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诗 > 文章内容页

【柳岸·憧憬】走向三观亭

来源: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散文诗
三观亭很小,偏在乳山银滩一隅;三观亭很有名,源自秦始皇曾经在此驻足,留下不老的故事;三观亭就在我老家正南方,去过好多次了,可谓熟门熟路。   不料,昨天驱车在银滩通衢大道上,折腾了两个来回,竟然没找到。老婆打开导航,结果被导向了10里外的一栋旧别墅。真让人笑掉大牙,连自家的门都找不到啦?   性子耐住一点儿,车速慢腾一点儿,眼睛细致一点儿,终于……泊车,下车,一抬头,嗨呀,有块不大的牌子上委委屈屈地写着“三观亭”三个小字,下面有个蓝色的小箭头。难道三观亭有谦虚之德,不敢像兰亭、醉翁亭、陶然亭那样酣畅淋漓地被书写?   走了几步,有些疑惑,这是啥地界?禁不住回头看看指示牌,没错啊,是“三观亭”。可是,眼前,一个阔大的广场,一棵高大的松树,一块巨大的石头,石头上镌刻着巨大的“福如东海”。凑近了看,石头是假的,松树也是假的。   三观亭在哪里呢?一向很自信的老婆也有些迷糊了,怎么就不见影了呢?   绕过一大片废弃的、似乎从来没住过人的别墅,豁然开朗,这就是三观亭的地界。正兴冲冲走着,有台大吊车横在路中间,正在把一棵高大的松树连根拔起,我心中一阵的痛。银滩,本来是一道茂密的防护林,小时候,是我们玩乐的好去处。松涛阵阵,海沙洁白,鸟儿婉转,风儿轻抚,仿若神仙境界。而今,高楼林立,马路绵延,一片尘俗。   看到路旁有个泥土小路,遂决定从这里走,眼不见为净。   小路是从松树林中间踏出来的,“曲径通幽处,禅房花木深”这样的意境现在很难找到了。路两旁的枯草中间已经朦朦胧胧显出了绿色,让我灰暗的心情清爽了许多。   路旁有纵横交错的沟壑,上上下下长满了树。树形真的不咋样,没一棵成材的,但是我喜欢。城市大道两旁的树木再伟岸我也不喜欢,它们如同拙劣的油画,矫揉造作。   越往里走,空气越清新。风儿穿过松林,萧萧而鸣。鸟儿掠过树梢,啾啾有声。从枝桠间望去,天空格外蓝,云儿格外白。   一位农妇推着一大车的柴草,大汗淋漓。我急忙闪开,帮她推上一个斜坡。农妇向我微笑了一下,我也点点头。目送她远去的背影,像极了我母亲当年的身影。   前面一道沟,失修的石阶已被遗弃,人们在林间又踏出一条道儿。这更好,走在林间,就得走泥土路,如若还将脚步敲打在水泥路上,何必来到这里呢?   一根松树枝横在面前,我轻轻扳住,缓缓松开,如同跟一个好朋友的握手与挥别。这里,决不能披荆斩棘,你是来享受大自然的,就必须得有所尊重,有所敬畏。   终于,浓烈的海风的味道扑面而来,三观亭隐隐约约在树梢跳跃着。松树更密更绿,似乎就是为三观亭而生,为三观亭而盛。   通向三观亭的是一道曲折的白色走廊,走廊两边松树森然,在呼啸的海风的吹拂下,齐刷刷摇晃着枝桠,像是殷勤的招呼着,更像是扫荡着尘埃,让空气更洁净。老婆身着红色风衣,拾级而下,虽算不上增色,倒也别有风致。她不时侧望,是钟情于左侧的悬崖上耸立的青松,还是迷恋着右侧碧蓝的大海?   两男一女从三观亭下来,不时地选景拍照,一个说,“五一”来就更好了。一个说,今天有今天的景色,能代替吗?是啊,人能等景色,景色岂能等人乎?小时候的风景,已经被岁月修剪得踪影皆无。秦始皇时候的风尘早被海风吹向天际,让我们只能在三观亭作辽远的遐思。   三观亭,伫立于陡峭的崖石上,真的很小,我走了一圈,25小步,拢共容不下20人。看不出有什么雕梁,也没发现什么画栋,仅有四尊石墩供游人小憩。   为什么秦始皇能在这里驻足?我想,山不在高,有仙则名;水不在深,有龙则灵;亭不在大,有景则胜。这里三面环海,一无遮拦。远处空濛苍远,白浪翻涌,“水天一色玉空明,便似乘槎上太清”;近处澄澈碧蓝,银沙绵长,“鸥鸟亦知人意静,故来相近不相惊”。   回首北望,葱茏的松树林如同一幅巨大的绿色帷幕,将繁华的都市悉数屏蔽。蔚蓝的天空中飘着絮絮盈盈的白云,海风阵阵,松涛萧萧。左右白色的悬崖上,遒劲地挺拔着青松,历经千秋万代的风霜,至死不渝地护卫了三观亭,护卫了人们心灵深处的静谧。   秦始皇翘首于此,心潮起伏,观看着旭日东升,观看着海市蜃楼,观看着——多么希望徐福破浪而回,带回长生不老的灵丹。可惜,造化弄人,没有给任何人特权,纵使彭祖,也止于800岁。谁能胜过自然?   来得晚了一点,没有看到海上的日出,有些遗憾,但缺憾,本身不就是一种美吗?人生一切都圆满了,不是就没意思了吗?   我不是秦始皇,不需要徐福的归来。我不是秦始皇,不需要不死的灵丹。我不是秦始皇,不必看到虚无缥缈的海市蜃楼。只希望,葱茏的林海不再少一棵;只希望,碧蓝的大海,永远在眼前;只希望,每天的旭日都幸福地升腾…… 患上癫痫病应该怎么治疗呢哈尔滨儿童羊角风最好的医院北京专业的羊癫疯医院哪家好郑州治癫痫的医院哪家比较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