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写景散文 > 文章内容页

小说喜得工作第一天宴请美女女朋友却来分手

来源:文学网 日期:2019-4-25 分类:写景散文

第10章 往事如风

到了六点半,文美饭店,两人见面。这是个小饭店,既不会显得太寒酸,同时也能承受得起。

沈玉娇这次穿上了一件短袖衫,下身是一件深蓝牛仔裤,很好地将她168公分的曲线完美地勾勒出来,想起上一次看见她露点,柳羽新不禁目光炽热扫射了一眼,鼻血好像又有点蠢蠢欲动了。

在他心目当中,最近接触的几个美女各有各的特点:林小晴单纯可爱,长相甜美;方月身材曼妙,容貌俏丽;唯有象沈玉娇这种各方面无以伦比的并且气质出众的美女给他留下的印象最深。

虽然柳羽新长得不算多帅,但长相绝对可以算中上,不过不知道怎么回事,只要见了漂亮MM他就底气不足,尤其是象沈玉娇这样的美女,气质长相身材全一流的,在她面前,立刻变成像傻子一样。

沈玉娇看见他鼻子里堵着白纸,诧异地问他怎么回事,柳羽新含含糊糊地搪塞过去。

双方一阵推辞,还是由沈玉娇点菜,谁知她点了两个素菜就放下了菜单,推说胃口不好,让柳羽新来点。

柳羽新大出意外,连连说:“玉娇,你只管点,哥哥我今天一定要让你好好吃一顿。”他却没想到沈玉娇身为干部子女,从小生活条件好,寻常的菜都早吃遍了,哪里会在乎吃什么菜。

两人还在谦让,柳羽新和她嫩滑的小手触碰了几回,暗暗感觉挺爽。正在享受之时,一阵大风卷来,陈可鱼闪电般杀到,见到沈玉娇也是吃了一惊,金鱼眼都快掉了下来,暗暗向柳羽新伸出大拇指,意思是这个妞够正点,你小子有眼光。

然后将菜单拿到手上,装模作样地看了半天,最后犹如背书一般点了好几个菜。

柳羽新实在忍不住,从他手里抢过菜单,心里却在滴血:真是自作孽,不可活。早知道不如不叫这小子,这下亏大发了。面上强装笑容说:“这位沈玉娇小姐吃那些菜过敏,不宜多点伊春市癫痫病的医院,这位是我大学同学陈可鱼。”

“哦,原来是沈小姐,真是大美女啊,第一次见面荣幸之至。”陈可鱼起身,伸手行礼,一把抓住沈玉娇的小手,满脸堆笑,半天不肯松开。

柳羽新咳了几声也是无用,不得已桌下飞起一脚,险些踢中裆部,总算让他讪讪放开手,笑道:“现在刚好是夏季,天气炎热,不如来几瓶啤酒消暑吧。”随后直接叫服务员搬了一箱啤酒进来。

沈玉娇笑笑说:“你们喝吧,我不胜酒力,喝点饮料就好。”柳羽新松了口气,发现省了不少钱,但却隐隐有点失望。

就在这时候柳羽新听到有短信声音,一看原来是潘建发来的,说资料已寄到电子信箱。这潘建还真听话,看来拍裸照一招确实有效。

将电子信箱打开,蒋贤军的资料全部出来了:蒋贤军今天27岁,美国一所野鸡大学毕业,回国后开了两家公司,名称都相同,一家叫天军房地产公司,另一家叫天军养生会所,都是他的产业。

他父亲叫蒋建章,是江夏市某官员,位高权重。蒋贤军除了白道上有老爸罩着,黑道上也认识不少流氓混混,一般出入于高档酒店和地下赌场,有时候去酒吧或者夜总会,最经常去的地方是凯旋王朝,那是一个二代聚会的场所,一般人无法进去。

柳羽新看完,心里又说不出的郁闷,看来对方确实有背景势力,自己恐怕是没有办法抗衡了。沈玉娇看他皱眉不说话,问:“怎么了?遇到什么棘手的事情么?”

柳羽新想了想说道:“玉娇,你认识蒋贤军这个人吗?”

沈玉娇吃惊地小嘴微张,说:“你问他干什么?那可是江夏市的恶少啊,你千万别去招惹他。”

柳羽新苦笑道:“不是我去招惹他,是他来招惹我们。”于是将前段时间酒吧打架的事情说了一遍。

沈玉娇听他说眼睛都瞎了一只,也是非常气愤,说:“这个家伙实在是飞扬跋扈了,在江夏市简直恶行累累,收保护费,放高利贷,还经营地下赌场……”

“什么?他自己还开设地下赌场?”柳羽新有点吃惊,看来潘建并没有提供完全的信息。

沈玉娇点点头,继续道:“他仗着他家里的关系,横行霸道,以前他想包揽建设工程,找我爸说情,被严词拒绝,后来又因为偷税漏税,我爸按照规定,限制他工程投标,结果就得罪了他们父子俩。这次我爸刚好倒霉出了这事情,蒋建章趁机大做文章,要整治我爸,最后还是市领导出面才勉强给了个停职检查,要想复出工作可就遥遥无期了。”

柳羽新这才知道原来蒋建章与沈长顺之间居然有这些瓜葛纠纷,想着以沈长顺的身份地位都斗不过人家,自己实在没什么机会。

陈可鱼在旁边正吃得满面油光,听她说完,抹了一下嘴巴,桌子一拍,大声道:“奶奶个熊,这家伙无法无天,怎么就没人管管?而且还敢伤我兄弟,待老子酒足饭饱,让他血溅鸳鸯楼!”

柳羽新揶揄道:“你就一吃货,还想当武二郎?不过你有一项神功无人能及,那就是装死。”

陈可鱼本来正要反驳,想起酒吧里的一幕,嘿嘿地笑着拿起酒瓶狂灌一口。

沈玉娇劝道:“你就当吃了个亏吧,在这江夏市,他的势力很深,你想想他犯了那么多事,怎么今天依然逍遥快活呢?”

陈可鱼也难得正经地说:“我看算了吧,哥不是不想帮你报仇,实在是太难了,别人是官二代、富二代,我们就是穷吊丝,完全不是一个级别的对手啊。”

柳羽新勉强地点点头,他本以为蒋贤军无非就是一个商人,结识几个地痞勾结罢了,没想到后面有这么大来头。

他只能暂时压下复仇的念头,但并不代表就此放过那个恶棍。不过想到连沈长顺都难以幸免,这口恶气实在是憋不下去,郁闷地拎过一瓶二锅头,狠狠地喝了一口,没想到酒味太呛,马上咳了出来,口鼻之上一片酒渍。

沈玉娇看出来他情绪低落,安慰道:“没什么的,你还年轻,要不以后去我家坐坐,我让老爷子和你好好聊聊,他肯定能教给你很多人生感悟。”

柳羽新听到能去她家做客,眼睛一亮,连连说好。陈可鱼冲他挤挤眼,一脸猥琐的坏笑。

柳羽新心情起起落落,一时忘了保持形象,从口袋里掏出一根皱巴巴的友谊烟点上,爽爽地吸上一口。

沈玉娇见他抽烟,皱了皱眉头,说道:“你不知道当着女孩子抽烟不好吗?你……”

话未说完,她忽然一声惊叫:“着火了!”

哪儿着火?柳羽新吓了一跳,却发现火苗已经噌噌地快烧到自己头发。正在奇怪火势从哪儿冒出来的,沈玉娇已经眼明手快地把他堵鼻子的白纸给抽出来了。

看着地下冒着火苗的纸,嗅到头上传来烧焦的味道,柳羽新尴尬之极,恨不能找个地洞钻下去,他妈的抽个烟点个火居然也能把自己点了,而且是当着美女出丑,真是背到家了。

陈可鱼则肆无忌惮地大笑,刺耳无比,直到旁边的居民过来投诉有人喧哗,他才悻悻然地闭嘴。

晚饭过后,沈玉娇笑道:“你现在有了工作了,一定要努力,别让我爸失望哦。”

癫痫病偏方治疗方法羽新笑着点头,说:“对了,我那天看见你也在那君威大厦,难道你也在那里上班吗?”

沈玉娇摇头道:“我在市人民医院上班,那天我是过去找我同学办事的。”

陈可鱼惊喜地叫道:“原来是美女医生,那地方漂亮MM很多啊,你是朋友妻,我不能欺,不过能不能给我介绍几个象你一样正点的?”

这个死鱼头,一张臭嘴!柳羽新恨不能把他的牙齿拔光,看着他那漏风的牙齿恨恨地想。

沈玉娇脸色一红,想解释又怕越描越黑,索性直接忽略,说:“我在急诊室上班,你们需要帮忙的地方可以来找我。”

柳羽新一听不大对劲,往那地方跑不是断胳膊断腿,就是高血压心脏病发作,可不怎么吉利。

陈可鱼却楞楞地说:“那肯定的,像大师这样的倒霉鬼,经常被人扁,以后他会是你那里的常客。”

沈玉娇轻轻地笑了起来,柳羽新捶了陈可鱼一拳,与她道别。看着她远去的倩影,陈可鱼满眼放光,笑道:“小子你行啊,不声不响泡了这么个大美女,你可别吃独食,叫你马子也给我介绍介绍。”

柳羽新给了他一个大大的白眼,却暗暗叹了口气。

陈可鱼似乎想到了什么,低声问道:“是不是还在想念着小颖?都过去好久了,把她忘了重新开始吧。”

柳羽新怔怔地出神,一时忘了回答他,默然不语地转身离去,思绪仿佛又回到了半年前。

“小颖,还有半年就毕业了,你准备去哪个城市找工作?”这是柳羽新兴奋的声音。

“我……我还没想好,我可能会去燕都,那是全国中心城市,我希望在那有更多机会发展。”这是小颖淡淡的回答。

“当初我们不是说好癫痫病的症状和急救常识了留在江夏市吗?这可是本省数一数二的地方,机会也不错,何必非要往一线城市跑?”柳羽新纳闷道。

小颖摇了摇头,咬着嘴唇道:“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我还是想去大城市拼搏一下,我的青春,我的人生,一定要绽放光彩,江夏市毕竟比不上燕都,我不想留在那。”

柳羽新笑道:“那好,既然你想好了,我也和你一起去,咱们永远在一起。我相信只要我们努力工作,一定会有一个美好的未来。”

“怎么不说话,你又心事吗?”

小颖忽然眼中含泪,晶莹闪烁,道:“我不知道怎么和你说,但是也许今天是非说不可了。羽新,我们还是分手吧,我觉得我们不合适。”

什么?柳羽新突然感觉晴天霹雳,定了定神,强笑着说:“小颖,开这种玩笑可不好,我的心脏病都快发作了。”

“我没开玩笑。”小颖虽然在落泪,但是语气很坚定,说:“我们真的不合适,只有分开才是最正确的选择。”

为什么!柳羽新只感觉从头凉到脚,不由愤怒地大喊道。

小颖抹去泪水,轻轻地道:“你难道还没明白我们之间的差异吗?你的性格是得过且过,随遇而安,过那种恬淡舒适的小日子;而我却希望人生更加灿烂,轰轰烈烈,纵然我只是一株小草,我也希望感受到阳光的滋润。”

“什么意思?你说我性格和你有差异?你又不是第一次认识我,而且我可以为你改变啊!为什么要说分手就分手呢?”柳羽新激动地大声说道,完全不敢相信眼前这一切。

小颖摇头道:“人的性格怎么可能轻易改变呢?何况你在荆州哪家癫痫病医院专业大学里有曾经努力过吗?你不过是想毕业之后随便找个工作混吃等死而已……”

“你……你怎么能这样说我?”柳羽新心如刀割,虽然这是他相识几年的恋人,但这一刻却觉得很陌生。

“我觉得我们都要认真的想一想,我们到底追求的是什么,我们的目标是一样吗?”小颖神色木然地说道:“我不想过那种平平淡淡的生活,我只是不希望我以后只是简简单单的相夫教子,我不希望我庸庸碌碌的度过几十年,我更不希望当我们的孩子出生后,别人指指点点地说他的父母亲没出息!”她一口气说了出来,情绪也渐渐激动,声音提高了不少。

“就因为这个?你是嫌弃我没出息?”柳羽新气往上涌,指节捏得有些发白。

“我谈不上嫌弃你,只能说每个人都有选择生活方式的权利,我们只是选择的路不同而已。”小颖表情已经有些僵硬。

“我希望这是我们最后一次见面,好聚好散,说不定以后我们还是朋友。”小颖说完,略微犹豫了一下,随即掩面转身离去,只留给他一个曼妙却又模糊的背影。

冰冷的声音仿佛利剑穿透了柳羽新的耳膜,他沉默了一下,张张嘴却说不出一个字,忽然嘶声叫道:“你就是贪慕虚荣!所谓的追求人生不过是你追逐物质的挡箭牌罢了!总有一天,你会知道你的选择有多么的可笑!”他拼力说出这句话,只感觉有一股热流从眼眶溢出,瞬间遍布面庞。

他由此大病了一场,对女孩子便产生了一种莫名的恐惧感,对于感情方面他从来不敢涉及。虽然平日里以嬉笑怒骂示人,看上去随性洒脱,其实只是为了掩盖内心中的脆弱。

而今天似曾相识的背影,似曾心动的感觉,勾起了柳羽新心里最脆弱的那根弦,那是连陈可鱼等人平时也不敢去触碰的禁忌所在。

他本来就想浑浑噩噩地度过此生,但如今拥有了巫眼的神秘能力,他心中燃起了一丝火花。柳羽新坚信自己一定不会再庸碌无为,一定能走出自己的灿烂人生。只不过,这是为了他人,还是为了自己,却难以分辨清楚。

本文来自小说《风流巫眼在都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