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诗 > 文章内容页

【雀巢征文】被历史湮没的抗日英雄

来源:文学网 日期:2019-11-4 分类:散文诗
无破坏:无 阅读:2373发表时间:2015-08-26 00:22:59 摘要:由于孔耀庭是一位身份复杂且充满传奇色彩的人物,在中坪之战随后的一场战役后,不幸染病身亡,其所在的“湘鄂边区挺进军第六纵队第八支队”不久也分崩离析。他率部打击日寇的往事,也就湮没在了历史长河里,鲜有人知。 在赤壁市(原蒲圻县)、崇阳县接壤地带,有个叫中坪的地方。70余年前,那里曾打响一场酣畅淋漓的抗日伏击战——中坪之战。赤壁籍抗战英雄孔耀庭,演绎了七百抗日军民抗击二千多日寇,打死两百余人,伤数百人的传奇故事。打破了日本兵对中国兵“以一对七”的神话,取得了蒲圻抗战时期对日保卫阻击战最大的胜利,是蒲圻抗战史上光辉的一河北哪家医院癫痫病最好笔。   由于孔耀庭是一位身份复杂且充满传奇色彩的人物,在中坪之战随后的一场战役后,不幸染病身亡,其所在的“湘鄂边区挺进军第六纵队第八支队”不久也分崩离析。他率部打击日寇的往事,也就湮没在了历史长河里,鲜有人知。      【早期活动】      孔耀庭,本名孔繁仁,字耀庭,1905年10月7日生于今赤壁市官塘驿林场中心坪村包官山。父亲孔庆风,字良圃,行二,人称良圃二爹,是孔耀庭祖父孔宪福的继子。虽家境不是很好,但父亲还是送他上了五、六年学,这在当年还是很了不起的。可他并不是读书的材料,读书不怎么样,胆子却大得很,羁傲不驯,顽皮捣蛋,是个“戳破天不补”的角色。   在中国处在军阀混战,群雄纷争的年代,有枪就是草头王。由于孔耀庭争强好胜,不甘人后,有着不一般的胆识和魄力,其性格适合当时的时代。为了出人头地,光耀门庭,他决心靠自己的精明强干,由一个土头土脑的山里人,变成雄踞一方的“诸侯”。   1927年春,孔耀庭追随蒲圻的革命者李绍先(现茶庵岭镇白石村人,黄埔军校毕业,参加过北伐战争,曾任中共蒲圻县临时县委书记,创建了鄂南赤色游击队,1930年8月在战斗中牺牲),组织农民协会进行革命活动,举起了造反的大旗。并与李绍先、李春华等人结为老庚,一起打击土豪恶霸,开展轰轰烈烈的农民运动。孔耀庭曾率领便衣队潜入县政府,俘获了县长的儿子。   革命处于低潮时期,共产党组织遭到破坏。孔耀庭因遭到蒲圻反动政府通缉,只身外逃至长沙,考进了办在长沙的中央军事政治学校第三分校(又称黄埔军校长沙分校),学期一年。1928年军校毕业后即加入国民党十三师万耀煌部,任副连长,曾到安徽与红军作战。后因十三师调往陕北“剿共”,孔耀庭便带着在安徽纳的妾沈玉清,跑回家乡,到茶庵岭任联保主任,并协助湘鄂边中心县委铲除残害革命战士的刽子手宋介凡。      【矢志抗日】      抗战开始后,各地草莽英雄揭竿而起,民间抗日风起云涌,有党派的、无党派的民间抗日队伍到处都是,甚至有孤胆英雄,手持钢枪利刃,独往独来,孤身杀敌。孔耀庭把握了这次机会,1937年,他与徐自然、冯远超、费盘民、吴文学等人结为拜把兄弟,网罗死党,收集国民党128师散失的枪支,发展武装,很快拥有300来人枪。1938年,孔耀庭与原蒲圻国民自卫大队李西平合并,建立蒲圻县国民自卫团,五百来人。李西平部有番号,因此由他任团长,孔任副团长。不久李、孔二人产生矛盾。孔耀庭胸怀大志,有勇有谋,聚霸气、匪气、才气、慧气于一身,又上过军校,不是普通的草莽英雄。1938年年底,宁做鸡头,不做凤尾的孔耀庭与李西平分裂,拖走自卫团的大部分人马,自立山头,竖起抗日的大旗。接着,又大鱼吃小鱼,吞并车埠马华轩、黄龙廖宇涛等人的自卫队,收编嘉鱼的刘勉之等部,势力迅速扩大,编为五个大队,号称千余枪。1939年,孔耀庭在百花岭截取了日军运往崇阳的一大批军火,更是如虎添翼。最后发展到九个大队,三千多人枪。孔自封为第九战区江南挺进队总司令,活动于嘉、蒲两地,打击日寇。从此,孔耀庭在鄂南声名大振,威名远播。   蒲圻沦陷后,政府官员全部逃走,政府瘫痪。孔耀庭的江南挺进队成立政治部,负责任免区、乡长,招兵派粮,维护地方治安,代行政府职权。   当年,国民党军队、共产党部队都尽力收编地方民间武装,扩充自己的势力,土匪武装也是争取的对象。为此,很多土匪被我们共产党的部队收编改造,从此走上正道,加入了抗日的行列。1938年,共产党员何权到孔耀庭部任副官,意图收编孔部,后不知何因未果。1940年5月,国民革命军第九战区收编孔部,授番号为“湘鄂边区挺进军第六纵队第八支队”,任命孔耀庭为支队长,授上校军衔。挺进八支队以嘉蒲沿江湖地带为根据地,打击日军,经常出没于陆溪口、神山、车埠、八斗角等沿江湖地区和随阳山、石坑渡等山区奇袭日军,大小战斗上百次。嘉鱼王家庄之战,击落敌机1架坠入梅湖;夜袭大沙洲机场,烧毁数架日军战机;沙坪、东流港阻击战,金狮观和沙田畈打击日军,荆泉山伏击战,等等。1939年12月24日,孔耀庭部分两路在蒲圻东南一带与日军激战,歼敌800余人,缴获步枪126支、机枪24挺,并破坏了20余里的铁路电线杆。最著名的,便是中坪之战。   据有关史料记载,孔耀庭的堂弟孔繁珍老人回忆说,孔耀庭身高1.75米左右,不胖不瘦,不爱穿军装,经常穿一身灰色衣服,骑着大马,很威风。日本鬼子很怕他。别人看见日本鬼子就跑,他看见日本鬼子不但不跑,还要打。有一回,孔耀庭在赤壁车埠与鬼子打了一天一夜,中间只隔三间屋子,他还与鬼子对打不走,勤务兵为保护孔耀庭,硬是把他背走了。车埠一战,孔耀庭部队打死鬼子40多个。   在孔耀庭影响下,包官山全村百姓奋起抗日。只要有鬼子三三两两进村,村民就会想方设法弄死鬼子。1939年,日伪汉奸阴谋策划,将孔的妻子和女儿抓到城内软禁,作为诱降人质。包官山孔家湾房屋,也被烧为灰烬。但孔耀庭矢志抗日,不为所动。日伪将其妻女关禁了两年多,最后只得释放,诱降阴谋破产。      【中坪之战】      孔耀庭对日寇的沉重打击,令侵略者对他咬牙切齿,恨哈尔滨癫痫医院哪个最专业之入骨。1941年春季大扫荡,驻咸宁日军司令部策划了一次对孔部的围剿。日军拼凑2000余人,分别从汀泗、崇阳、蒲圻三路围攻随阳中坪孔耀庭部驻地。   中坪处于蒲圻随阳山腹地,与崇阳交界,是当时八支队司令部驻地。中坪是大山之中的一块盆地,约三百多亩,四周的崇山峻岭是天然屏障,有三个险峻的坳口通往外界,别无他路。只要守住这三个坳口,鸟儿也别想飞进来,真可谓铜墙铁壁,固若金汤。   当时,孔耀庭部驻扎在中坪的兵力,只有一大队李子庆的2个中队、三大队费盘民的3个中队,另外还有八支队直属的1个机枪中队、1个特务中队,共约700余人。得到情报后,孔耀庭精心制订了作战计划,并将村民全部转移到大山里,在密林和山洞里躲藏起来。   中坪东南方向有一坳口通往崇阳,坳口外北侧是一道陡峭而高大的石壁,平直而光滑,形如门槛,号称“铁门槛”。进中坪的道路从南侧略为低矮、但很陡峭的山坡上通过。铁门槛与北坡的道路相隔不过几十米,中间隔着一条深沟。扼守在此的是孔耀庭部费盘民的三大队何斌中队,三大队另两个中队驻守在坳口两边的山峰上,成犄角之势。何斌用一个小队的兵力守住坳口,其他人在铁门槛上一字排开,严阵以待。从崇阳来参加围剿的日寇两个步兵中队,近五百人马,早早来到坳口下,想夺头功,最先发起攻击。他们不知道孔部的厉害,根本不把中国兵放在眼里,所有人马蜂拥而上,以为手到擒来,一鼓作气就可以拿下坳口。只见他们嗷嗷直叫,耀武扬威,从铁门槛对面的山路上向坳口冲击,惊得鸟儿朴楞楞地飞出了树林。铁门槛上悄无声息,只见早春的微风吹着树枝轻轻地摆动,石缝中的草芽在默默地努力向外冒。根据事先制定的作战计划,一直等到日本兵快接近坳口时,扼守在铁门槛上的八支队官兵,居高临下,随着何斌一声清脆的德国造盒子炮枪声,突然开火,用机枪猛烈扫射,手榴弹纷纷落入敌群。前面的坳口上摇旗呐喊,鞭炮齐鸣,退路被一挺机枪封住,弹如雨泼。鬼子被堵在狭窄的山路上,进不得进,退不得退,上不得上,下不得下。近距离的突然打击,使日本兵晕头转向,无处躲藏,毫无还手之力,只有挨揍的份。顿时人仰马翻,还没看见坳口,就葬身在铁门槛之下。只有一个回合,日寇死伤过半,自知不敌,再不敢、也没有能力发起第二次进攻,爬爬滚滚回了崇阳。   随阳庙在中坪的北方,建在随阳山的主峰,俯瞰群山,海拔高度六百多米,山下南侧即是中坪,西南方就是从官塘驿进中坪的另一个坳口。坳下的山沟中荆棘丛生,藤蔓缠绕,两边峭峰耸立。一条小路在右侧的山脚下转了一个弯,进入坳下的山沟,通向坳口。这里也是一处天险,易守难攻。由孔耀庭部一大队李子庆率部防守。李子庆安排二中队中队长熊正炎率部队扼守在坳口上,抗击从汀泗桥前来参加围剿的一个步兵大队。这路有一千二百余名日军,携枪带炮,是这次围剿的主力。熊派一个小队,带两挺机枪,扼守在坳口上,两个小队散布于坳口外的两边的山坡上,向鬼子打冷枪,两边夹击攻山的日军。一大队其他队员占据最高点,在随阳庙山顶上打牌喝酒,以逸待劳,随时准备策应坳口。孔耀庭来到随阳庙,在山顶上装了一柱香,向四方的群山拜了四拜。右手在熊正炎肩上拍了两下,左手对熊竖起大拇指晃了两晃,一句话没说,咳嗽了几声,跨上黄骠马,带着卫队去了西南坳口。   日军先用步兵冲锋,被打倒一大片。再用骑兵更不行,在狭窄的山路上,骑兵根本无法展开,马匹目标大,更容易被击中,倒是给孔部的庆功会留下了大量的美味。想用小钢炮轰击坳口,却近不了坳口,还没到有效射击点,在弯路前就被右边山峰上的冷枪打翻了,只好对着右边的山坡胡乱发射。山坡上是散兵游勇,东一个,西一个,对他们打炮是隔靴搔痒,毫无效果。熊部据险阻敌,与日寇激战四个多小时,交叉火力打得鬼子哭爹叫娘,岭下死尸累累,山沟中初春的积雪,被染成一片血红。日寇还真是不怕死,一次又一次组织顽强进攻,却不得寸进,只得望山兴叹,抱尸而归。   从蒲圻方向来的一股日军两个步兵中队,由侵蒲日军司令官神田正种少将亲自带领,计划从中坪西南方向的坳口进攻。据守在此的,是孔耀庭部饶鼎三中队。   神田正种所在的日军第六师团,是日军最精锐的甲种师团之一,战斗作风野蛮彪悍,号称“野兽师团”,两次参加长沙会战,是参加南京大屠杀的主要部队之一,在中国战场上作恶多端,血债累累。神田于1941年4月任师团长,升中将,1945年升任第17军司令。1945年在太平洋战场被美军打得七零八落,收到日本天皇的投降昭书后,为了保全士兵性命,立即率残部向澳军投降。   神田是饱读兵书的狂热的军国主义分子,读过两个军校。虽说骁勇善战,足智多谋,但却能审时度势,知难而退,不拿士兵的生命作赌注。他与孔耀庭在嘉、蒲多次交手,被打痛过好几次,深知孔部的厉害,不敢冒进。他们经过石坑渡,磨磨蹭蹭来到了坳下,放了几枪,作了一次试探性的进攻。见坳口上排兵布阵,纵横有道,森严壁垒,水泼不进。加之其他两路日军得不了手,死伤惨重,知道攻占中坪无望,不愿白白送死,不战而退,缩回了蒲圻城。神田的畏孔心理,使驻蒲日军减少了伤亡,却使守卫在坳口的孔部饶鼎三中队,失去了杀敌立功的机会,没能打到野兽。庆功会上,饶鼎三闷闷不乐,看着何斌和熊正炎吃着马肉,喝着谷酒,洋洋得意的样儿,他只得捶胸顿足,愤愤地骂道:“狗日的神田,为什么就你不攻山呢?”   驻守神山、小柏、宋家河、丁母山等地或在外执行任务的部队,得知中坪遭围,纷纷赶往中坪,准备抄日军的后路,兜屁股打,内外夹击,一举全歼来犯之敌,可没等他们赶到,三路日军已全部败退。日军精心策划的三路围剿,以失败告终。   抗战时期,中国科学技术落后于日本,军事教育落后于日本,武器装备、兵员素质也远远不及日本。孔耀庭以本地农民为主体的将士,并不知道什么国家的利益与民族的存亡这些大道理,他们只是凭借对日寇的仇恨、杀敌的勇气,以及天然的险阻和精心的组织,与敌斗智不斗勇,创造了以少胜多,以弱胜强,鸡蛋砸烂了石头的军事奇迹,极大地鼓舞了中国人民抗战杀敌的斗志和热情,挫败了小日本的士气,大灭了小日本的威风。中坪之战,被誉为“蒲圻沦陷之后抗战中的一次重大胜利”,也是鄂南抗战正面战场的一次重大胜利。在这场战役中,孔耀庭部以牺牲一人的代价,换来了200多条日本侵略者的生命。      【意外结局】      中坪之战后,孔耀庭还打过几仗。在嘉鱼县王家庄,他们与日军打了两天两夜。日军的飞机飞得很低,大家用机枪一起打,结果把1架飞机打中,坠入梅湖。后来,孙庭耀还把一只飞机翅膀拖到营地,进行庆功。由于他战功卓著,第九战区任命他为湘鄂赣挺进军第六纵队司令。可惜,委任状抵达包官山时,孔耀庭已因肺病于1941年10月24日离世,时年36岁。   孔耀庭去世后,湘鄂边区挺进军第六纵队八支队失去了凝聚力和战斗力,四分五裂,每况愈下,威风不再。第二年4月12日,在孔耀庭去世半年后,继任支队长许自然竟率领剩下的千余人,在蒲圻城西望山飞机场列队缴械,投降了日寇,使这支英雄的抗日劲旅沦落为汉奸队伍,曾与日寇浴血奋战的枪口,倒转来指向了自己的同胞。1939年日寇抓去孔耀庭的妻子女儿关押两年多,要挟孔耀庭投降,都没能达到目的,却在他去世后改旗易帜,令人痛心。   八支队投降日寇后,被编为两个保安大队六个中队。因为八支队名声太大,大家仍习惯称这支汉奸队伍为八支队。但此八支队已非彼八支队了,他们的倒行逆施,是不能记在孔耀庭帐上的。孔耀庭率部打击日寇的往事湮没在历史长河里,也许与他的复杂身份和这支队伍最后的投敌有关河南哪家癫痫医院比较好。但孔耀庭领导八支队抗日的功劳,却彪炳千秋。   70多年前,是中华民族处于生死存亡的危急时刻,更是全民抗战抵御外侮的峥嵘岁月。在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之际,我们应该怀念那些不畏日本帝国主义的血腥杀戮、疯狂镇压,不屈地抗争,用鲜血和生命与侵略者进行殊死搏斗,谱写了一曲曲壮丽史诗的中华儿女。他们,是名副其实的抗日英雄,是民族的骄傲,中国的脊梁。   共 5393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转到页 订阅(654)收藏(654)-->评论(10)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