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大赛 > 文章内容页

【木马】青云的故事

来源: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文学大赛
九里溪从村子西一直贯穿到村子东,把一个陈庄硬一分为二。溪南的地属于刘庄,溪北属于陈庄。这条溪从西向东弯弯曲曲不知穿过多少村庄。溪里一年四季流水不断,里面杂草丛生,难免滋生出一些鱼类。一到夏天农忙过后,人们总是从里面捉到不少的鱼。那时溪岸上从西到东站满了捕鱼的人。大人小孩姑娘媳妇叫着喊着别有一番热闹景象。书是看不进去的,边走过看地里麦苗,青青绿绿的连成一片就象一张巨大的绿色毛毯。放眼望去无遮无挡一片开阔。让人精神为之一振,地里一座座坟光秃秃的,又让人感到一丝苍凉。振奋又随之暗淡下去。只有绿油油的麦苗给人-一种活力的感觉,路边的野草也枯萎成光杆。潺潺的流水声勾起了他对童年培土龙的回忆。   村子里有威望的人出头集资,请-一位先生既懂阴阳又是培龙高手。带领十二个十二岁以下的童男和十二个青壮劳力在这条溪里培龙。那时很庄严,很神圣也很神秘。十二个童男光着腚,十二个青壮劳力,只穿着短裤在先生的带领下水搅着泥泥搅着水在烈日炎炎下挥汗如雨。土龙培成后三天之内不准女人接近,中午十二点铜器拼命的敲,黄裱纸成堆成堆地烧,人们拼命地磕头,祈求龙王早点下雨。雨还是一丁点不下,据说土龙修好时有一条蛇被人偷走了,就不灵了,以前是很灵的。   要么和几个儿时的伙伴,围着村子从东转到西,再从西转到东。听鸡飞狗叫猪哼哼,要么在场里翻石碾子,时间久了也无聊得很。日子就在这日出日落中悄然溜走。   转眼间己已经进入了腊月,隐约已经听到了年的脚步声。院子里艳阳-一片,青云懒洋洋地坐在院子里晒太阳。母亲在洗衣服,一只公鸡在墙角咕咕叫着,向身边的几只母鸡骚情,鸡是没有道德观念的,青云心里想。   有人在家吗?   谁呀?   我   她嫂子呀!咋舍得上俺家,快去给你嫂子搬把椅子青云连忙站起来,嫂子,坐。唉!大兄弟嫂子就是为你来的,有人为你说对象没有?没有的话,嫂子想给你介绍一个。母亲-一边把湿手在衣襟上搓着,一边说:俺这穷家薄业的,谁会看上俺青云。有,只要我这大兄弟不嫌这那,姑娘会踢烂门槛的。看他嫂子说的嫂子,别取笑我了,咱凭啥!看我们的房子不把她们吓跑才怪呢!房子早一天晚一天都是要盖的1,有人还怕没有房子,我有个娘家侄女,论长相,满对得起大兄弟的,论学问也跟大兄弟差不离。大兄弟要是不嫌弃,哪一天让你看看。他嫂子让你费心了大娘看你说的,大兄弟的事,也是我的事。事情就这么定了1,到时姑娘家来了,我打发人来叫你,先看看合适了再说。我走了。她嫂子不再坐会。母亲连忙起身去送。不了,我还有事。人已走远。   母亲显得特别高兴,再说儿子也已经不小了,这在农村也算大龄了。以农村现在的习俗他这个年龄其码屁股后面该有个跟屁虫了。   青云哪!你嫂子为咱做媒,你可不能太要强了,有个差不多庄稼道人就行。娘一大把年纪,心也操碎了,你的事完成娘也就省心了。再说娘也该抱孙子了。娘你不要在叨唠了,八字还没一撇,你可就想孙了。唉!娘不是着急吗!   日子在不急不躁中迈着方步,向我们走来,这不,十一月二十六不翻黄历也知道是个好日子,天也是个绝好的睛天。太阳发出了以往的热情,没有一丝风。这在平原的冬天也是个例外。天气好,人的心情也自然就开朗了。青云吃过早饭,稍稍修饰,人也就亮丽了许多。   转眼快进入腊月,闲散了一冬的农民,为了过年也已经开始忙碌起来。他准备去赶集,好长一段时间没有领略集市的拥挤繁华。一路上人流如流动的欢快小溪,在那不宽的柏油马路上汇成了人的溪流。担担的挎篮的结伙成群的少男少女,嘻嘻哈哈声此起彼浮。人流在那狭长的公路上流淌…   街上的人流拥挤着,蠕动着。道路两旁排列着各种年货小吃,小笼包子散发出诱人的香味,直钻鼻孔。小商贩各种吆喝声不绝于耳。商店里购置年货的人乱哄哄的.满头大汗的售货员成了收钱拿货的机器人。理发店里传出震人心魄的音乐,小伙姑娘挤满一屋子,等待着装扮美丽。青云的心中充盈着一种激动,一种一吐为快的激动,这种激动只有在学校里曾经有过。他奋力压抑着,不然一定会爆发出来,成为-一种呐喊!为生命呐喊,为生活而呐喊。如果在野外他就喊出声了。生命真好!可是在这-一定被认为神经病。   下午刚到家,就看到晓红和母亲亲切的交谈。看到他回来就迎了过来。赶集去啦!买那么多东西。俺妈叫你过去一趟,我表妹来了。好我一会过去。心中不由一阵忐忑,一阵恐慌。这毕竟是自己人生第一次对象,难免不那么紧张和激动。   青云,他绝没有想到从此他陷入了爱情的泥潭。   他急忙走进自己的小屋,稍平稳一下自己的心情,拿出平常用的小圆镜、梳子,心想梳个什么样的发型呢!中分,不行给汉奸差不多,三七分,太那个。唉!不就是对个象吗?干吗那么勉强自己,也不要太紧张又不是上刑场,而是看漂亮姑娘。拿出平常的潇洒劲头,昂斗挺胸.对!就这样。哈多象个滑稽木偶。就当去串门,别那么认真。心跳别那么快好不好?我求你了,这还差不多。   走进嫂子的院子,门口树下停靠着一辆:前没泥瓦,后没泥瓦没铃没刹车光棍脚捌子,座皮用布包着的破烂不堪的、-一般年轻人宁愿步行,也不骑的自行车。心想:姑娘骑这样的自行车来对象,要拿出多大的勇气啊!一般的女孩很难做到。不免产生了几分好感。堂屋里嫂子在和面,晓红一边织毛衣,一边和一位姑娘在谈话。当青云踏进屋子里,谈话已经结束。姑娘不再说话,嫂子说,小红上厨房做饭去,青云坐。光坐着,站比坐着高。青云暗暗惊奇,自己竟然不那么紧张。大兄弟真会说笑,你们聊,我过去做饭。嫂子借故走了。自己在来的路上极力想应该怎样说,没想到冒出这么一句。他的话引起了女孩的注意。抬头看了他一眼,又迅速地垂下去。手却没地方放了,摆弄起了衣角。好象衣角出现了问题。屋子里就剩下他们两个,沉默!长时间的沉默,时间仿佛静止了。屋里静得可以听见两人彼此紧张的心跳声。怎么不坐?仿佛是从遥远的地方传过来的声音,既朦胧又清晰。我是怎么啦!咳,咳!极力平稳一下情绪。悄悄打量起姑娘,齐耳短发,头深深低垂着,上身穿黄色军用女装,下身穿绿色裤子,脚穿4千层底布鞋,给人的感觉是朴素中透出清秀。姑娘偷偷抬头,四目相对圆圆的苹果脸急忙扭开。脸上红云一片,心中泛起-一阵惊喜。小伙子个头不高,一身深蓝色西装,内衬白衬衣,四四方方的脸,棱角分明,透出俊气和一种刚毅,特别是那双眼睛透出明亮又稍带忧伤的目光令人怦然心动。脸红红的还是男子汉,还那么害臊姑娘心想。   听说你不上学了   嗯   那为什么不上?是不是家里……?是家里穷说完这话,他脸涨得通红。   对不起,我不该问。   没什么,是事实。说完这些青云感觉平稳多了。谈到实质性的问题,两人轻松多了。你们这里合多少地?一亩多,你们那是不是多些?也一亩多,你今年多大了?二十啦,这象登记户口。两个人都笑了。…   十堰治癫痫好的办法鄂州哪治疗癫痫效果最好武汉去哪家医院看癫痫病更专业哈尔滨儿童医院羊角风治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