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有声小说 > 文章内容页

醉一世光阴人生路太过漫长人生散文诗

来源:文学网 日期:2019-9-17 分类:有声小说
我心,本不悲伤
  
   多少个日夜,悄悄爬上夜的高墙,寻寻又觅觅着黎明的曙光。梦想便说:朝前走吧!你总会有希望,总会有自己的一片阳光。
   就这样,我悄然降临到了这个世上。像一片落雪飞花,脚步来得轻盈而无任何声响。睁眼看世界,好想大声歌唱:世界我来了,我来找寻五百年前自己曾遗失在风中的那一片阳光。就是那片早晨红红的,中午白白的,傍晚黄黄的,还有些黄中带红的那一片。
   然而天公不作美,尽寻找机会戏弄人,让我久久不能像鸟儿样打开喉咙歌唱。歌唱人生美好,歌唱欢乐,歌唱生活幸福万年长。
   想到梦想曾经对我说的话,我没有气馁,没有自暴自弃。聚集生命中的所有力量,学会像蚱蜢一样舞蹈。跳呀跳,跳得精疲力尽,跳得身体像海绵一样的疲软,终于迎来了人生中的第一缕曙光和生的希望。
   在五岁的那年,我终于开始会学着说话了。尽管有些鹦鹉学舌般的别扭、难看,但我相信自己,就像花蕾相信春天的来临一样。
   有一天,我也会像鸟儿一样,站立在树枝头上歌唱。歌唱着,属于自己的那片春天!
  
   我在,童年的春天里打滚儿
  
   看着与我同龄的小伙伴早早上学,我的心比谁都着急。如一只迷失在山坡上的小羊羔,急得四处找妈妈,带我回家。
   迟到的春天,似乎会更加祥和与幸福。七岁那年,我背上爸爸妈妈早为我准备好了的帆布书包,一唱三跳地进学校,比谁都去得早。
   课堂上,老师的声音简直就是百灵鸟在唱歌。我无法分心,去聆听校园外的声音,去观看校园外的世界。
   在童年的春天里,我也有着纯真的童心,我也憧憬着去看外面的精彩世界,我也想跟随同龄的小伙伴们一起上树捕鸟、下河捉鱼,一起随风追赶草坪上空的蝶舞蜂飞。可是我似乎比其他人更为不幸,父母对我会更严,老师对我会更凶。
   既然走进不了自然,那我就走进书的世界吧!
   当我一个人独处的时候,我就用自己才能听得懂的语言,左耳对着右耳,自言自语,自我安抚自己。很像犯错误的孩童在找应对惩罚的理由。
   书?世界?谈何容易呀!除了陈旧不堪的课本教科书,别无其他书籍材料。没办法,路还得继续走,日子还得继续过,书还得继续读。
   读书,我只能读老师教过或老师将要教的。读完了,就是写。一遍二遍,三四遍。读写都完了,干脆抄书。一个本子不够,就二个本子,二个本子不够,就三个本子,直到把全本书抄得熟记于心、倒背如流,才肯就此罢手。
   不甘心,我有千万个不甘心。开始学着观察,学着写日记。没有老师教,没有旁人指点,只有词语的堆叠。五年级,我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六年级,我腾云驾雾地赶来。
   求知欲渴,我时常做梦。梦满堂金玉,想金玉满堂。不解:究竟是满堂金玉还是金玉满堂?为何字相同而在不同人家户的大门口上方顺序却不一样?
   我在,童年的春天里打滚儿,在黑夜里梦呓,成了表哥他们时常提及的笑话。
  
   文字,带我去远方流浪
  
   岁时的风,华年的雨。童年,踏着家乡的泥路,走进了青春的丛林。夜阑思远方,文字带我去远方流浪。
   告别小学,转身跨进中学的课堂。有点像刚学会跳的青蛙,纵身一跳,就跳进满水的池塘,在水里欢快地游来游去……
   我褪去羞涩的衣裳,在池塘中寻找志趣相投的伙伴,执手写天上的白月光。文字注入鲜红的血液,一首《青春的步伐》迈向校园文学的那片《沃土》,像春天里的花朵,在枝头上绽放。
   后来,我把《希望》种进那片《沃土》,收获果实,我梦着农民儿子的梦,把《我是农民的儿子》从农村的土地领向校园文学的《沃土》。
   《假如》有一天,我会让这位农民的儿子在《青春·校园》的上空飞翔、获奖,两篇散文《致爸妈的一封信》与《话说共同朋友日记》展露头角,意外获得全国中学生青春校园三等奖。最值得庆幸的是,农民手中的那条《扁担》长上翅膀,飞向北京,飞进了陕西治癫痫去哪家医院较好宋庆龄文学基金会,停落在了《名典》的树枝头。
   文字,带我去远方流浪。从此,浪迹天涯、勇闯四方,日记助我成长,助我飞翔。像一只《出巢鸟》用相思着色徐秋雨笔调似的《雨》,让秋天的《红枫叶》在天空中飘荡。
   扬一下手中的麦花,梦想展翅飞翔。《打梦》,无法走进绿色、人文、奥运的赛事颁奖现场,我拴上《山姑娘的彩带》去了烟雨朦胧的桂林,闻满城的桂花香。
   流浪累了,寻一个《绿驿》阁道休息,已然是《黄昏时分》。想不起,也懒得想,文字除给了我惊喜的同时略带忧伤外,还留下了什么。
   曾也想狠下心来,让手中的笔好好睡觉,甚至让它长眠地下,永不醒来。然而心灵的悸恸捣乱,再次惊醒熟睡的笔的梦。我不得不再次让:
   文字,带我去远方流浪。
  
   寻网,只想找个清静的郑州羊癫疯治疗药物怎么选地方躲藏
  
   红尘多烟雨,笔墨疗心伤。《几何人生》,需要《敲打人生》。《填空式的情感》中,被《发廊女的摩点》掏空我原本枯竭的灵魂。
   《让我再看你一眼》,烟雨红尘关上心门,我转身朝老山文学走去,接着到八斗文学。被一刀文学砍死,可惜我是一只不死鸟的文学爱好者。
   且听吟风,红袖添香。
   后来,有缘。
   今生我在,在今生我文学网安家落户,图一生的清静和安宁。可惜,好花不常在。我再一次跟随文字去远方流浪。
   风起,中文从此在网络上跳动起来。然而走不了一段路程,天空就下起了雪。从此我渐行渐远,恋上了歌。在中华演艺的地方,大显我的河东狮吼。在中国原创音乐基地,我写我歌自己的歌谣,轻轻吟唱《我们的学校叫展望》,我的家乡《美丽的板场》,我的村寨《饶家山歌》。唱心中的忧伤情歌《豆如星光》和《想着你为难我自己》。
   江山如画。我现在也想不起来,自己是怎么走进江山文学网站的。兴许是:寻网,只想找个清静的地方躲藏吧!
   躲藏人间的繁闹喧嚣,永远无法让它们知道我的住处和电话号码。有关QQ、邮箱和微信号,全都摒蔽,不再接收任何信息。
  
   文学,让人欢喜让人忧
  
   人啊!难得一生清静。就像平静的湖水,本想把心沉淀下来安然睡觉,再做上一个美美的梦。梦一怀春暖花开,想一场和风细雨,爱一次秋雨绵绵,恋一晚雪花飞舞。不料,被一只海欧掠过,而惊醒心头的美梦。
   倦鸟本不想高飞,却被诱感揉碎了冷冻已久的写作灵感。随征文赛事出发,一路上热风呼呼,凉意流窜。
   离开系统的巢臼,路过社团的村庄,巅沛流离,找不到归家的去路。红豆生南国,早被那个叫王维的诗人捡拾去。我没法为社团捡拾一颗颗红豆,所投参赛的作品一律不算数,清空归为零。
   无所谓,我不过是一颗过河卒,哪有获奖的本事。一切照旧,随心写文。不是一次不成还有二次么?不是一地儿不开花还有二地儿会结果么?
   等待,没有心惊肉跳,没有诚惶诚恐,一切自然。截稿、投票、公布,一切顺理成章,水道渠成?!
   你获奖了,等着去XX地参加颁奖典礼吧!说者高兴,听者开心。结果,公布名单上却找不着这位获奖者的名字和作品。
   被听说获奖者的人,修心到了禅的境界,没有任何不满和语言,一样依旧恭祝贺喜。心痛的不是他人获奖,而是曾获奖者名字被几个新亮而刺眼的名字所取代。
   这时,风吹拂松林。我似乎听见风在说话:
   别想了。文学,让人欢喜让人忧。你不懂潜规则,就别去瞎掺和。
  
   醉一世光阴,人生路太过漫长
  
   醉一世光阴,人生路太过漫长。人生路漫漫,还有很长一段路需要自己去走。何别在乎那些一生不带来,死不带去的虚浮?
   我收回展开的翅膀,回到梦原来的地方。思考人生几何,淡忘红豆和金豆被谁人捡拾,打马回到项梅山庄,静听流水花香,仰看鱼鸟飞翔。
   怀一潭平静,感觉天空里的一缕缕清韵,笑谈山水,执笔写人生。
   醉一世光阴,人生路太过漫长。趁天色正晴,邀上自己的门生,走进山水、感受自然,在绿绿草地上抱头打滚儿。
   天黑了,再回到家里跟年幼的儿子一起学习a、o、e,或者让他考考我,一加一等于几的算术题。如果实在无聊了,我们就玩请谜语和锤子剪刀布的游戏。没事儿了,晚上顺便可以打开网页,看看文友们写的精彩文章。
   要是自己的眼睛困了,就回到床上蒙头呼呼大睡,睡到天亮,睡到自然醒。你们看!这是那么惬意郑州哪家癫痫医院比较好而又快乐的事情呀!
   醉一世光阴,人生路太过漫长。
   想一些家长里短,歌一些平凡俗事,唱一段南腔北调,梦一回青山绿水。从此,心里再已住不下忧伤。
   人生的道路,也从此不再感到漫长。珍惜现有的生活原样,鸟儿原谅猎人曾经所赐予的伤,展翅高飞,飞过浩瀚无边的海洋,到达自己一生想去的地方!
  
  
  
上一篇:我的天堂外一首
下一篇:墨派魂