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生活随笔 > 文章内容页

【柳岸·走过】电影散场了_1

来源: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生活随笔
摘要:是这些露天电影,在乡村寂寞的夜空下喂养着人们瘦弱的灵魂,让他们在清苦的环境中,不孤单,不畏寒,富足而温暖。我越来越怀念那远去的大队部的老槐树、幕布、长板凳,还有那个扎着羊角辫神情专注的小丫头…… 一   或许和年龄有关,或许和近几年的生活阅历有关,几经挫折和磨难,不惑之几年的我越来越怀念那些消失的、逝去的童年。   光阴里的故事就像生了翅膀守候在心门口的秋虫,等你一闲下来,它们便连蹦带跳、大呼小叫地簇拥着跳进来,于是旧时光里的一幕幕盛大恢宏的场景在脑海中轮番上演,那么清晰,那么温暖,每每让我流连其间,回味久久。   夜深了,我被窗外明晃晃的大月亮唤醒,伴着秋虫不紧不慢的声声鸣唱,今天晚饭后路过老电影院门口时儿子的一句话“电影散场了”又在耳边响起。   儿子的话像一个魔咒,说得我心头一热,瞬间,些许的感动在脑海中氤氲翻腾。      二   想起去年十一期间,在乡下三姐家小住的情景。   刚吃过晚饭,大街上响起喧闹的喇叭声和孩子们的喊叫声。原来是为纪念抗战70周年,电影下乡。   儿子和两个外甥闻讯,抱起椅子就跑。   收拾完毕,我怀揣激动与兴奋紧随孩子的脚步向大街走去。我是多么怀念小时候看电影的时光呀!   很久不见这样的场景了。没有装饰多么华美的场地,只需在大街上用两根杆子挑起一块幕布,放电影的机子也早已换成投影仪,省去换片子的繁缛细节,一部电影从头放到尾。就像网络时代看电视剧一样,再也不用晚上等、白天盼;更没有夹在中间无聊广告的烦扰,只要想看,想看几集看几集。痛快是痛快,只是少了分分秒秒的期盼,总感觉缺了些什么。   犹记得,小时候看电影的情景。那时候,我们盼电影就像盼过年一样。通常,放电影的还没来,我们已早有耳闻,今天在哪个村,明天去哪,后天到哪,清楚着呢!只要临到我村,下午一放学,等不及吃饭,我们姊妹几个就抱着椅子、扛着凳子去大队部占地方。   我们一家八口人,占地方的任务光荣而艰巨。我们小姊妹三个匆匆来到场地,那里早已来了不少小孩,黄金位置早已被他们占去,我们赶紧把凳子靠过去,一一摆好后,便再也不敢离开。因为一离开,就会有人给你挪了地方。我村有几个小子很是霸道,经常欺负女孩,明明来晚了,还硬是把自己的板凳往中间塞,把别人的使劲往外挤。通常,我们都坐在凳子上,瞪大眼睛,寸步不离。   几近天黑时,在孩子们的千呼万唤中,放电影的人终于骑着大金鹿自行车姗姗而来。大人们也已忙完一切,陆续赶往场地,于是,大队部的院子立刻沸腾起来,孩子喊大人的声音,大人唤小孩的声音络绎不绝,这场面一直持续到电影开始。我们等家人坐定,便开始享用起父母带来的食物,要么是香喷喷的煎饼卷撒盐粒的煮鸡蛋,要么是素淡爽口的煎饼卷辣菜疙瘩丝、豆腐块。即便是咸菜卷大葱我们也会吃得格外香甜,或许是咀嚼出看电影的幸福感了吧?   当放映机那投放到幕布上的光束亮起来的时候,很多人便舞动起手臂,于是,很多只手,大的小的手、张开的手、攥着拳头的手一起在幕布上欢快地晃动,一如他们欢快的心情。换片的功夫,小小的场地喧喧嚷嚷,人们的感叹声、议论声、唏嘘声,孩子的尖叫声、欢呼声、呼唤声在人群上空此起彼伏。一旦电影开始,不用谁喊,便立马鸦雀无声。   通常,电影开始前或是一部电影放完后,都要放几分钟的短片,人们都喊“夹眼片”,我不懂,小小的脑子里总会冒出怪怪的念头:夹住了眼睛怎么看?那时真是奇怪,也不去请教大人,一直就这么迷惑着,长大后才明白,哪里是什么“夹眼片”,“加演片”罢了!说不上小时候的自己有多蠢笨,明明不懂,却总爱归纳,例如,我的大姨夫叫姚广成,在姥姥村上当支部书记。我村的支部书记叫孟凡成,我就会马上归纳:凡是在村里当支部书记的都是叫某某成的。现在每每想起,都为自己的年幼无知哑然失笑。   有时,人多,正面实在看不到,便有很多人跑到反面看。出于好奇,我曾到反面看过,清晰度当然和正面没法比,再就是字幕全是反的。但是,也足以过把电影瘾了,总比什么也看不到强,所以也鲜有人抱怨。不管坐在什么位置,不管看懂看不懂,无论是谁,都一副津津有味的模样,太久的期盼终于如愿,谁还会在乎这些呢!谁也不想错失电影前的分分秒秒。   那时候,落后的村庄实在没有多少娱乐,所以,即便同一部电影在几个村里轮流放映,劳碌了一天的人们也总会早早吃过晚饭,领着一家大小,追逐着电影的脚步,在邻近的几个村子看上一遍又一遍,乐此不疲。      三   越是瘦弱的灵魂越需要喂养,那份心有戚戚的共鸣是任何物质所不能填补和满足的。记得在朋友空间曾看到一段文字,感动至今。   文中写道:“前段时间,娘在我家,我给娘泡了一杯苦菜茶喝,娘看到苦菜,向我说起一部电影《苦菜花》。那部电影,娘没看,因为那是我和弟弟都小,又是冬天,娘在家陪着我们睡觉了,是父亲一人去看的。看完电影的父亲回到家,趴在炕上呜呜大哭。娘说:‘你哭啥?撞鬼了?’父亲不吱声,待哭够了,才说出了原委。原来是父亲由电影想到了自己悲苦的童年。”   如今,我早已记不清那时看过的电影的名字和内容,但是电影散场后边走边睡的情景却历历在目:跟在大人身后,要么牵着妈妈的手,眯着眼,一路走一路睡,眼睛睁不开的感觉实在难受,心里发誓,明晚决不再去。第二天,一吃过晚饭,几乎想都不想,就跟随大家的脚步,再一次走在看电影的路上。昨晚的誓言早已抛到九霄云外,好像是在梦里说出的一般,模糊而遥远。   那时看电影,最担心的就是天公不作美。本来一整天都是万里无云的,可是到了傍晚,我们担心的事还是发生了。只见一片黑云从北边压过来,接着是一阵风从北方刮来,低低的云脚被风追逐着飞速地向南奔跑,我们的心也被揪得更紧,心里和尚念经般一遍遍地默念着:“云彩向南雨连连,云彩向北一阵黑,云彩向东一阵风,云彩向西披蓑衣。”唯恐背错,却又心存侥幸,该是“云彩向南一阵风”吧?谁知,好不容易盼到电影开始,那无情的雨全然不顾我们的感受,一滴一滴地洒落下来,一如我们伤心焦急的眼泪。要是一直这么慢慢落倒也没什么,可是,不解人意的雨偏偏挥挥洒洒、酣畅淋漓地下起来。被淋湿的幕布在人们惋惜的、不舍的目光中慢慢收起。大雨浇灭了全场人的热情。“云彩向南雨连连!”不知谁喊了一句。于是,一小会儿的功夫,喧嚣的人们被大雨驱赶着跑回家,本来热闹的场地只剩下哗哗的雨声。      四   如今,那热闹的场面再也没有,那份热切的期盼再也没有。放电影的人虽然开着汽车,但却再也没有了当初被人们前呼后拥的魅力。孤零零一个人来了,例行公事般打开幻灯机,便再也无所事事,要么百无聊赖地坐在一旁,要么在路上闲逛,根本没有人理睬。小时候,放映员的身份那还了得?在孩子们期盼的目光中走来,又在孩子们的前簇后拥下停好自行车,孩子们围着他帮着搬这搬那,做一些准备工作。直到电影开始,他又在人们艳羡的目光中端坐在机子旁边,熟练地换片、倒片。那时候,我们不叫“片”,都喊“轱辘”,一旦灯亮起来,大家都知道,一个“轱辘”放完,又该换“轱辘”了。   在三姐家看电影的时候,我环视了一下四周,宽宽的路上,除了儿子、外甥和我,后边还有五六个老头在边看边闲聊。   电影放完后,我一回头,发现后面除了放电影的,再无他人。他边收拾起机子边很感激地看着我们说:“怎么样?好看吧?”一种说不出的滋味涌上心头。要不是我们坚守阵地,他该是何等的孤单、难堪!   和当初看电影的热闹相比,现在,竟然冷清得令人心碎。      五   谁也阻挡不住历史的脚步,或许小时候的旧时光真得已成为历史。   犹记得,去年,区里组织全区的教干教师去参观厉家寨旧址。在“高大上”的展厅里,当初毛主席题词“愚公移山,改造中国,厉家寨是一个好例”鹤立眼前,旧时光里的生活被人们以雕塑的形式精彩呈现:有烙煎饼的场景,只见烙煎饼的妇女裹着头巾,侧着头眯缝着眼躲避烟熏的模样惟妙惟肖;有牛拉木犁耕种的场景,一头牛低眉颔首,牛毛清晰可见,仔细辨别,原来是一件牛皮裹在雕塑上,后面是光着膀子、面容慈祥扶犁的老者,再往后是挎着篮子撒种子的羞涩的媳妇……他们的穿着打扮都具有鲜明的时代印记。一些年纪稍大的老师都围着雕像发出由衷的感叹:“真是像,像极了,你看这衣服、这头巾……”他们在此看到了自己和当初真实生活的影子。   墙角一隅的一个场景看得我眼热心跳:墙上挂着一块幕布,正在播放着黑白电影《地道战》,对面,一棵枝叶繁茂的大树下,坐着几个衣着朴素的村民和孩子,他们坐在长条凳上,仰着头,目光中满是欣喜,神情专注地看着电影。塑像造型皆形神兼备,生动的场景模拟一下子把我带回童年时看露天电影的时光。四十多岁的我按捺不住激动的心情,孩子般不顾现场工作人员的制止,随着几个人快步走进那个场地。几步的距离,仿佛跨越万水千山来到童年的村部大院,那个扎着羊角辫、贪婪地注视着幕布的小丫头是那么的熟悉、亲切……   看着荧幕上的《地道战》,我依稀记起那时看的电影多数是打仗的,那时,我们还叫不出“战斗片”这么正规的名字,更弄不清楚不同时期战士的称谓,但是,这一点也不妨碍我们交流。课前课后,我们围在一起,刚看过的电影永远是话题的焦点。大家个个眼睛瞪得溜圆,瞅准时机,慷慨陈词一番,小小的心随着万千的感慨起起落落。只要谈到“咱这头”打了胜仗,“小鬼子”溃败而逃,大家便高兴得手舞足蹈,心里乐开了花;要是提及伤亡惨重,大家便沉默不语,以致好几天都打不起精神。      六   现在想来,就是那几场如干旱季节毛毛细雨般的电影,在孩子心中播下温暖的、希望的种子,随着年龄的增长,这粒小小的种子也在慢慢发芽、长大。   我在《指甲花》一文中这样写道:“看到指甲花,有种莫名的亲切之感,那是我记忆深处最美丽的花,也是乡村院落最寻常的花。记得小时候,就是那样仅够温饱的岁月,晚上看完电影回来,采来大把大把的各色指甲花,看着看着,心就醉了……能有场电影看,能手捧那么一大束美丽的花,感觉自己是那么富有,那么满足……”   是这些露天电影,在乡村寂寞的夜空下喂养着人们瘦弱的灵魂,让他们在清苦的环境中,不孤单,不畏寒,富足而温暖。   我越来越怀念那远去的大队部、老槐树、幕布、长板凳,还有那个扎着羊角辫神情专注的小丫头…… 云南癫痫病专科医院哪里最好癫痫的治疗疗法都有哪些呢?江西治癫痫病的专科医院是哪家武汉治疗癫痫病医院哪家比较专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