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现代都市 > 文章内容页

【平凡·情】也无风雨也无晴

来源: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现代都市
   日子,清寡闲淡,却未有闲云野鹤般的悠游自在。无所适从,似乎是近来常有的生活状态。   季节,明艳,炽热,盛丽,生动,无比光鲜乍眼。只是,身心却步入流光的反面,颓懒,寂然,冷落,沉默,不想说话,不想出行,不想写字,食欲亦淡了下来,甚至翻几页书都会走神。悄然而走的时光,酝酿着平静如水的表情,内心却陷入一片混沌,无端的烦恼和郁结。   目光清寂,是对这个世界无奈的臣服。将之投向目之所极的远方,只觉世界斑驳乱象,红尘幽远难测,我听不到任何的声响,亦无法准确地道出心中的疑问,心却清楚地感觉到那些纷乱与挣扎,声色犬马,触光交错,却又纠纠缠缠没完没了,一波平息,一波又起,似滔天浊浪将这个尘世洗劫一空,一点也不干净利落。   阳光,刺目,凛然。一束束,似刀,切割着这个气象万千的世界,荡起风情的旖旎,似箭,准确无误地射向那无数游走的尘心,悲喜自知。我无惧地迎向它,热辣辣的气息在身体里咆哮,那温度足以将我痛快地焚烧,不是身体,而是心。狂野过后,似乎一切都静了下来,心中空无一物。   天空,清碧高远,白得透明,掩盖了所有,以致我看不清它背后那些千变万化风起云涌的故事。不再探究追问。至少,这一览无余的白,是如此清清楚楚明明白白,任其在心中简简单单冷冷落落地生长,长成你期待中的模样。在这素茫的天空之下,只愿一颗颗尘心都若莲盛放,心似莲花,清风自来,便是岁月静好。弱弱地问,那渐行渐远的尘缘旧梦,是否拥有了期待如旧的幸福?   人生如萍,总是如此的不确定。心,好似从不曾着陆,总在居无定所地飘着,那不知从何处吹来的风携着我的孤心,追逐着天涯海角的梦。我远离人群,淡赏繁华,看檐角自在穿飞的鸟儿,看窗前悠然漫步的云朵,看花儿开了又谢了,看叶儿在空中依依流转,汲取着尘世淡暖,只愿与曾经相忘烟水,不再纠缠。想问问,那高傲的枝头,来年你是否深情依旧,任叶儿能与你温暖相依?   生命,来时干净,去时依依,总多了太多尘世的牵挂。回首身后,沧桑斑驳,美丽又忧伤。为这一程,我们终是该对自己祝福,哪怕一路是折磨是煎熬,你亦从刀山火海中活了过来,你还能骄傲地站在这苍茫大地上,闲暇时看看天空的颜色。多年以后,再忆起曾经亲历的故事,你会觉得自己也是一个伟大的艺术家,将人生设计得独一无二、不可复制。那时,忽然懂了,没有故事填充的岁月,将是苍白、单薄、清瘦。   时光,一直对我不离不弃,容纳着我所有的悲喜怨恨,从不多言。这种陪伴,不会责怪,不会宣扬,不会出卖,让我感觉到安全,只是彼此温柔的懂得。我以为,它会永远以最初的姿态倾听我的所有,其实这柔柔软软的时光早已变更了千百回,容不得我依依挽留。而我,只能任这碌碌光阴,泻落在眼角眉梢,滑落于微凉指尖。看,几度夕阳红,青山依旧,流水依然,终是天已向晚。   是敏感脆弱又绝不纠缠的女子,一缕清风,半弯明月,一江春水,一片落花,一首情歌,足以让情绪泛滥。从来,身体安静,内心沉寂,可以不用对话和交流,看来心事安然。有一些记忆,亦从来安静地根植于心之一隅,不吵不闹,温柔娴静。只是,这静谧的陪伴恰似那突发的利箭,在某个不经意间射向你,令你血肉模糊,无法招架。你想要拔掉它,却终是缺了勇气。从此,甘心为茧,永不化蝶。   回忆,总是不请自来,在这日渐褪去的华年,依然美得醉心动魄,似天边的彩虹高挂,似海上的明月缓缓升起,似夜空的烟花缤纷绚烂,一丝丝,一点点,唤醒寂静的心湖。是梦吗?若是,为何如此真实而美丽,是闭上眼都能记起的熟悉,想起时心还会隐隐地疼。爱过,痛过,笑过,泪过,却从不曾有恨,我接受那场命定的相聚,只能不动声色地穿梭于如潮的人海,继续着未完的人生。   想念,那人,那事,那景。其实,亦只是想念那一去不回的时光,仅此而已。有的过往,无需想念,它已凝成胸口的朱砂,随时提醒你它的存在,永不失去。有的记忆,你再用力,都是久远的陌生。终于,见到某人的头像亮起,已释然;看某人心情更新,知他安好,便欣然;再度走进某人的空间,已平静如常;轻抚着某人的照片,幸福似乎不曾离开。那个名字,我只能用一生默念,成为心底永远的秘密。   千古情愁,旧欢如梦。我拒绝想起曾经深情的我们,短暂的青春,空许的诺言,还有那场无可奈何的离别。当时也不曾想,转身,便是一生,一别,便是永远。虽然,我曾勇敢地说,从此,后会无期。然,关于你的身影你的眼你的手,我从来不曾忘记。心,仍在盼着一场久别重逢。你,是否别来无恙,是否亦会在每个我想你的时分心疼地把我想起?若他日重逢,我们该如何致意,以沉默,以微笑,或是眼泪?   时常,做着一个梦,一个无法存活于凡间的梦。梦里,繁花似锦,幸福满溢。我甜甜地笑,笑成春意阑珊;美美地醉,醉在那片终生难遇的海;温柔地缠绕,缠绕成一个不朽的传奇。在梦里,遇见了,爱上了,拥抱了,厮守了,心喜了。而后,你走了,我把自己丢了。梦,亦跟着醒了。   岁月,剥落如花的容颜。时间,却是最好的疗药,将曾经一一抚平。偶尔,打开曾经的文字,血泪浸泡,悲伤淋漓,自己都不忍细看。看着昨日的自己,除了柔柔的心疼,更有欣慰与佩服。那白纸黑字的诉说,毫无粉饰,立透纸背的忧伤,点滴都是珍贵。行走至今,已不再追忆当时是怎样艰难地挣扎出那深陷的泥沼,而是开始有勇气向友人安静地说着我曾经的心情与劫数,无悲无喜,自在平静。   凌晨3点,收到短信:“半夜醒来,发现自己想的人是你,为何我不努力去创造和抓住机会呢?”顷刻间泪如泉涌,却装作若无其事地回复:“是吗?时光无法倒回”,而后互道晚安。也许,我应该感觉到幸福,因为有一个人在夜深人静之时或者是酒后把你想起,甚至有勇气坦露他平日深埋的情感。只是,旧时光,再也回不去,我已经不想再痴缠,我想要如今的现世安稳。   然而,再无法安静地睡去,开始与夜的纠缠。踱至窗边,拉开窗帘,如同拉开层层的梦幻。是夜,比白日更有力量,揭开了尘封的心事,让记忆愈发清晰。屋内,气息冷落,人儿孤单。窗外,星月隐没,夜色幽深。此时,是专属于我的时光,与己倾诉,与夜痴缠,与流年干杯,不曾饮,却已醉千百回。世界在酣睡,唯我独醒,心在这个黑夜格外纤细敏感,风在耳边游离低语,诉说着岁月悠长山高水远的故事。   喜欢仰望天空,用尽量清澈的眼神,视线无限地延伸,心被牵成细细的柔软,没有丝毫杂念和负担。此时,我可以浮想联翩,亦可以目空一切,那片无际的神秘与高远成了我最倾心亦最忠心的依靠。那片够不着的天堂,正因为无法抵达,才让我如此热爱和迷恋,让心永远不安分。若可,我很想能徜徉在它的宽阔怀抱,追寻着它不与人同的故事,感受它的高冷与神秘。   低眉的瞬间,有叶儿籁籁飘落,被风追着在眼前孤绝地舞蹈,徘徊复徘徊,惆怅又惆怅,狂乱,无助,迷惘,抑或还有悲伤。双手轻捧,轻薄如丝,那交错的叶脉已是枯黄,显是气数已尽,却是格外清晰乍眼,道道凝刻着曾经的绚烂与风华,证明它对生命的不曾辜负,我听到生命最后的绝唱,轻柔,婉转,缠绵。一季倾绽,一次凋零,一场奔赴,荡尽几许精彩,耗尽几许繁华,何处是归期?   犹记那年的冬天,寂寞深裹,心事逼仄。恰好,有朋自远方来,自是不亦悦乎,暂时抛却了孤家寡人的冷冷清清寂寂寞寞,兴奋地去车站接她。然后,我陪她狂公园,穿过一条条繁华的大街,听嘈杂的声响,看匆匆的人流,感受着市井的热闹。累了,我们围着火锅,饮着小酒,红彤彤的火光映红了微醉的脸,酒的香醇传递着彼此内心的温暖,也催化着彼此内心柔软的情绪。关于工作,关于生活,关于理想,关于情感,我们无所不谈,从未有过的轻松畅快。   而我,有时是薄情的人。那次别过,我们便淡了联系。开始,她偶尔会电话或QQ问候我的状况,我也会很认真地听她说的每一句话,却总觉少了微醉时的那份无所顾忌,再亦无法敞开心扉。渐渐地,两人就这样不知不觉淡出了彼此的世界,再无联系。至今,我竟然想不起她的样子,甚至记不起她的名字,只记得那次开怀的相聚。但是,我时常会想起她。曾经有这样一个人,专程赶来陪我那时的孤单与落寞。   我,只为了我的心,这颗清冷的心,这颗执拗的心,这颗骄傲的心。写一种心情,不为强说愁;诉一种思念,不为回应。只是,喜欢这样的坦诚布公,喜欢这样的素心如简,将我这俗艳又扰人的爱怨情仇暴露于天地之间,接受所有的目光与指点。探究,心疼,或不置可否,那不是我在乎的。嘲笑,讥讽,或幸灾乐祸,亦不是我能控制的。   咖啡厅内,一如往常,选择靠窗的位置坐下,思绪如潮。咖啡,不加糖,香气缭绕,潜入鼻息沁入心脾。浅饮,香浓夹杂着苦涩缓缓地滑过喉咙,细腻的滋味浸润着如水的心房。那苦,是生活的味道,真实而厚重,流淌在身体里竟然是如此妥贴和安好。窗外,树枝在风中飘摇,因了枝桠的牵绊,它舞不出命定的世界。地上,是熙来攘往的人流车流,那匆匆而走急急而驰,是多少故事的堆积?我喜欢,这样置身世外的体味,喜欢这样与自己对话。看世界如此之大,如此之丰富,如此之辽阔,便可以忘却所有,放下所有。   我愿意,醉在这片天地里。依然没有打伞的习惯,无论烈日当空或是雨水淅沥,我愿意安静地全然暴露在空气中。我是故意,不喜欢那份牵绊与遮挡,喜欢两手空空走在天空下的感觉,让身体与自然零距离。阳光,可以来得更猛烈些,也许可以融化心中千古的寒凉,心中的清寂足以抵挡那份尘世的热烈。雨水,可以尽情悠然飘飞或淋漓倾洒,落在眼角眉梢,将身心浇透,我的心,在为这种近乎完美的契合偷笑着。   时光风声鹤唳,寂寞无限放大。关掉手机,关上窗,关掉内心的浮华与虚伪,辞掉所有气象万千的热闹,获取短时的贞静,只是为了这场与自己的美丽相约,孤单,却饱满。   恍然中,我似乎看到自己苍绿的前世,带着幽素的光芒,闪烁在轻薄的纸页里,疼痛着,又欣喜着。   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   癫痫发作怎么治?西安哪里有治疗癫痫靠谱的医院哈尔滨哪家癫痫医院比较好武汉看羊角风医院哪家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