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大赛 > 文章内容页

【墨香】季秋家夜(外二篇)

来源: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文学大赛
摘要:压抑的暮色诉说着浪子的悲凉,浓浓的雾气倾吐着过客的心伤。走在田间的小路上,你唯一还能想的就是家。远处岑参摇曳的树影,如鬼魅般立在你眼前,是树,但你却很难相信。家就在眼前,耳边的犬吠声听起来却那么遥远,仿佛从梦中传来一般,微风拂过却使人产生凉意。这是我的故乡,夜是属于故乡的,城里的夜是五彩的白天,住在城里的人永远不会感到孤单,却很难扯下孤独。也许只有身处茫茫人海,才能感到自己的平凡。有身出漫天碧海,才知道自己的渺小的蜉蝣一般。 《季秋家夜》   一轮残阳隐没退去,雾气渐浓,带着丝丝凉意,沁人心脾。   夜来了。   压抑的暮色诉说着浪子的悲凉,浓浓的雾气倾吐着过客的心伤。走在田间的小路上,你唯一还能想的就是家。远处岑参摇曳的树影,如鬼魅般立在你眼前,是树,但你却很难相信。家就在眼前,耳边的犬吠声听起来却那么遥远,仿佛从梦中传来一般,微风拂过却使人产生凉意。这是我的故乡,夜是属于故乡的,城里的夜是五彩的白天,住在城里的人永远不会感到孤单,却很难扯下孤独。也许只有身处茫茫人海,才能感到自己的平凡。有身出漫天碧海,才知道自己的渺小的蜉蝣一般。   几点寒星说往事,一柳残月诉心声。   我讨厌白天,却更怕夜太漫长。农家的白天是很难呆在家里的,整日游弋于QQ农场的人是无法体会田间的辛苦的。城里人看不起农村人,就像金鱼看不起泥鳅一样,在金鱼的眼里,他天生注定着高贵;农村人看不起城里人,就像投弹手看不起投球手一样,在他心中,他投出去的是乐趣,他扔出去的是生命。好像自从有了所谓“城市”和“农村”这个名词的出现他们就注定存在着隔阂。   孤烟、残月、人家,悲鸟、野狗、鸡鸭,月升、日下,农人拖影回家。   夜是属于穷人的,对于有钱人来说,他们想着的只是自己的金库,只要守住了金库的钥匙他们的人生就没有阴暗。层层秋意下的故乡是萧条的,却不会使人感到空旷。夜来了,忙了一天的人们终于可以再次享受满载而归的喜悦。看啊!家家的房顶上、院子中、屋子里,都装满了一年的心血——雪白的、金黄的、潮潮的、凉凉的。夜渐浓,疲倦的人们很难不睡下,没了主人的爱抚,家犬会躺在庄稼上,蜷缩着、守护者,守护是自己神圣的信仰。满院的丰收在幽幽的月光下,流淌着丝丝哀愁。他们也许知道,这满院的玉米作出的爆米花,也许不够城里人一天吃的;满院的棉花做出的衣服,也许不够城里人一季穿的。乡下人也许永远充当着为他人作嫁衣,却受到他人鄙视。   我轻轻地走动,还是惊醒了一只狗,他警觉地蹿了起来,放声吼叫,他不怕咬错人。对于农村,在这样平静的夜里到处走动的人,要么来自城里,要么他品性已变,所以根本不用留什么情面。一只狗的吼叫又引来了另一只狗的相应,一声远似一声,像水波一样,在这平静的夜里向四周回荡,传得很远,很远。我震惊于犬吠的海洋中,慌忙抬脚向卧室走去。人们都没有醒,他们还要留着熟睡,去换取明天更多的疲惫。人们也没必要醒,因为他们对狗的信任,就相信自己一样。他们永远认为忠实的动物,比任何朋友都值得信任。   躺在床上,月光透过窗子在床沿上,淡淡的、凉凉的,我翻了翻身,掖了掖被子,甜甜的睡了。   家夜,佳夜。      《乡画》   风萧萧、暮茫茫,游子天涯愁断肠,凉夜如水,月光如霜。   凭栏望,思故乡,那儿是否换新装,明日孩儿探爹娘,爹娘末心伤。   ——题记   山花的凋零带走了奔放的夏季;梧叶的飘落,敲响了秋天的旋律。古人说:“要生如夏花般绚丽,死如秋叶般静美。”可惜我生时如秋叶轻轻而落,死我还没体验过,所以并不知晓。但我见过死人,的确很静很静,并没有电视中那么富有色彩。   故乡的一切都很静。早上人们迎日而出,晚上人们带月而归,偶尔有几声犬吠鸟鸣,也是一划而过。门前的古村,奇异地扭曲着,好似这山沟里挣扎着的命运。秋风拂过,叶子轻轻的叹息着飘落,静静地化作春泥滋润下一季的容颜,从此历史里再也么有了它的段落。   故乡的秋天是忙碌而和谐的。那儿虽没有汽车的长鸣,却有铁犁的匆匆;虽没有塔吊的隆隆,却有黄牛的低声;虽没有迎宾小姐的娇声,却有袅袅炊烟的晃动……城市好像什么都有,就是没有我的家,我的父亲母亲。   偶尔我也会回趟家,母亲都会异常高兴,也异常忙碌,而我却异常心酸。身在他乡,心里总有一种不可名状的愁绪,直到回到家才知道,这就是一种乡愁。求学在外,我很少往家里打过电话,而每当谈话结束时两边都在等待对方的“盲音”。每当此时我就会有一种想哭的冲动。我真想告诉他们:“爸、妈!儿不孝。求学在外已近七个春秋,所获甚少,实在无颜再见二老。”   每次回到家,母亲都会给我讲我小时候常去的小山坡,讲讲那些儿时的遥远的甜美岁月。还依稀记得哪儿怪石交错,野草丛生,登高远望有一种将世界尽收眼底的感觉,却从来不会让人想到“高处不胜寒”。每次我在那儿都会玩到很晚才回家。那儿有条通往村子的羊肠小道,在夕阳的照耀下,小路如丝带般飘在田野间。尽头的村子中不时传来母亲呼唤儿女的声音,间或夹杂着些许低沉的牛吟,顺着小路飘到我的耳边,刻在我的心里。顺着小路看去,小村庄朦朦胧胧、如梦如幻……   我的小村庄不论何时都是美的,尤其是在傍晚。   太阳西沉,宁静的小山村却有了另一种神韵——少了清晨的微凉,没了日中的热浪,傍晚的小村庄换上了淡淡的雾装。像身着轻纱的少女,似犹遮半面的舞娘,那缠缠绵绵的炊烟,如幽幽回响琴弦。微风乍起波澜,炊烟摇曳着身段,我的宁静的小村庄,无时无刻不在上演着美的梦幻。   我的小山村,小小的山村,村子虽小却让我欠下永世难还的恩。   我的小山村,寥寥的几户人,寥寥的几户人却给了我一颗博大的心。   这就是我的家,我的小山村,还有村子里,我最最牵挂的人。      《月儿圆了》   在寒冷的冬天,月亮好像总是容易被人们忽略,原因很简单——冷。冬天“户外”是一个严禁的话题,你们怎么看我不大清楚,总之这么冷的天又是大晚上,谁要是想约我坐在风口看月亮的话,我肯定是要骂他的。这个时候我们还能联想起来的,与月亮有关的词语,好像就仅剩下什么“冷月”,什么“清寒”,什么“惨白”等之类的一些修辞。相比之下,“凉爽”、“白玉盘”、“明亮”等一些可以说要稍微美好一点的遐想,就很轻松的被人们遗忘了,这样虽然没有什么不好,但是请允许我说一句“这样确实有点不地道”,,这事如果让“月亮”知道了,我们还怎么做人?人类总能在自己不如意的时候,给身边或者是“眼边”的事物加上一个定义,来证明自己的变化和它们是有关的。哪怕是高高在上的月亮,在人类面前也和普普通通的日用品一样,总有个“质保期”。就像“火”,冬天的时候备受欢迎,夏天却惹人嫌弃。虽然都是做着自己本能的热量传递,错就错在它遇到了人——在错误的时间里遇到了对的人。如果说,这是以月亮为代表的这些事物的不幸,那么,我想最不幸的就应该是人了。当然我也只是一个普通人,说这些也不是为了成为正义的使者,对于我们人类的普遍自私,我也不想假装没有。只是想说明一下,天冷了就是冷了,没有什么因果和附加关系,指引人类进步的不应该是这些东西,我们的思想和认识直接来源于长辈和书本儿,片面的信息很容易扭曲我们的价值观,乌鸦和喜鹊就是两种不同命运的同类。我不敢想这种事情,下一个会轮到哪种动物。   在这个天气,如果是节假日或者是没有要紧的活的的话,人们的的起居通常是跟随着太阳的起居。天冷了人们的活动自然就少了,没有多少人会在大冬天闲着没事时,早早的起来发呆或者是大眼瞪小眼,就连还不懂世事的孩子,也都变得不愿下地了。父母的怀抱成了他们的防寒堡垒,在我看来这样的孩子还是幸福的。最起码饿了还有人喂,冷了也有人管,高兴或者不高兴时都有人陪着。当然我并不是说,我们都是没人管、没人要的人。在,不再是孩子的年龄段,我们都有了其基本的生存能力和主观意识,大人们也是为了尊重或支持我们,找寻属于自己的生活方式,才做出了这种不舍与无奈的,对子女的独立在一定的程度上,作出的让步与妥协。物换星移的日子里,我们自豪而又落寞的成熟了。也只有在巧合的独自一个人的夜里,感官上没有事物陪伴的情况下,才会有对自我生活的反思,和对最初梦想的回忆。朗朗乾坤下的我们,更多的时间都是在滚滚红尘中滚滚红尘去了,我们没时间或者是不愿、不想去触及这内心最深处的痛。一个人在这样的夜晚,月亮就成了他唯一的倾诉对象。如果说月亮是一个垃圾桶话,在世界上这么多人,对它倾倒精神垃圾的情况下,今天它就被塞得满满的了。如果说月亮是个快乐桶的话,世界上这么多人都向它索要着快乐,那它今天就被掏的空空如也了。但是,月亮它就这么挂着不说话,等待着下一个无聊者对它进行评价。   渐渐逝去的流年里,月圆月缺的轮回,成了时间不变的见证。快餐化的世界里,是否还会有人闲着没事儿时,站在川上慨叹着“逝者如斯夫”的话言。   “十五的月亮十六圆”,这句老祖宗几千年来总结的谚语,好像总是在诉说着什么,本来用一句“十六的月亮圆”,就能把话说的明明白白的,为什么非得找一个不是所属的所属?我总觉得,这其中好像告诉着我们“谎言和真理本是邻居”的真理,关键是你叩响的是谁家的门。我感觉关于这个话题,还是很有研究价值的,如果学校能开设这门“月亮哲学”课,弄不好还能整出来几个哲学家,这也算是为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做了贡献,你说不是吗?反正学校的无聊科目都已经这么多了,也不多这一个,都当了婊子这门多年了,也就别考虑建设社会主义“贞节牌坊”的事儿了。都说满月是代表团圆的意思,可是今天普遍的情况是,外出大多都在月圆(正月十五)之前。虽然春运的日期一直持续到,过完年的正月二十五,但是我不觉得“春运”这两个字眼,肯定不仅仅是为了反映客流量,如果春运能使运输公司合法的提价,换做是我来当交通部部长的话,我肯定会向政府申请春运为365天,而且还能列出砖头这么厚一沓的理由,不信的话,你们可以叫我试试。我这也算是一个潜力新股和可造之材,到时候我也是“自己人”了,为自己人服务大家都不吃亏嘛。   废话还是少想点儿的好,天这么冷,抓紧回家才是“王道”(王道:网络流行语,意思为应该的或正经的等,表示为顺应正统思想)。   路上一个人都没有,偶尔有几多朵烟花也是一闪而过,在这寂静而又冻手冻脚的时刻,不禁让我浮想联翩。人可能都是这样,在无聊的时候总能找到点事儿干,这也许就是没事找事的最初由来。此时我所能想到的也是一些,烟花带给人瞬间绚丽后的空虚与寂寞。这可能和一个人的心性有关,多愁善感的人总是带着一副凄凉感伤的状态,来向人们解说着世事变迁背后的故事。一叶落,就开始惦记着寒冬。相聚的喜悦中,也总是带着离别的愁容,而同时也期盼着下一次的重逢。四季就这么没心没肺的更迭着,带走的是什么和带来的是什么,这个我真的不知道。从出生到现在,我们不停的吃着饭,长着身体,当然有时候也没长身体,但总归都在潜移默化的变化着。冬天会走,冬天也还会再来,就像月亮,会慢慢的变圆也会慢慢的变的不圆。我们期盼着明天会变得更好,或者是期盼着明天不在变化,这都是合理的,最起码是能说服自己的。思想是没有错的,错就错在其大众的传播及影响性,和是否有其强制性,这才是最重要的。   月亮确实挺圆,但是,是不是比昨天(也就是正月十五)圆我不知道,因为昨天我没出来。天也确实的冷,我紧了紧衣服,加快了脚步。 江苏治疗癫痫的医院癫痫会不会遗传哈尔滨儿童医院能治羊角风湖北专治癫痫医院哪家更专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