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现代言情 > 文章内容页

【柳岸·希望】旧时的绿军包

来源: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现代言情
摘要:与绿军包随行之时,我年华正好。那是个一半天真一半忧愁的时代,我的脚步深深浅浅,走出了不甚如意的人生路。终是没能逃脱凡夫俗子的生活,平凡的经历中,心间常常闪过绿军包的影子。我背不起岁月的沉重,但旧时的绿军包,却让记忆轻盈如燕,飞过时光的长河,回到那些青涩如花的年月。 我对绿军包有着一种特殊的感情,学生时代所用的书包几乎都是它。新新旧旧的,绿军包换过好几茬,在记忆里却始终鲜活着,它串起了我的美好年华,成了一个时期抹不去的印记。   八十年代中后期的中学时代,我从未记得用过双肩背的书包,大概是因为那个年代的物质水平和流行因素所致吧,印象中,那时市面上还很少见双肩包的影子,学生们所使用的,多是简单朴素的单肩背书包,绿军包就是当时很受欢迎、也很普遍的学生用品之一。   说它是学生用品,是因为我所接触的范围内,很多同学都在用它做书包用,尽管它原是用来为军人服务的,但不知为什么,却成了当时社会上使用率很广泛的一件商品。   任何流行的东西都有其鲜明的时代特征,有对比,才能显现出不同时代所赋予的不同特性来。从前刚上小学时,我还在老家古朴的村庄里生活,母亲为我缝制了一个碎花布书包,方形的,有两只长长的带子用来搭在肩上。我背着那个漂亮的花布书包,兴奋得如同吃了花蜜一样,每天早早地背上它去上学,下了学也舍不得摘下来,同一群背着不同颜色、不同花型书包的伙伴们一起,在那个如今想来犹如古旧黑白照片一样的岁月里,开心地从“123”和“aoe”学起,从“学雷锋做好事,帮助别人不留姓名”的思想品德教育中,接受着人生最初的谆谆教诲。   花布书包承载了那个时期农村孩子的所有梦想,尽管学习条件有限,但不可否认,那时我们的内心是极纯真和快乐的。几副旧的桌椅板凳,一间破旧的教室,一名从一年级一直教到小学毕业的老师,一群尚且抹着鼻涕的土孩子,一个并不正规的操场,就组成了我们所有对于儿时校园的记忆。花书包在我们的肩头摇来荡去,给了我们童年纯朴而灿烂的美好心境,我们在时光里轻装前行,一转眼,就渐渐步入了花季。   初中以后,我转入了市内的学校。那个花布书包的时代也早已成为过往,代替它伴随我们日复一日读书生涯的,是那个年代里最朴素、最富有情感的绿军包。当我们耳畔被《十五的月亮》《望星空》等军旅歌曲萦绕,眼前的电视里正播放着《凯旋在子夜》的时候,对越自卫反击战的炮火和硝烟还未燃尽,为捍卫主权和尊严而来的那场持续十年之久的战争,将那个时代渲染得火热而充满激情。那时虽已是改革开放后的新时期,人们对子弟兵的深情却未减毫厘,加之媒体的宣传,因而那时的绿军装、绿军包也就广受推崇,成了极具时尚感的流行元素。   单拿我们班来说,至少半数以上的同学都用过绿军包,倒不都是因为家里有人参军或退伍后赠送,而是市场上售卖的书包中,绿军包系列占很大比例,所以我们也就自然而然地将这绿军包当做书包来用。而且它正好能装下16开大小的书本,32开的竖着并排放也恰好合适,所以用起来非常顺手方便。最重要的,是它也还算时尚,在学生群体中比较流行,故而深得我们喜爱。   还记得我的同桌也用绿军包。他午后总是爱迟到,每次都是我们已开始上课了,他才揉着一双惺忪的睡眼立在门口喊“报告”,可他成绩又出奇的好,每次考试排名都非一即二,虽平时一副调皮捣蛋样,课堂上需用功时却一点也不含糊,因此,老师们都很喜欢他。但是他老迟到,影响不好,老师们也总要装作一幅愠怒的样子,把他一顿好训,而后又时常为他“开小灶”传授一些偏题难题来拓展。记得这位同学走路的时候,绿军包总是被长长的带子拖着,在他身体的一侧晃来晃去,看上去如同他的捣蛋模样般可爱滑稽。上课或考试时,只要他已将这节课的内容消化掉,或考试卷已做完,便再也不能老老实实在座位上坐着了,他的身体里像长了痒痒虫一样,前后左右的乱动一气,唯恐别人将他当成空气,那样子活脱脱像孙悟空转世。就是这位和我同桌过、又同样用绿军包当书包的同学,后来考上了一所名牌大学,虽然很多年没有见过面了,但那个纯真年代与绿军包有关的往事,却一桩桩在心底鲜活着。   初中毕业时,出于对家庭经济原因的考虑,父母不想再让排行老大的我继续读高中了,他们说女孩子家上学没用,不如上个技校早点参加工作。其实我知道,他们是觉得家庭负担太重了,上要赡养生病的老人,下要养育四个子女,自己工资又不高,艰辛可想而知。那时,为了能让我们生活得好一点,母亲每天除上班以外,早晨当我们还在睡梦中时,就早早起来去扫单位门前的那段马路,一直坚持了好多年。日复一日中,母亲手上被磨出了老茧,这对于教师出身的她来说,是要付出很大忍耐力的,若不是生活所迫,谁会忍着劳累揽下这额外的一份工作。   拿着高中的录取通知书,那时的我,既不想违背父母的意愿,也不愿就此放弃我的大学梦。那个暑假是我有生以来最伤感彷徨的一个假期,无数次我看着窗外隔壁那家医院的四层住院大楼,都把它错当做我熟悉的那个教学楼。无数次想到自己即将踏上另一条未知的路,心中都充满了深深的惆怅,眼泪也不知道偷偷流了多少。我不愿对父母说出自己心里的期望,正如我不愿意父母为生计那么辛苦打拼一样,若能减轻一些他们的负担,我放弃自己的心愿又有何妨?   为了证明自己能为家里减轻负担,也为了排遣诸多惆怅,那个暑假里,我集结了同院的几个伙伴,一起到附近的预制板厂打工。七八月份的毒日头如罩在头顶的一盆炭火样炙烤着我们,仿佛要把这世间的一切都烤化了才甘心。大大的工作场上,一条条不同尺寸的预制板,像一只只巨大的灰色爬虫,被火热的太阳烤得失去了知觉一样趴在那里一动不动。我们依了工作程序,按部就班地每天将石子、水泥、沙子和水,按一定比例配制好,再从那个大大的搅拌机里,将配制好的浆料通过专用的设备,在打好钢筋的地面上打制成预制板。说实在的,因为时间过于久远,我已记不清这些具体的操作工序了,但记得那时我的主要工作,是在预制板顶头的侧边上,用毛笔沾了黑涂料写上规格型号等字样。因为同时在那里打工的大多是学生和血气方刚的小年轻,那段日子除了晒和热以外,倒也还算充实开心。   假期结束的时候,我被晒成了“非洲人”,晒得面部脱了一层皮,照镜子时,几欲认不得自己。但幸而拿到了108元的工资,那是我人生的第一桶金,虽苦犹喜。那笔钱除了留出必要的学费之外,剩余的全都给了家里。因为初中的成绩扎实,在技校的三年我几乎始终排名第一,因而每个月都能拿到一等奖学金,前两年23元,第三年35元。这样一来,我基本上就不用再花家里的钱了,虽然这奖学金不多,但若省着花,还是绰绰有余的,毕竟那时的物价和经济水平都很低。我觉得自己已经不再是父母的负担了,我可以用自己微薄的力量养活我自己,毕了业也有稳定工作,因此,那时的我有一点小小的自豪感。   绿军包依然伴随着我,只是它内里的书本,已由文化课变为了专业课。我依然时常背着它,在晨光里走进教室,在夕阳下回家,一天复一天。甚至我背着这绿军包,穿梭在夜校的课堂,奔走在自考的路上……后来我参加了工作,绿军包便完成使命般被搁置在了角落里。随着工龄的增长,随身携带的包,开始变成了各式各样的花色品种,跟随潮流的脚步,有手提包、单肩挎包、双肩包、腰包、胸包、手包等等,可以说应有尽有。我爱买包,如同我喜欢这世界总能有不同惊喜和改变一样,这些年买过的包不计其数,弃了的也不在少数。如今,家里依然收集着好多包,仅目前在用的、没有完全被雪藏的就有不少于十个,它们挂在门厅的壁架上,放在衣柜的隔层里,也放在任意一个容易找见的地方,以便随时依了心情来换着用。   这些繁杂多样的包,是生活的缩影,也是人生变迁的最直观体现,它们有着时代的痕迹,代表着不同的潮流走向,也在我的记忆里留下了或深或浅的印记。每当想到曾经用过的那些不同的包时,那个躺在时光深处的绿军包便会浮现在眼前。如今就连部队发的也都是那种黑色的单肩挎包,一切都在与时俱进,若再想找一个帆布绿军包来,怕也是极不容易的。岁月荏苒,绿军包的时代早已真真正正的成为了过去式。   若说我是在怀念绿军包,不如说我怀念的是那些青春岁月里的难忘瞬间。那曾经陪伴自己走过学生时代的绿军包,早已不知在哪次搬家时就已遗失无迹了,但它却一直在我的心底存在着,我喜欢它朴素的颜色,喜欢它简洁流畅的线条,喜欢它所代表的深意,也喜欢它赋予自己的那些淳朴厚重的人生经历。   与绿军包随行之时,我年华正好。那是个一半天真一半忧愁的时代,我的脚步深深浅浅,走出了不甚如意的人生路。终是没能逃脱凡夫俗子的生活,平凡的经历中,心间常常闪过绿军包的影子。我背不起岁月的沉重,但旧时的绿军包,却让记忆轻盈如燕,飞过时光的长河,回到那些青涩如花的年月。 武汉儿童羊羔疯专业医院癫痫病嘴垂发紫得吃什么药合肥有哪些治疗癫痫病的医院呢癫痫病人脸色发紫的情况怎么治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