也试过要拉回他的心,可是他们之间的距离却越来越远,婚姻的裂缝影响了月儿教学的心情,加上期末统考的失误,校长很委婉地告诉她她不适合带毕业班,让她去教2年级,这很明显地是在警告月儿。月儿不想误人子弟,她干脆打了报告,停薪留职开了间小网吧,从家里搬了出来。离婚这个问题,月儿从来没想过,搬出来,只是想给两个人一个距离和空间,希望自己不在的时候,老公能想到自己的好。   刚结婚那阵,老公对月儿蛮好的,月儿的脚有风湿,遇见刮风下雨便武汉治癫痫哪家医院更为专业疼得难受,结婚后,老公就睡在床的另一头抱住月儿的脚,就这样日复一日,月儿的风湿已明显好转。还记得月儿切菜时不小心,把手割破了,缠了纱布,老公就不让她沾水,除了每天给月儿洗脸、洗脚、洗衣服外一日三餐他也包了。月儿一直深爱着这样的老公,只是她不明白,为什么老公说变就变了呢? 共 10077 字 3 页 首页123下一页尾页 转到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