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诗 > 文章内容页

【墨海】母亲的咸菜罐子

来源: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散文诗
摘要:到了晚上,很多人家基本就只有萝卜干,腌白菜,条件差的,就连腌白菜都没有,只能干喝粥了。而母亲总会从她的坛子(大的罐子,我们叫坛子)里掏出些咸鸭蛋、咸鸡蛋,甚至是鹅蛋,再从她的罐子里掏出一些腌韭菜、腌黄瓜来,给我们做一顿丰富的晚餐。 每年的这个时节,我都会从单位的腊梅树上,剪几支梅花拿回家插瓶(院子里只有我懂一点树木的修剪)。今年,我又剪了几枝腊梅拿回家,将它插在从母亲那儿拿回的陶罐里。红褐色的陶罐,配上腊梅花儿,立刻便显得古韵悠悠,诗意十足。   这样的陶罐,我有三个,大小不一。   这三个陶罐,是母亲去世后,我拿回家做纪念的。   去年母亲意外去世,心中一直难以释怀。母亲一生,除了忙绿维持生活外,几乎就没有留下什么值钱的东西。仅有的一副金耳环,我给了姐姐;剩下一副银镯子,给了哥哥的儿子,这是母亲在生前早就交代的。余下的东西都很一般,哥哥、姐姐让我挑选一些做纪念,我便选了母亲用来泡菜的陶罐。哥哥、姐姐甚是不解,说这罐子很粗糙,你要这有啥用呀?其实,他们哪里知道,这坛坛罐罐里,满满的都是关于母亲生前的那些记忆。   小时候,家家的日子都不是特别好过,缺粮少菜是常有的事情,可是印象中我们家别说缺粮,就连菜也没缺过,这一切全要归功于母亲的勤劳和聪慧。   初春时节,万物萧条,花草树木还没有发芽,更没有多少蔬菜可供选择,家家户户只能靠吃萝卜干,腌白菜度日。而这时,母亲总会从她的咸菜坛子里,掏出些咸鸭蛋、咸鸡蛋,给我们补充一些营养,或煮或炒,皆是一份美味,一份口福,更是一份细腻的母爱。   母亲这样的咸菜罐子大小不一,共有三个。大的基本是腌白菜用;不大不小的那个,是腌鸭蛋用的;最小的那个,就是腌制韭菜、香椿的。   每年的春季,咸鸭蛋还没有吃完,鲜美的香椿就下市了。这时候,母亲总会买来一些豆腐,给我们做香椿拌豆腐吃,嫩绿的香椿芽,用开水烫过之后,细细地切碎,加上白白的豆腐丁,别的什么调料都不需要,只要一点盐拌一拌,吃起来就满口清爽,唇齿含香了。随着季节的脚步的前行,香椿叶芽大了也些,分量也多些了,母亲就会用它给我们做鸡蛋炒香椿吃,嫩黄的鸡蛋,青绿的香椿,一爆炒,就立刻香味满屋,青绿伴橙黄,光看,就充满着诱惑。   那时候,家家户户门前院后,都会栽种上几棵香椿。随着春风吹拂,香椿芽渐渐越来越大,母亲就会将吃不完的香椿,放在不大的陶罐里,撒上盐,腌制起来。想吃的时候,只要掏出一小把,切碎即可。有时候,母亲也会掏出几根来,并不切,整根吃,说这样吃更香,那多半是吃面条的时候,而孩子们那时大多是不喜欢腌香椿的,因为香椿刚入口时有些许难以接受的异味。   夏天的时候,物品总是很丰富。母亲在工作之余,会在家前屋后种植很多蔬菜瓜果,包括黄瓜、西红柿、豆角等,每天都有鲜美的菜肴。只有到了冬天,新鲜的蔬菜没了,这时候才会感觉没有什么菜吃。   夏天因为蔬菜多,母亲就会在陶罐里腌制一些韭菜,有时候还会放上一些尖椒和小黄瓜,韭菜罐子里的辣椒、黄瓜特别好吃。秋天的时候,就会腌白菜,那时候家家户户都会腌制白菜,很多人家都用大缸腌制,而母亲每次只腌制一坛子,因为她还有腌韭菜和咸鸭蛋呢。   冬日的中午,家家基本都是烧大白菜,(也就是大白菜放点盐煮煮,那时候油很少,一个人一个月也就几两油,所以菜里的油少得可怜。)条件好点的人家,就是粉条烧大白菜,最好的就是猪肉烧大白菜了。可是猪肉烧大白菜,一周就只能吃到一次、两次。每次吃到猪肉烧粉条,感觉那就是天下最好吃的菜肴了。   到了晚上,很多人家基本就只有萝卜干,腌白菜,条件差的,就连腌白菜都没有,只能干喝粥了。而母亲总会从她的坛子(大的罐子,我们叫坛子)里掏出些咸鸭蛋、咸鸡蛋,甚至是鹅蛋,再从她的罐子里掏出一些腌韭菜、腌黄瓜来,给我们做一顿丰富的晚餐。   而如今,母亲已经不在了。她的那些坛坛罐罐,我实在不忍丢弃。于是我把它们拿回来,用清水、用鲜花供养起来,权作对母亲的一份思念。   腊梅还在盛开,暗香在我的周围氤氲着,不肯散去,就像我的思念,那么长久,那么绵绵不断。 灵武市怎样找到靠谱的癫痫医院癫痫病发作怎么急救昆明治疗癫痫的专业医院费用贵吗西安去哪里治疗癫痫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